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看到曙光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看到曙光

    赵凯之顿时气焰矮了半截,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你说,说说看,我是真的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什么你啊我的,哥哥不会叫吗?”龙汐得理不饶人了。

    “宋哥哥。”赵凯之眨着双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龙汐瞬间觉得自己像一个欺压良家妇女的土匪头子,心理阴暗面得到极大满足:“这才对嘛。我来告诉你从哪里下手,陈笙箫不是说看见你父亲的时候他脸色很差吗,他为什么会脸色差,真的是和你母亲吵架了?小厮说他没有去赴宴,反而一个人关在房里直到二更,他为什么不去赴宴呢?”

    “你父亲是个商人,当地乡绅的宴会是一个多好的扩张人际关系网的机会,他为什么不去?是不是有什么事或者什么人比扩展人际关系更重要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从他回房到二更时分这段时间,他是不是真的呆在房里,小厮说他敲门问他是否吃饭,房内却没有回音,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去了别处?”

    “我爹他睡眠很浅,稍微有点动静都会醒,如果那小厮真的敲门了,我爹没有不醒的可能。”赵凯之声音低沉。

    龙汐也收起那些洋洋得意的心思,认真分析:“假设,他脸色不好真的是因为和你母亲吵架,他也的确是在房内睡觉,那么就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可如果他脸色不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的某人某事,那我就有理由怀疑当天他不在房内,而是偷偷去了别的地方与某人见面。”

    “据陈笙箫所说,你父亲在朝云郡没有别的认识的人,那就说明那个人极有可能并非朝云郡的人,只是来这里与你父亲碰头。需要瞒着多年的老朋友去见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经常偷偷去你家的人?”

    “我记得很清楚,爹来朝云郡之前没有和娘有任何争吵,他的脸色不对绝对和娘没有关系,而且那个男人在我爹走的前一天来见过他。”赵凯之缓缓说道。

    龙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神秘男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但是杀人动机是什么,他的行踪又何在成了困扰她最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仅仅只是她的直觉,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即使找到那男人,也没有办法让他认罪。

    可是,仅仅是这么简单吗?龙汐的心底那份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仿佛她错过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

    第二日天气极好,龙汐与赵凯之打算去街上逛逛,顺便探听一下是否有人见过徐巨在郡里活动,赵瑾则与陈笙箫交谈甚欢,并不与他们同往。

    朝云郡的街市比聚鑫县热闹许多,尤其是云河旁边的小吃街,即使不是饭点也聚集了许多大快朵颐的食客,龙汐心底暗笑:看来古代的吃货也不少嘛。

    赵凯之毕竟孩子心性,即使不为吃食也爱凑热闹,拽着龙汐的衣角就往人群钻。龙汐拗不过他,加之自己也被食物的香味勾得垂涎三尺,索性就由着他去。

    街上的人实在太多,花了大半个时辰才从生意最好的几家摊位上买到东西。两人大包小包买了一堆抱在怀里,再看看每家摊位上早已座无虚席的桌椅,决定放弃就坐的打算,直接跑去河边找了块阴凉席地而坐,打开油纸包开始祭五脏庙。

    冰糖葫芦、山东煎饼……

    两人的食物满满当当摆了一地,引得众人纷纷侧目,一个姑娘家,一个小孩子,居然吃这么多?

    正在大快朵颐的两人才懒得管别人的目光,填饱肚子才是关键啊!两人甚至还为一根鸡腿争执不下。

    龙汐觉得赵凯之已经吃过一根鸡腿,剩下一根自然应当她吃。

    赵凯之却认为龙汐一人吃了两根大鸡翅,他当然应该吃两根鸡腿。

    最后的结果是龙汐不管不顾的抢过鸡腿就狠狠咬一口,炫耀般地举着残缺不全的鸡腿洋洋而笑,她想着都这样了,这小孩子总不能再抢过去了吧。

    谁想赵凯之恨恨看她一眼后直接扑过去夺下鸡腿,三下五除二地将剩下的肉全咬进嘴里,腮帮子被撑得圆鼓鼓的。

    他扔掉鸡骨头,挑衅地望向她。

    龙汐在片刻的怔忡过后,气急败坏地指着赵凯之:“你这小破孩,你太卑鄙了,那是我啃过的!这叫间接接吻你懂不懂,你们不都讲究男男授受不亲吗!”

    赵凯之拉过巾帕优雅地擦拭手上的油渍,轻蔑道:“大喊大叫成何体统,大不了我吃点亏,长大后娶你做小嘛。”

    说完,他自己居然俊脸一红,露齿而笑。

    闻言,龙汐更怒了!

    娶我?还做小?

    她骂道:“谁要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娶了?我可没有那个恋什么的癖!”

    “我都没嫌你一把年纪了,你还嫌我小?”

    “我一把年纪?我才十七好吗!”龙汐气得鼻子都歪了。

    赵凯之啧啧出声:“都十七了,我娘十七的时候我都三岁了。你看你到现在还没人要,真可怜。你比我大几岁,那我倒要好好考虑负不负责了,这样我太吃亏了,你太老了。”

    龙汐气急,刚见面的时候觉得这小屁孩不是挺懂礼貌,挺斯文的么,怎么到现在来看除了傲娇属性以外,还多了毒舌属性的!

    她真的想把这货按进云河淹死算了好么!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旁边传来的谈话声分散了龙汐的注意。

    原本古代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但这河边的小吃摊就跟现代的大排档一样,大家吃吃喝喝聊天吹牛都是很自然的事,没有人再去讲究圣人那套礼仪。加上这里靠近码头,鱼龙混杂,天南海北哪里的人都有,所以消息自然也灵通。

    说话的是两个码头工人模样的汉子,全都晒得皮肤黝黑,肌肉虬结。

    “老郑啊,我跟你说,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件事,说怪也不怪,但那两人说的话让我印象比较深。”

    “什么事,莫不是说千金阁的姑娘可以不要钱白睡了?”名唤老郑的汉子哈哈笑道。

    那人推他一把,皱眉道:“我是有婆娘的人,从来不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

    “好好好,知道你老卢怕婆娘。快说说什么事能让你跑了一趟船还记得这么清楚。”

    老卢啃了口春卷,又灌了口烧酒,这才慢慢开口:“我们东家都喜欢晚上出发你是知道的,那天正好是出发时间,我正在搬货,突然觉得肚子疼,就跟掌柜的说了声,去茅厕一下。”

    “就这事?也值得你记这么久?”老郑哧了一声。

    老卢又道:“你别急啊,不还没说完呢。我没蹲多久外面就来了两个人,似乎在争执什么。其中一个说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久,另一个人就说秦老爷他们拉着我多喝了几杯,我这不是赶来了吗,你有什么事快说,我还得赶回去,免得他们起疑。”

    “先前那人说你知不知道老雷来找我了,他说当年那笔银子数目不对,我们给他分少了,要我再分他一点,不然他就去告官,大家鱼死网破。后面那人立马急了,说他怎么知道当年那银子数目不对的?是不是你告诉他了?都说他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少与他来往,这么多年,就你不信,偏要跟他往来密切!”

    “先前那人又说我怎么可能告诉他这些事,我不怕他来找我麻烦啊!我不也是奇怪他怎么会知道银子不对的事才跑来找你吗,你当他从我这里拿不到钱就不会来找你了?你现在怪我有什么用,还不如多想想办法怎么解决这事!后面那人过了很久才说话,他说与其如此,不如一不做二不休,除掉他算了!”

    “这这这,你到底听到了什么啊!”老冯瞠目结舌地望着他。

    老卢又灌了口烧酒,气道:“我怎么知道我到底听到了什么啊!当时我早拉完了,但不敢出去,总感觉要是被那两人发现了我绝对没好下场!”

    “那,那两个人还说了什么没有?”

    “有!他们还说了很多!”老卢喝了好几口酒,似乎在给自己壮胆:“可老子当时战战兢兢,生怕他们发现我,哪还记得住他们在说什么!只恍然记得什么十六年前,什么银子,什么死没死,什么好自为之的。等他们走了好久我才敢出来,结果误了开船的时候,被东家一顿好骂!”

    “我感觉这事不简单,这两人很有可能是烧杀抢掠的强盗,你还好没路面,不然肯定会有危险。”老冯的声音也严肃起来,“咱们小老百姓,可不要去跟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强盗斗,这事你今天跟我说说就罢,别再拿去外面乱说,万一被那强盗听见你就惨了!”

    “废话!你当我不怕死啊!就是揣在心里这么多天,不找个人说说心里堵得慌,说出来就没事了,我当然不会去自讨没趣跟别人乱说。”

    “请问,能再跟我重复一遍吗?”龙汐的声音适时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