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 >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

    顾冲毕竟是隔房的曾孙,又有父母做主,顾老太君岂会为这个费心不讨好?且她看人独具慧眼,见蒙可冰举止大方,终是默认了这桩婚事。

    张夫人的心思更简单,她没必要自己扮着黑脸让黄氏去跟东府卖好。

    琴思月(龙汐)横了秋氏一眼,转头看戏台去了。

    秋氏背脊发凉,又解释道:“实在辜负了公主的美意,我们爷说改日再向您请罪。”

    “忠廉王的体面哪里是我比得了的?”琴思月(龙汐)吹了吹碗中的茶叶,“只一条,大嫂子转告给珍大哥,拂了我的面子事小,宗妇可是涉及整个顾家的脸面,不管将来如何,定下了就是我的侄媳,再有别的算计我是断断不依的。”

    秋氏欣喜万分,自是满口答应不提。

    琴思月(龙汐)把手上的紫金镯子取下来:“这是北鲁进上的贡品,太上皇后和主子娘娘叫我自己挑了几件,今儿得缘,给你拿去顽吧。”

    蒙可冰也不拘泥,得着秋氏眼色后磕头领赏:“谢公主厚赐。”

    琴思月(龙汐)歪头吩咐掌事大丫鬟:“给忠廉王府下张帖子,后日我找王妃叙话。”

    丫鬟应着:“是。”

    上皇在位中期定宗室爵位十等,一字亲王为首、往后依次为二字亲王、一字郡王、二字郡王、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奉恩将军。忠廉王虽为二字亲王,比及秩同皇太子的朝云公主且需让一让,但琴思月(龙汐)需顾及顾老太君与张夫人的脸面,上皇和皇帝的恩旨受而不用,否则张扬出去就不是如今的排场了。

    按家法,一般是亲王外孙女的忠廉王妃郭氏为琴思月(龙汐)舅妈,论国法,二字亲王妃比国公主略低两级。纵然两下不睦,忠廉王妃也不便打琴思月(龙汐)的驳回,

    太上皇后一脉有多喜欢琴思月(龙汐)忠廉王一党便有多嫌恶琴思月(龙汐),不是她在中间作梗,如今的皇帝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圈禁着生孩子呢。

    即便如此,郭王妃也不能失了礼数落人话柄,亲迎出王府门口笑道:“朝云公主下降贱地,阖府荣耀万分。”

    琴思月(龙汐)扶着丫鬟下车,近前微微俯身:“舅妈安好。”

    郭王妃收了酸气,搀着“外甥女”讪笑:“一家子亲戚,哪里来的这般讲究。”

    论起脾气来,将门出身的郭王妃也是能横的起来的,早年嫁入皇子府无嗣,忠廉王养母甄太妃请示太上皇后要给忠廉王纳侧妃,郭王妃当面把婆婆顶了个倒仰,太上皇后乐得看热闹,两头卖好的把事儿压下去,“娶妻不贤”的忠廉王枉遭池鱼之殃,在上皇那儿减了不少分数。

    两个女强人一对眼,火花电的四遭下人浑身冷战,家常里短闲话几句,琴思月(龙汐)挑明来意:“听说营缮郎琴家的千金是舅妈义女?”

    郭王妃会意:“正是,我们家那两个小子来的晚,早年我便常接琴家姑娘过来解闷儿。”

    琴思月(龙汐)点点头:“我说小户人家的女儿竟有不压公府小姐的气度,原是得了舅妈指点。”

    郭王妃被捧得舒坦,笑道:“你是过誉了,我并没教什么,可冰的资质原是好的。”

    以琴思月(龙汐)的观察来看,郭王妃倒是真心疼爱蒙可冰,在其托付照应时一字一顿地说:“有亲王妃撑腰,做个顾家媳妇自然游刃有余。”

    郭王妃这才咂摸出琴思月(龙汐)的真正来意。

    忠廉王把幕僚的亲生女儿嫁到顾家去,一为离间、二为拉拢,成与不成都无害处,岂料琴思月(龙汐)不按剧本走,摆明曲解他的意思:你们把义女嫁到顾家就是委婉向皇帝示好的意思,我一定把信息传到。

    郭王妃冷笑道:“亲王妃算什么,说不定哪天就刀架脖子上了。”

    琴思月(龙汐)淡淡地说:“您玩笑了,六舅是上皇的亲儿子、皇上的亲兄弟,太平盛世的哪个敢对他动刀子。”

    “亲兄弟?”郭王妃仰起脸,“忠诚王、忠雍王才是圣人的亲兄弟,我们都往外八路上靠了!”

    琴思月(龙汐)正色道:“舅妈,咱们娘儿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六舅要是绕过我那俩兄弟把家私爵位传给侧妃生的儿子,您该怎么想?”

    “我——”郭王妃语塞。

    琴思月(龙汐)看了她一眼:“您怎么想我许不知道,但若换了我,他就得给姨娘庶子往下边跟阎王老爷讨爵位去!”

    这番话说的郭王妃大为畅快:“我就觉得你是知己,今日看来实在没走眼。”

    琴思月(龙汐)劝道:“舅妈,您也说说六舅,全天下都懂的理儿,他又执拗个什么劲儿呢?”

    郭王妃脸色一僵:“你和皇上亲近,自是瞧我们不顺眼。”

    琴思月(龙汐)微微一笑:“我如果尽是私心,这会子的东宫正妃怕轮不到何表妹身上。”

    郭王妃无言以对。

    忠廉王下差回府,看到二门的马车问道:“王妃在会客?”

    “是”管事回话,“朝云公主在里面。”

    “嗯?”忠廉王眉头微皱,“她怎么来了?”

    身后的忠温王笑道:“这倒是奇事。”

    与二王见了礼,琴思月(龙汐)主动告辞:“今日晚了,改天再来找舅妈说话。”

    “别呀”忠温王越俎代庖,“我和六哥又不是赶客来的。”

    忠廉王笑道:“难得来一回,吃完饭再走不迟。”

    郭王妃也极力挽留。

    琴思月(龙汐)想了一想,点头应着:“那甥女就留下尝尝王府厨子的手艺。”

    忠温王心里高兴,面上却道:“在六哥这儿吃了饭,仔细宫里边起疑心。”

    琴思月(龙汐)眉毛轻挑:“七舅,这话我记着,定然不能让您为难,忠温郡王府的门槛我是不敢顶着气去攀登的。”

    忠温王讪讪的:“瞧瞧——我跟你说笑呢竟然当真了。”

    用过午膳,琴思月(龙汐)告罪回府,兄弟夫妻亲送她出了大门,忠温王感慨不已:“六哥,要有她帮着你,今日的咱们便不是俎上鱼了。”

    忠廉王摇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

    顾琴两姓的婚事落定,跟着自有顾峰秋氏操劳三媒六聘等俗礼,秋氏回过顾老太君和张夫人,特请黄氏前去帮手,到端阳佳节便放了大定。

    朝中为开海禁的事儿吵得不可开交,顾长白(魔坤)管着海防,自要晨曦出门夜半回府,整月不得清闲。

    为免婆母两府奔波,琴思月(龙汐)带着孩子搬回东大院,国公府与公主府的管事每天上门请示内务,张夫人见儿媳辛苦,颇有些过意不去,在顾长白(魔坤)请安时留他说话:“虽说男主外女主内,公主刚生产,茂哥将将百岁,你这个做丈夫做父亲的也忒省心了一些,不能总劳累公主一个吧?”

    顾长白(魔坤)无奈:“最近公务繁忙,儿子实在脱不开身。”

    “公务哪有忙完的时候。”张夫人敲打儿子,“你在北疆征战一年,出生入死的辛苦,公主在家也没闲着,照料葵哥儿和萱姐儿不说,给你补窟窿调军布阵也由她,家国天下的对得起你,咱们得讲良心。”

    “呃。”顾长白(魔坤)云山雾罩,“儿子怎么就没良心了?”

    张夫人压低声音逼得顾长白(魔坤)近前:“私盐贩不得,有那档子事赶紧料理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没信用,公主不做太子妃嫁进门,冲的可是你洁身自爱。”

    顾长白(魔坤)恍然大悟,哭笑不得的说:“您想哪儿去了,我是真的忙公务,您只管把心放到肚子里去,我们好着呢。”

    张夫人仍有疑虑,直到顾长白(魔坤)保证一定多抽时间陪陪妻儿才教母亲放心。

    琴思月(龙汐)还不知道婆母在丈夫面前给自己抱打不平,她为另一桩家务事头疼。

    据可靠消息,二次管家的清姐开始打时间差放印子钱,月初领了阖府月例放出去,等月底收回利钱再发月例,一个倒手几百银子,打的还是神龙将军府顾家的旗号。

    琴思月(龙汐)捏捏额头:她是神龙将军府长媳,要跟顾长白(魔坤)过一辈子的,上回顾长白(魔坤)罚了顾炼间接导致清姐小产,自己如在张夫人面前把这事儿揭出来,保不齐兄弟之间就得生嫌隙;倘或听之任之,早早晚晚都得惹下难以收拾的大祸。

    中间又插了一桩故事,因为顾长白(魔坤)晨出晚归,神龙将军府下人不免饶舌,说起公主大奶奶的厉害妒忌,成婚几年孩子都仨了还霸着大爷连通房都没一个,如今逼得大爷不回家,自是外面有人的缘故。那起子心黑的灵透下人再添新料:大奶奶去了忠廉王府,想来是因为六王爷得势她忙着烧热灶,等蓉大奶奶进门,管她公主郡主的都得退避三舍。

    得了母训来讨好媳妇的顾长白(魔坤)撞了软钉子,琴思月(龙汐)很没好气:“我当初怎么就没请旨嫁到蒙古去,这会子要多恣意有多恣意,哪像如今拘在内宅为些家常人情顾忌着束手束脚!”

    “怎么了?”顾长白(魔坤)陪着小心,“谁惹你生气了?”

    琴思月(龙汐)张张嘴,终究没有抱怨出来,叹着气自嘲道:“谁家没有几户糟心的亲戚,你忙外面,家里的事儿不用管。”

    顾长白(魔坤)深知妻子的秉性,闻说后只得开解:“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为这个伤神就不值了。”

    虽是大庆朝的文武双状元,顾长白(魔坤)还真不是昔日公主选婿的热门,那会子上皇在位,与还是太子的当今皇上正一门心思要把琴思月(龙汐)娶进东宫做太孙妃。

    皇太孙永林与顾长白(魔坤)交情莫逆是真,但是涉及自家媳妇的事儿自然不能让步,几乎把皇后与太子妃两处的地砖磨平,只可惜功亏一篑,当事人全然没有母仪天下的兴致,帝后刚提两句就被她拒绝了。

    皇帝只好征询本人意见:“那你想嫁哪个?”

    “蒙古!”琴思月(龙汐)毫不犹豫地回道,“草原天宽地广无拘无束。万事自己说了算,又不必在婆母小姑间打转儿!”

    “想都别想!”皇帝果断否决,“本朝仿效前明,国破不和亲,你就算是下嫁,朕也忌讳史家之言。”

    被“嫌弃”的皇后还帮孙儿说话:“太子妃的性情你是知道的,昊儿也待你上心,将来还能有人给你脸色看不成?”

    琴思月(龙汐)笑道:“太子妃舅妈自然是好,我可管不住自己将来后宫不干政。”

    帝后对视一眼:这倒是问题。

    接着从权贵子弟筛选,第一个便是神龙将军府嫡长孙顾长白(魔坤),皇帝却是真心疼爱琴思月(龙汐),自不会一棵树上吊死,打着狩猎的幌子召集所有青年才俊下场。这样的机会抓不住就不是顾长白(魔坤)了,马上开弓一箭穿了两雁,一只献给皇帝、一只孝敬顺义伯琴吉。

    顺义伯被女儿拐成了死忠嫡子党,他也怕背后有人议论自个儿是为了做承恩公才力挺太子上位,且向时与顾家交好,顾长白(魔坤)的外公又是太子太傅,索性顺理成章默认了这桩婚事。

    在一众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皇帝降旨,封授顾长白(魔坤)为驸马都尉,又赐顾尹紫带,惹得随驾太孙眼热不已,拿围场较量做幌子对着好友拳脚相加。

    顾长白(魔坤)抱得美人归,也自不必计较许多,为表衷心,向永林许诺:“顾长白此生,一人一心一生一意爱护公主。”

    永林自忖这是他给不了的东西,未免怏怏的:“你敢对思月不好,皇祖容你,我也不能罢休。”

    综上可知,琴思月(龙汐)嫁到神龙将军府并非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她不想嫁入深宫之中,听到妻子抱怨亲戚,顾长白(魔坤)自然想到“草原上天宽地广,不必围着婆婆小姑打转儿”的论调。

    盯住曲意做小的神龙上将,琴思月(龙汐)忽下定论:“顾长白,你就不像顾家的人!”

    “嗯?”顾长白(魔坤)笑问,“怎么说?”

    琴思月(龙汐)点了下丈夫的额头,“你们顾家的子弟,坐吃山空打秋风的比比皆是,运筹谋画的没见几个,街后六房亲眷,都想靠着两府混日子,再说二府的当家,老爷算是靠着祖宗功劳能尊荣享贵独善其身了,顾峰——早晚把镇国公府翻个个儿。富不过三代,似你这等自拼功名的公子哥儿,绝对算得上异类。”

    “不是如此,你也不能委身下嫁。顾长白(魔坤)松了一口气,将妻子搂在身前,“我不指望他们有助力,别给我添乱就成。”

    “你是说梦话。”琴思月(龙汐)微眯双眼,“我知道你们全族怎么想我,请了个上皇喜欢、皇帝宠爱的公主娘娘进门,阖府都有荣光,可要想长长久久富贵下去,总该有个万全的法子,六王爷势大,赶明儿他把皇帝赶下龙庭怎么好?顾家岂不受公主牵连跟着陪葬?这才有镇国公府长孙娶进忠廉王的义女,两头下注两头不输。纵有了那一天,一副药送走了公主郡主、还能跟皇帝卖个好不是!”

    顾长白(魔坤)愕然:“你怎么会这样想?”

    “你们顾家的人聪明,我也不是傻的!”琴思月(龙汐)睁开眼,“我是对不住你,顾府规矩,公子哥儿长到十二岁就有四个通房服侍,堂堂神龙将军府嫡长孙到如今连侍妾都没一个——”

    “是不是有人说什么了?”顾长白(魔坤)手上一紧,“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接下来的几天,顾长白(魔坤)突然把琴思月的陪嫁丫鬟全都打发出去,换了些小厮来伺候。

    张夫人,打发玫珺试探儿媳口风未果后,只好亲自上阵,以探望孙子的名义来东大院找琴思月(龙汐)闲聊,闲话几句后试探着说:“长白最近忙了点儿,我信他是为公务,你别在意那些嚼舌根的话。”

    “太太,我们没事儿。”琴思月(龙汐)看着呼呼大睡的顾茂苦笑道,“他是有抱负的人,自然知道洁身自爱。”

    张夫人无奈:当娘的不易,当婆婆的更难!

    这些消息传出去,就变成了他们夫妻之间有冷战,善妒的琴思月(龙汐)逼得丈夫把陪嫁丫鬟都换成小厮了!

    又过了两日,琴思月(龙汐)之母越氏也来看望女儿外孙,琴思月(龙汐)的陪嫁丫鬟都是越氏精挑细选跟来的,她没费多大周折便弄清了其中原委。

    她抱着顾萱长长舒了一口气:“你为这个别扭实在不值,勋贵联姻不就是几方下注找个互相照应么?明讷大学士的两个儿媳,一个是你姑舅表,一个是忠廉王妃的两姨亲,多新鲜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外星男票饲养指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