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138章 长毛象的神秘海域

正文 第1138章 长毛象的神秘海域

    在那个青龙岛,和白虎岛,那些瑞兽群岛的贵族最终没能抵抗住那些东罗马帝国的厉害角色,他们这些人被东罗马帝国的重骑兵打败了。

    有些瑞兽群岛的骑兵们他们决心继续与那个汤章威他们战斗,更多的人他们就认命了,这些人他们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在和汤章威他们的战斗中获胜。

    所以,这一部分瑞兽群岛的贵族们他们准备了船,他们这些人上了船。

    那些瑞兽群岛的贵族们他们开始拼命的逃跑,这些人他们逃到了那个大海上一个神秘的海岛。

    在瑞兽群岛已经被那些汤章威打败的贵族们,他们乘坐帆船跑到了那个黄金国,这个黄金国在那个北极附近,可是从来没有大唐的人到过哪里。这里是一片神秘的土地,虽然地处北极,可是由于丰富的地热资源,和北太平洋过来的洋流,这里四季如春。

    在草地上开满了鲜花,可是牛群的眼中只有青草,当这些贵族们踏上这片陌生的国土。

    他们首先映入那个牛群,一个贵族老爷说:“在海上漂流的日子,我们总是吃鱼,现在我们总算可以吃牛肉了。”

    那些贵族老爷就把牛杀死了,这些牛就是被弓箭射死的。

    然后,那些贵族用刀子将牛肉片成了一条条的。

    接着,这些人点燃了篝火他们就开始烤牛肉吃了。

    这些人正吃得满嘴流油,忽然出现了一头长着长毛的巨象,这头巨象足足有四米高,六米多长。

    巨象身上散发难闻的味道,不过那些瑞兽群岛的贵族并不害怕,相反他们还很高兴。

    一个年轻点的贵族,他的名字查图图,这些人他们看着那个巨象。大家琢磨着到底是将那个巨象杀死,还是想方设法跟着那个长毛巨象去寻找更多的可以消灭的长毛巨象。

    这些贵族们,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黄金国,这是一片有长毛象的神秘海域,同时这里有黄金国的新宝藏,他们一定要找那些宝贝。

    在那个青龙岛上,汤章威他们看到自己获得了胜利,这些人他们开始为自己明智而感到高兴了。

    因为,那个东罗马帝国的重骑兵加入,让他们获得了支持,这样一来,他们的实力就强大了许多。

    那个汤章威十分得意,他对自己的手下说:“你们看,只要获得更多支持,我们这些人可以对那个和我们作对的人出手,就算是瑞兽群岛的贵族们,他们也无法战胜我们。”

    白无敌点点头,说:“还是将军大人指挥得当,如此一来,我们就轻松的获胜了。”

    胡黄牛似乎没想到他有这一着举动,一时怔在那儿,目光游移不定,尤其是看到白无敌在旁边冷静地观看着,嘴角微含笑意。

    这老鬼生性多疑,而且不止一次地吃过她的大亏,因此心中立生戒急,恐怕又上了当,反而退后数步,举起手中的长剑仔细地审视着。

    孟羊羹泰然含笑道:“老魁,你放心好了,那柄剑绝对不是假货!”

    胡黄牛老谋深算,依然不甚相信,从头上拔下一根长发,放在剑锋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长发立刻断成两截,证明那柄剑确实是前古神物。

    再一看孟羊羹那种有恃无恐的神色,更是大惑不解。

    孟羊羹的嘴角掀起一个鄙夷的笑意,做然问道:“老魅,你到底敢不敢应战?”

    孟羊羹哈哈大笑道:“这倒很难说了,于午经上的拳掌功夫虽然奇奥,倒并不难练,惟有剑诀一道,博大精深,我怕你在这一方面修为有限。”

    胡黄牛怒声道:“胡说!老夫得经虽晚,论悟力不知比你高明多少倍!”

    孟羊羹轻轻一笑道:“那你就准备接招吧!”

    手起处刷刷一连劈出三剑,果然是子午经上所载剑诀的起式,发时山河俱动,声势浩大无匹,胡黄牛不禁动容,诚意正心,剑叶柔拍,将三式攻招都封了回去,然而先机已失,立被孟羊羹绵绵不绝的攻势缠住,脱身不得。

    嘶嘶的剑气将旁边的人都逼开了,孟田田皱着眉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大家都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有白无敌朝她笑了一笑。

    孟田田轻轻一哼道:“单凭这一点成就,你们就想与青龙岛对抗了吗?”

    白无敌笑笑道:“胡多多也不过是靠着子午经起家的,现在子午经已经不是你们独家的秘技了,我们又何惧之有!”

    胡黄牛在孟羊羹凌厉的攻招中,看来仅有自保能力,然而他听见孟田田话后,剑势突地一变,反守为攻,一剑斜拖,削向孟羊羹的腰间,取的竟是空门。

    孟羊羹想不到他反攻的第一招会如此奥妙,脸色大变,硬把长剑撤回封开,胡黄牛赫赫冷笑道:“小辈!老夫本来还想多测验一下你对剑诀有多少领悟,看来你不过是墨守成规,实在还差得远呢!”

    语毕当头又是一剑劈到,孟羊羹见这一招又是大出常规,然而取的又是空档,当真奥妙无匹,万分无奈中缩肩偏头,避过正锋,然后把手中的长剑倒撩上来。

    胡黄牛按剑下削,身形也欺前一步,这是胡多多所传授的招式,目的在破解子午经上剑诀的招势,招招相连,一气呵成。

    在他想像中这一招,定然可以伤得了孟羊羹的,因为孟羊羹的剑路十分纯熟,完全依照剑诀所载,那剑诀前面十几招风起云涌,无懈可击,他只能循诀枯守,漏洞全在后面,他就可以乘隙而取了,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孟羊羹会有反手那一撩的。

    白无敌哈哈大笑道:“子午经上剑诀的漏洞,并不只是胡多多一个人看得出,我不但洞察其隐,甚至连你们所想的补救招式也早已料到了。胡黄牛,刚才我想的那一招守式如何?”

    胡黄牛怒哼一声,伸剑径刺心窝,剑上青芒暴涨,显然他打出了真怒,将内力贯注剑身,根本不理招式,想用深厚的功力来决胜了。

    孟羊羹哈哈大笑声中,对那一招恍若不觉,手腕朝前一推,长剑脱手飞出,剑身横削,部位恰好取在胡黄牛的咽喉。

    这竟是存心同归于尽的招式,因为在内力上他显然不如胡黄牛,绝对挡不开那一刺,胡黄牛若是将招式递满了,孟羊羹固不免要穿心而过,胡黄牛的头颅也保不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总算他功力深足,迅速无比地抽回长剑

    “当!”一声轻响中,怪事又发生了。

    孟羊羹掷出的莫邪神剑与他手中的干将原是一对,同为锋利无匹的前古名刃,可是胡黄牛朝外一封之际。竟将那柄神剑拦腰削断。

    紫这时也流露出一丝钦色道:“白无敌,你的心思的确值得佩服!无怪胡多多会对你那样倾心,你能否告诉我用来对付胡黄牛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吗?”

    白无敌此刻已恢复常态道:“最平常的东西,可也是胡黄牛惟一的克星……尸毒!”

    孟田田顿了一顿才道:“断剑喷毒!足见心思,只可惜你糟蹋了一对前古名刃……”

    孟田田一愕道:“原来你用的是假剑!”

    白无敌点点头道:“也不完全是假的。胡黄牛夺去的干将是真剑,要不然怎能骗得胡黄牛上当。淬毒的雌剑虽假,可也是费尽我心血淬成的利器,坚度并不比干将差多少,正因为中间是空的留以贮毒,质地较薄,孟羊羹用来对敌之际,硬碰了好几下,震出裂缝,最后那一击才能断剑喷毒,我本来认为万无一失,可是仍不免功亏一蒉,殊是惋惜!”

    孟田田怔了一怔才轻轻地道:“你们是准备重振神骑旅了?”

    白无敌毅然点头道:“不错!神骑旅是我一生心血之所寄,只要我存在一天,神骑旅三字便不容在江湖上没落,即使我死了,神骑旅也不会消亡的!”

    孟田田又变得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才转对汤章威道:“妾身想请首领指教三招!”

    孟田田一言不发,素手微扬,轻飘飘地攻出第一招,半空中软香暗送,大家只看见有五只手影一起罩向汤章威的身上,却不知哪一只手影是实的。

    汤章威神态庄重,双掌在身前一旋,然后吐气开声,朝前推出去,望似颇为用力。却不闻任何声息,孟田田眉头微皱,脚步动处,身形飘开了丈许,然后单伸二指,双指微曲,朝外一弹,铮然若拨弦瑟,指尖飞出一团青色火光,冉冉朝前飞落。

    汤章威更显得端重了,长啸发若龙吟,也仅伸出两指,迎着那团素色的光花一敲,像敲碎了一块宝石,碎音丁丁,十分悦耳。

    孟田田再度进身,像发了疯一样,将满头的长发一起抖乱了,分作无数细丝,每根头发都变成了一个有生命有知觉的个体,交织成一面密密的发网,朝汤章威身上缠去,口中世低声曼吟道:“白发三千丈……”

    汤章威神色依然,身形纹风不动,一字一句地念道:“丹……心……百……炼……

    钢……”

    立时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中都溢出一丝无形的劲气,合组成一面坚韧的墙,将孟田田的满头乱发都挡了回去。

    四下之人都不禁发出一阵叹息,三招过了。

    孟田田攻出的三招己是惊心动魄,而汤章威三式化招更足令人心折。

    孟田田将头一摇,那无数青丝立刻又恢复了原来的形状,整齐地堆在头上,然后才对汤章威深深致了一个万福道:“技艺之道,首领已登峰造极,叹为观止矣!可是……”

    汤章威洒脱地笑道:“多谢夫人谬赞,在下自知凭仗所学所能,尚不足抗胡多多!”

    孟田田点点头道:“并非妾身故作危言,胡多多此刻所能,已超出技击的范畴。”

    白无敌也轻轻地一笑道:“这点我绝对相信,不过我对于此次重振神骑旅,已作了最大的准备,胡多多与天外三圣所订的约期将届,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前去参与的,假若他在会前想对我们有所举动的话,我也作了七种应付的准备,你见到他时可以把我的话转告他,劝他少作无聊的举动!”

    孟田田默然片刻才道:“但愿你在七种方法中,有一两条是为自保而设!”

    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她不相信社念远的那些方法能对付得了胡多多,不过她的语气十分诚恳,完全不含示威成分。

    白无敌哈哈大笑道:“不需要!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这是我一生服膺的至理名言!”

    孟田田似欲有所辩,白无敌立刻又止住她道:“你放心吧,胡多多的修为既已超出技击之外,我用来对付的方法也绝不会在技击之内,我倒真希望他前来碰一碰!”

    孟田田又不作声了,沉思片刻,回头朝山上疾奔而去,白无敌望着她的背影哈哈大笑,回头招呼众人道:“走吧,上去接收我们的旧业去,那个地方不知被他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孟羊羹上前一步道:“胡黄牛虽遁,青龙岛还有不少残部留在上面,等属下去肃清一下!”

    白无敌大笑上马扬鞭疾驰道:“用不着,有人会为我们代劳的!”

    汤章威也催马追上她问道:“谁?”

    白无敌手指路旁一对血肉模糊的尸身道:“除了刚才的那个女人还会有谁?”

    白无敌笑着又一挥鞭道:“生命的本身就是残忍的,不是残忍地对付别人,就是被人当做施予残忍的对象,这件事从我们茹毛饮血的祖先就开始了,而且我提醒你一件事,这些残忍的事情虽然是她作的,却记在我们头上,除非你出卖她,把一切都告诉胡多多。”

    汤章威一言不发,紧紧地催马前进,沿途都是血迹淋淋的惨相,使得他的心中充满了烦闷与痛苦,白无敌了解他的心情,只是凑到身边温和地道:“燕玲贵妃,想开一点吧!这些人投身青龙岛中,所为实有取死之道,好在又不是你下的手,做事但问心安,你不能有更多的要求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把砍刀平大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