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128章 新的船队

正文 第1128章 新的船队

    ();

    那个汤章威他们在大唐本土,和那个唐昭宗的残余部下作战,他们进展顺利。

    那个追捕唐昭宗的事情就被提上了日程,那个韦庄建议汤章威新建一个

    航海学校,同时组织一个新的船队。

    那个汤章威对韦庄说:“我们先搞清楚那个唐昭宗在哪里再说。”

    那个汤章威的手下打听清楚了,他们知道了那个唐昭宗这些人在哪里。

    汤章威这些人他们深知那个唐昭宗是不好对付的,所以他也没有打算一下子就深入那个大海深处,将那些唐昭宗的余部全部消灭。

    那个汤章威为了对付那个瑞兽群岛在海上的势力,他们弄了一个航海学校。在这个航海学校里,有无数的汤章威部下,他们候着,他们在航海学校里学习那个航海的知识,以及修补那些船只。

    在这个学校里,他们是同学,到了大海上,大家就是同事了。

    所以,这些人的感情真的很不错,那个唐昭宗在瑞兽群岛,不过唐昭宗他的小日子暂时却过得很逍遥。

    因为,那些汤章威的不下,虽然他们个个实力雄厚,可是他们却不愿意和一个自己感到很陌生的对手交战,毕竟那个瑞兽群岛的人他们在这个大海里等着,如果想制服他们,恐怕要花费巨大的代价。

    当汤章威手下的这些人他们拿出了巨大的精力要对付唐昭宗那些人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考虑的是从那个私人舰队,和大唐的海军之外,重新启用一支强大的部队。

    航海学校的人,从那个伙食,再到那个训练都是最棒的,人们看着那些船只,就知道他们可以战胜所有和他们作对的对手了。

    只有那个汤章威他们知道在海上海有数量巨大的敌军,但是那个大唐本土的人他们一般不知道敌人的强大,因为这样的消息传过来之后,会对那个唐军士兵的士气有影响。

    那个汤章威将那个航海学校设立在了东临城和碣石城,许多家境贫寒的学生他们报名参加了这些航海学校。

    只要那个这些学生一进入这个学校,他们的伙食上就有了牛肉和羊肉了,这样的待遇对于那些平时要掰着指头算计花费的大唐百姓来说,待遇是非常优厚的,所以许多人他们都迫不及待的参加了那个航海学校。

    让那些大唐士兵们感到高兴的是,这个学校还算是有教无类,他们的招生范围是很广的,只要你会游泳,并且愿意航海,那么你就算是合格了。

    待遇优厚的航海学校,之所以那么低的标准,一是给那个大唐的平民子弟们一个上升的机会。二个是让那些敢于冒险的人有所回报,那些大唐的穷人,他们大多长相抱歉,又没有什么特长,那么到海上去漂流一番,去那个瑞兽群岛去征战,那对他们来说就是唯一的机会。

    当他们这些人看到那个汤章威他们的丰功伟绩之后,这些人也有彼可取而代之的豪情。

    当然,那个汤章威想不到那么多,在汤章威看来,航海学校培养的这个部队就是那个让汤章威感到最可以信任的部队,这支部队就是强大的大唐海军的基础。

    其实,航海学校这帮人,他们确实急着去发财。

    对于那个汤章威来说,有了这些人,他就可以将那个唐昭宗的手下全部收拾了。

    对于那个汤章威来说,这些人对他来说,是很强的助力。

    毕竟,通过自己部下的火器和弓箭的射击,那个郢州城外的大洪山基地的唐昭宗部下全部溃逃。

    那个汤章威他们的部队,将那个杨蒙蒙的大军,和那个被包围的瑞兽群岛的部队也已经包围了。

    那个杨蒙蒙和瑞兽群岛的大军,他们化整为零,还是逃出了生天。可是,那个唐昭宗留在大唐本土的大军却几乎被全部歼灭了。

    所以,唐昭宗这些人他们想收拾那个汤章威的梦想也不过是一场迷梦而已。

    当那个汤章威他们,利用了这些人的企图心,他们要收拾那个唐昭宗。

    新的船队,也立刻准备就绪,大家装备齐全,准备杨帆出发了。

    唐昭宗不由热泪盈眶,喃喃自语道:“谢天谢地!我总算正式获得他的消息了……”

    何皇后接道:“二师姊,咱们打发这些人之后,立即去武昌找大师兄去。”

    唐昭宗沉思着接道:“这,得看情形再作决定。”

    接着,又注目问道:“师弟,那消息是怎样的?”

    何皇后道:“据说是……”

    何皇后话声才出,山脚下却同时传来一阵急促的竹哨声,那些围在四周的胡多多手下人,立即一个个面露喜色,纷纷向山下奔去。

    白存孝不由“咦”地一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唐昭宗轻轻一叹道:“胡多多这个贱人,最是狡猾不过的,想必是盱衡目前情势,不敢硬拼,自动撤走了。”

    何皇后一挑双眉道:“二师姊,咱们不能便宜她,赶快追上去,将那贱人宰了!””

    唐昭宗连忙接问道:“真的?”

    “大概不会假,”何皇后点首接道:“我是昨宵由胡多多手下口中听来。”

    唐昭宗不由热泪盈眶,喃喃自语道:“谢天谢地!我总算正式获得他的消息了……”

    何皇后接道:“二师姊,咱们打发这些人之后,立即去武昌找大师兄去。”

    唐昭宗沉思着接道:“这,得看情形再作决定。”

    接着,又注目问道:“师弟,那消息是怎样的?”

    何皇后道:“据说是……”

    何皇后话声才出,山脚下却同时传来一阵急促的竹哨声,那些围在四周的胡多多手下人,立即一个个面露喜色,纷纷向山下奔去。

    白存孝不由“咦”地一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唐昭宗轻轻一叹道:“胡多多这个贱人,最是狡猾不过的,想必是盱衡目前情势,不敢硬拼,自动撤走了。”

    何皇后一挑双眉道:“二师姊,咱们不能便宜她,赶快追上去,将那贱人宰了!”

    何皇后道:“那么,我们赶快去瞧瞧……”

    因为汤章威双目已盲,不便行动,何皇后自告奋勇,将汤章威背起来,随着大伙儿飞驰着。

    白无敌的藏身之处,也不过隔了两个峰头,以他们这些人的脚程,自然很快地就已到达。

    可是,当他们距白无敌藏身的那株大树约莫十来丈远时,夜色沉沉中,只见那株大树下,正吊着一个黑衣人在晃荡着,那被吊着的黑衣人的背上,还似乎钉着一块白布,在随风飘扬哩!

    这情形,使得群侠中除了双目已盲的汤章威之外,莫不心头“咚”的一声,一齐脸色大变地停了下来。

    是的,这情形,委实是太意外,也太令人震惊了。

    这株大树上,只有一个穴道被制的白无敌,深山密林之中,也决不会有人跑到这儿来上吊。

    那么,眼前这个被吊着的人,不是显示白无敌已被人杀害了吗!

    但目前这几位,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尽管心头既惊且急,却还都能沉得住气,并无一人发出什么惊呼之声来。

    唐昭宗更是摆手止住其余之人前进,她自己却真力暗凝地缓步向大树下走去。

    以唐昭宗的功力之高与目力之佳,尽管是在沉沉夜色中的大树阴影之下,但当她到达八丈距离时,已完全看清楚了,那被吊着的,不是白无敌,只是穿着白无敌衣衫的一束杂草罢了。

    这情形,自然使她如释重负地发出一声轻吁,但她那颗提起的心,仅仅放下一半,而刚刚舒展的眉峰,也立即又皱了起来。

    因为,眼前这情形,虽然表示并未被杀害,却显然是被人家劫持走了,人是由她亲手点住穴道安置在这儿的,如今,人被劫走了,撇开责任问题不谈,她心里又怎能安宁呢?

    心头七上八下中,她,一咬银牙,飘落大树下,向那吊着的假人背上的那幅白布上瞧去。

    那是显然由衣衫上撕下的一幅前襟,上面用眉笔潦草地写着:

    二师姊,八师弟,很抱歉,教你们吃了一场虚惊,感谢你们,代我物色到如此一位百年难得一见的武林奇葩,同时,我也得感谢这儿猴子们的协助,因为,如果没有它们,我不会发现这娃儿……

    看到这儿,唐昭宗不由恍然大悟,暗中苦笑着:“原来如此,看来这是天意,那娃儿命该有此一劫……”

    她,获知对方不过是看中了白无敌的特佳资质,白无敌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后,心情已平静多了。

    心念电转中,一面向何皇后等人招招手,一面继续向那幅白布看下去:

    二位请千万放心,娃儿在我这儿,我保证比你们对他还要好,而且,我负责百日之内,将他调教成一位天下无敌的高手,不过,不好听的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他可不会再认你们,同时,这娃儿艺成下山之日,也将是你们天数已尽之时。

    内,怎能造就成一个绝顶高手来?”

    “这婆娘,是在虚声恫吓吧?”

    唐昭宗轻轻一叹道:“一点也不假,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在本门中,却并不稀奇……”

    汤章威已被何皇后安置一旁,他,虽然双目已盲,但头脑却特别敏感,当群侠们最初发现那个假白无敌被吊在大树下时,那片刻之间的令人窒息的沉寂,已使他觉到发生了非常的变故。

    他是被背在何皇后背上的,当时,他曾感觉到,何皇后心房的跳动几乎比平常要快了一倍,身躯也发出轻微的颤抖。

    这些反常的现象,几乎使他要惊叫出声,但他却勉强地忍住了。

    但此刻,他由唐昭宗等人的口中,听到白无敌已无生命之危险,却再也忍不住了,插口问道:“古女侠,舍侄是被胡多多劫走了?”

    唐昭宗点首接道:“是的。”

    接着,又目注何皇后苦笑道:“师弟,你将这白布上的留言,念给胡黄牛听听。”

    何皇后依言将胡多多所作的留言,朗声念了一遍之后,汤章威才长叹一声道:“这真是天意,诸位也不必难过了,好在舍侄并无生命危险,且让他去吧!”

    唐昭宗正容说道:“这是我的过失……”

    汤章威截口苦笑道:“古女侠,我再说-遍,这是天意……”

    唐昭宗也截口苦笑道:“胡黄牛,不论如何,我该向你有个交待,何况,这已非某一个人的问题,而关系着未来武林中的一场空前浩劫。”

    汤章威不由一愣道:“事情竞有如此严重?”

    唐昭宗道:“是的,那何皇后的留言上,已说得明明白白,那绝非是夸大之词。”

    汤章威蹙眉问道:“那何皇后纵然能于百日之内,将舍侄调教成武林第一高手,也不至于连咱们这些人都不认识呀?”

    “话是不错。”

    唐昭宗笑道:“但胡黄牛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汤章威蹙眉如故地问道:“古女侠,莫非那何皇后还会什么邪术不成?”

    唐昭宗正容接口道:“不是邪术,但却比邪术更厉害。”

    白存孝接问道:“是否就是那所谓‘刀法’的作用?”

    唐昭宗道:“也只有对像志强那种资质禀赋特佳的娃儿,以及有着胡多多、白无敌那种具有绝顶功力的男女高手,配合施展之下,才能奏功,这也就是胡多多于留言中,满有把握地夸口百日之内,将志强调教成无敌高手的原因。”

    汤章威不禁长叹一声说道:“百日之内,将一个武功平庸的人,造就成一个武林第一高手,那真算得上是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了。”

    唐昭宗正容接道:“确具有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功能。”

    微顿话锋,又轻轻一叹说道:“本来,我也有意于找到胡多多之后,对这娃儿施以此种**”

    汤章威再度一叹道:“这一切,好像都是冥冥中的安排。”

    接着,又苦笑着道:“如果他们对舍侄不另施什么手脚,而加以成全,倒也算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唐昭宗也苦笑道:“胡黄牛想差了,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灼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把砍刀平大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