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101章 遁逃入海

正文 第1101章 遁逃入海

    那个黄金一族的巨人们,他们之所以拼命抵抗外界实力的入侵,并不全是害怕他们开采金矿。

    其实,这些人主要是害怕那个唐军们在冰雪岛上扎根之后,会将继续寻找那个他们祖先留下的那个金库。

    所以,虽然那个大唐的汤章威许诺给他们留下一条生路,可是那些黄金一族的巨人,他们还是拼命抵抗。

    只可惜,那些黄金一族的巨人们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

    那个隋西西就投靠了那个唐军,虽然在那个隋西西的里应外合下,那些黄金一族的巨人没有保住金矿,可是他们还还是逃向了大海。

    那个汤章威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上古文明的金库,他只好命令那个手下开采那个金矿。

    那个仇碧筏知道那个金库固然有许多金块,可是现在这个金矿里的金子才是根本。

    为了加快采矿的进度,他甚至让自己的儿子仇采才,和女儿仇荣荣他们也一起开采起金矿来了。

    韦由基第二次扑上却用的是隋西西的“天星掌法”,并且加足了十成功力,但两掌相接以下,仍被薛苍猿震退三步,并接连打了两个跟跑,几乎翻身栽倒!

    蓦然三声娇呼,同时响起,两声“玉哥哥!”是发自沈南施和顾灵琴,另外一声“表哥”却发自一个绿衣少女。

    三女纵落韦由基之前,互相看了一眼,不禁齐觉微征。

    沈南施因不知顾灵琴改姓归宗,如今业已不叫戴天仇之事,遂急忙叫了一声“仇姊姊!”娇躯便向顾灵琴靠去。

    顾灵琴对她误会已深,以为她意欲独占这位玉哥哥,刚才不过一时情急奔出此时一见五哥哥井未受伤,仍然好好站在那里,不禁妒意大起,不理沈南施,冷哼一声,掉头走开!

    沈南施被弄得莫明其妙,急得珠泪盈眶,幽幽叫道“仇姊姊,你……你怎么啦?”

    但当她们两人看到那绿衣少女时,不禁同时“咦”了一声问道“这位姑娘是谁?”

    那绿衣少女见问,冷笑一声,皱眉双挑,说道“我还没问你们两人是谁,你们到先盘间起我来了,他是我表哥,难道我不应该关心他么?”

    这缘衣少女词锋,咄咄逼人,顾灵琴索来豪迈,如今心中又颇郁闷,那里忍受得了她这般当面讥讽,遂自柳眉倒剔,怒声叱道“我管你是谁,说话这样无礼,便先吃我一掌再说!”

    一招“分花拂柳”,竟向那绿衣少女拍去。

    那绿衣少女娇躯一闪,让过掌风,一招“柳浪闻莺”反手挥出。

    汤章威看得哈哈一笑,状至得意,转头向薛苍猿笑道“你且退下,我们且欣赏一下这‘蝶恋花’再说。”

    他这首词曲名围的一语双关,但群雄之中,却很少有人理解。

    韦由基见二女真的动起手来,不禁暗暗着急,因那喊他“表哥”的绿衣少女,便是他走遍天涯海角所要追寻的表妹,有关自己父仇之秘,全在她一人身上,但目前情势之下,又无法承认自己是韦由基,他天人交战了一会工夫,突然钢牙一咬,转身大声喝道“住手!”

    他这声大喝,乃是鼓足勇气而发,全身激动得一阵倾抖,看得沈南施芳心一震,连忙问道“玉哥哥,你怎么啦?”说着,娇靥上满现关怀之情。

    顾灵琴和那绿衣少女果都闻声停手,顾灵琴冷笑一声。向韦由基问道“韦由基,你几时有个表妹?怎么从未听你说过!”

    那绿衣少女突地格格一阵娇笑,说道“你真以为他是韦由基!

    哈哈!告诉你,他叫韦由基,是我的表哥,原来你们都为情所迷,认错了人!”

    在座群雄,齐都一愕,顾灵琴和沈南施两人也暗自忖道“无怪他武功这般不济,原来他的长像,声音虽和玉哥哥一样,但却不是玉哥哥,可是他为何要假冒玉哥哥之名呢?”

    她两人思忖未完,只听韦由基一声大喝道“胡说,那个是韦由基?这位姑娘,你才是认错了人!”

    那绿衣少女莲步轻移,逼前几步,冷笑一声说道“你就是化骨扬灰,我也认得出你是韦由基,你不知在那里学来一点武功,便要代人受死,哼!你的父仇我看是不想报了!”

    韦由基脸上一阵扭曲,额间现出豆大的汗珠,冷笑一声,说道“在下韦由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岂有假冒他人之理,姑娘既然认错了人,不管我如何辩解,谅也不服,不如取出一件证物,也好廓清众疑,以正身分。”

    他说完,翻腕背后,呛螂一声,拔出半截断剑,朗声喝道“不知在座诸位,是否有人识得先师所遗这件信物?”

    在座群豪一见元修道长半截断剑,不由俱都肃然起敬,有些人竟纷纷离座而起,表示对这位大仁大勇,为挽救武林浩劫而慨然捐躯的一代大侠致敬!“韦由基一见群雄如此,不禁豪气大振,目光扫视全场一周,剑指薛苍猿说道“你还不亮出兵刃?再来尝尝我天南剑法的滋味!”

    薛苍猿狞笑两声说道“老夫纵横江湖三十年,与人交手,从未围过兵刃,就凭这一只肉掌,足可在十招之内将你斗败!”

    他想到方才一连两掌,俱将对方击退三步,显见韦由基的内力,招术和经验均差,故而轻敌之心油然而生,那里还把天南剑术放在眼下?

    薛苍猿身形一飘,便到韦由基身前人尺之处,独臂一抡,呼的一掌劈出!

    韦由基一剑在手,英姿勃发,简直如同换了一人,一见薛苍猿掌势劈来,做然长笑一声,说道“好狂的独臂匹夫,不给你一点厉害尝尝,当着这天下群豪,你也不会对我天南武功心服口服,看打!”

    他“打”字出口,身躯往外一飘,闪过来势,把头略摆,只见一点黄影,疾如流星,直奔薛苍猿面门飞去。

    薛苍猿轻敌在先,疏忽于后,那曾料到对方会有如此一着,急忙收势闪身,偏头躲闪,虽然避过要害,左耳却被击中,划破小小一块,鲜血涔涔面滴!

    群豪惊骇之下,留神看去,原来那是一枚带刺的小小金铃!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