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宋代“潘金莲”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宋代“潘金莲”

    龙汐(宋汐)在现代听说过这种死法,也在宫廷剧中见到用这种死法处置太监宫女的情节,但没想到来了古代居然能亲眼看到这种事。

    她想了想问道,“怎么会没有任何伤痕呢,他脖子里的伤痕难道是生前造成?那凶手为什么不直接勒死他,而要用这种手法杀人?”

    “有种东西叫榉树皮,用它捣碎后制成汤,涂抹在皮肤上就能假作伤痕,误导仵作的判断。”朱星移解释道。

    龙汐(宋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伤痕作假这种事什么时代都有,她曾经代理过的一桩案子正是受害者假作擦伤伤痕,非要赖被告开车撞伤他,幸得法医揭穿他的谎言,不然那被告就真的有理说不清了。

    “可是,人在窒息时会下意识地挣扎吧,用这方法杀人,肯定要固定他的四肢,可我记得你的验尸报告里没有提到他有别的伤痕,只提到他指甲缝里的木屑。”

    朱星移和莫昆仑对视一眼,笑道:“这就多亏云澜了,他一来就破了王富遇袭的案子,我也是受他启发才想通为什么凶手用无痕之法杀人,但死者身上却无被绑痕迹。”

    “王富遇袭?果然与此案无关是吗?”龙汐(宋汐)讶然问道。

    “王许氏与一个富户勾搭上,但苦于没有摆脱王富的理由,听王富说过河边之事以后就与那富户合计一番,给王富吃下迷药,然后在他药效发作的时候推进河里,打算做出淹死的假象。谁想当时恰巧有人经过,虽然那人没有看到他们的举动,但两人做贼心虚,才假作偶然发现王富掉进水里,大声呼救。”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王许氏突然大方起来,买首饰衣服很舍得,与他家情况不符。云澜叫人跟踪她一段时间就什么都清楚了,可惜王富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如此歹毒。”

    赵凯之(魔坤)闻言扑哧一笑,龙汐(宋汐)白他一眼,没有说话。

    “凶手这么做是为了掩盖王福来的死因和死亡地点,这两点极有可能透露出凶手的身份。”莫昆仑沉声道,“虽然现有证据证明王福来只是凶手推出来的替死鬼,但我怀疑他即使不是凶手一伙人,也是整个案件的知情者,想来是与凶手在某方面发生冲突,才会被人推出来灭口。”

    “目前似乎有人在故意隐瞒王福来的一些事,远不如前段时间那般大肆宣扬,我的人已经很难打探到十六年前王家的事。这究竟是欲盖弥彰还是有心隐瞒,我也不清楚。”赵扩俊眉皱起,手中的扇子一下一下轻敲着桌面。

    “目前似乎有人在故意隐瞒王福来的一些事,远不如前段时间那般大肆宣扬,我的人已经很难打探到十六年前王家的事。这究竟是欲盖弥彰还是有心隐瞒,我也不清楚。”赵扩俊眉皱起,手中的扇子一下一下轻敲着桌面。

    龙汐(宋汐)想了想又道:“按照子巍的说法,王福来很有可能是被人下迷药之后用湿纸之类的东西捂住口鼻窒息而死。至于他指缝中的木屑,可能是在昏迷中因为窒息而身体无意识的挣扎所致。”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真凶似乎在引导我们不停地在王福来身边打转,不论是最开始的谣言还是后来的澄清,又或者是他的死因,我们的注意力始终在他这里。我想我们要不要先放下对他的调查,转向别的方面呢?”

    此言一出,房中四个男人齐刷刷看向她,仿佛她脸上多了块疤痕似的。

    “看什么看!”龙汐(宋汐)摸摸脸,没好气地说道,“我以前就遇到过这种案子,真凶故布迷阵,让警方一直围绕被告调查,好死不死那被告自己底子也不干净,于是陪审团一致认定他有作案嫌疑,判他入狱。后来他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的时候找到我师傅,师傅带着我翻遍了卷宗才找到蛛丝马迹,确认真凶,还他清白。”

    半晌沉默过后,赵凯之(魔坤)弱弱地问了句:“宋哥哥,警方是什么意思,陪审团又是什么东西?”

    龙汐(宋汐)正端着茶杯喝水,听见这话突然呛了一下,满口的水全喷到坐她旁边的赵扩身上,吓得她立马放下茶杯就去给他擦水渍,嘴里还不停念叨:“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无妨,待会就干了,姑娘不必紧张。”赵扩笑着止住她的动作。

    另外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对见到的场面都觉得匪夷所思,龙汐(宋汐)不是大大咧咧的吗,怎么对这事这么紧张,好像她不擦干净就会大祸临头似的。

    难道是因为嘉王的身份?可大宋上下谁不知道嘉王对外强硬对内温和,即使面对那些写文骂他的读书人都谦和有礼,哪会因为这点小事跟她计较?

    不过她好像也不是大宋人。

    小插曲过后,几人继续讨论案情之事。

    龙汐(宋汐)的话虽然掺杂了许多他们听不懂的词,但却给他们指出了另一条思路,他们是否的确投入太多精力到王福来身上呢?

    既然现在已经明确王福来的死是与两起案子有联系,那么又何必多做纠结,非要在这起案子上找结果,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止这一件事,还有陈府失火案,那未尝不是一个突破口。

    “我查过那座失火的院子,火应该是从房内烧起来,然后蔓延到各处的。而且我还发现房内有大片泼洒火油的痕迹,试想有人在房内洒下火油,陈笙箫会不知道?当时已经过了就寝时间,陈笙箫夫妇应该已经就寝,若说他们夫妇同时昏迷,那为何冲进去救人的家丁只找到陈笙箫一人,但却找不到陈夫人?若没有昏迷,为何都无人听见他们的呼救声,反而是被过往家丁发现失火的?”

    莫昆仑眉目沉寂,缓缓说着他的想法:“如果凶手要杀人灭口,那为何不直接将他们二人杀死,非要采取放火这等方式?若只是警告,又何须迷晕二人后再放一把火?这明显是置人于死地的手段。”

    “所以说这场火就是陈笙箫自己所放?目的是为洗刷宋姑娘对他的怀疑?”赵扩说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莫昆仑慢慢摇头:“那火实在太大,什么都烧没了,我并不肯定到底是故意还是人为,这些只是我的猜测,但我并不能凭这些断定火就是由陈笙箫所放。”

    “不然莫大人去见见这里的郡守,让他派人去询问一下郡里火油的贩卖记录?”龙汐(宋汐)试探性说道,“既然房内有大量火油浇过的痕迹,那么凶手必然需要购买许多火油,这就是一个突破口。”

    “此事我等即可去查,为何要通过郡守来查?”朱星移自知对推理案情并不擅长,所以一直以来都默不作声,只是听着三人的分析,直到此时才不解发问。

    “宋姑娘是想再次打草惊蛇,逼凶手再有下一步动作吧。”赵扩抚扇而笑。

    莫昆仑俊眉蹙起,沉声道:“此法好是很好,可如今凶手已然狗急跳墙,若再朝你下毒手又待如何?”

    龙汐(宋汐)一愣,这可能性她还真没想过,只以为凶手会按捺不住再次有所动作,却忘了凶手也极有可能恼羞成怒,直接来杀她。她神经真够大条的,刚刚才被刺杀未遂过一次,现在又出这种馊主意。

    “那要不我们继续查查王福来的案子?”龙汐(宋汐)很重视自己的小命,所以在想通这个办法的危险性后果断否决掉,转而陪着笑提出另一个建议。

    四个男人一听这话,同时路出无语的表情,赵凯之(魔坤)终究年龄不大,忍了半天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笑笑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龙汐(宋汐)狠狠给他一个暴栗子。

    大约她也觉得自己实在很囧,花费那么多口水让几人把目光从王福来的案子转走,却又在“此路不通”之后马上让别人转回那桩案子,所以在看到赵凯之(魔坤)笑话她的时候怒了。

    “干嘛就敲我一个人?你这个野蛮的女人!”赵凯之(魔坤)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没好气地抱怨道。

    “就你一个人笑了!”龙汐(宋汐)这句话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赵凯之(魔坤)无语凝噎,刚刚的确就他一个人笑了,这都没得辩驳。他恨恨地瞪她一眼,继续揉着有鼓起大包趋势的脑袋。

    “其实破案很简单,只要查出作案时间,作案动机,作案工具和作案过程,他想不认罪也很难。”莫昆仑沉默许久后突然说道,“既然不能让宋姑娘出面去查,那我去请郡守大人出面查询即可。作案工具必然是火油,作案时间也不必多想,动机为何我们都清楚,至于过程么,无非是那几步,只需找出具体证据,不怕他不认罪。”




上一章 下一章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