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这个军嫂一千岁 > 这个军嫂一千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68章 她在心虚什么?

正文 第268章 她在心虚什么?

    楚枫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小师妹他不忍心责备,唐神壕他更不敢怪罪。

    当然。

    在经历过唐神壕流鼻血这个插曲后。

    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怀疑唐神壕的想法很是偏颇。

    倒不是说唐神壕不会对小师妹动手。

    而是以唐神壕的性格,她若是真要动手,必然不会藏着掖着,怎么可能动静这么小?

    最起码也得拆点什么吧?

    他默默将厨房梭巡了一遍。

    嗯,掌印指印碎裂物什么的全没有。

    一点都不像唐神壕的犯罪现场。

    所以……

    刚才小师妹的表现,难道是故意引导他们想歪的?

    可是小师妹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只是为了昨天晚上那一点小冲突?

    不应该吧。

    小师妹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人啊。

    楚枫百思不得其解的苦恼表情。

    落在纪苳眼里。

    那便是他相信他家小师妹,怀疑唐小姐。

    当下,本就微寒的眸子更是森冷了几分。

    看向单清和楚枫的目光,越发不善。

    单清被他看得心里一堵。

    心里满是计划前功尽弃的恼恨。

    不过还好。

    只要师兄愿意相信她就可以。

    她在景园,本就有自己不可取代的价值。

    再加上师兄站在她这边,以后还是可以徐徐图之的。

    想到这里,她的表情就更加委屈了。

    期期艾艾地看着半天都没吭一个字的楚枫。

    “师兄,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唐小姐做不好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跟唐小姐交好的。”

    啧,恶心。

    详装闭眼调整身体状态,实则暗戳戳偷听加偷乐的唐宝宝,听到这里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知道被大蛇缠身是什么感觉吗?

    黏腻湿冷又毛骨悚然。

    对!

    她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纪苳原本就时刻关注唐宝宝的状况。

    看见她蹙了眉心,整个人都透露出拒绝的信息。

    原本就对单清这个心机婊满心厌恶的他。

    顿时对她更为不喜了,冷笑道。

    “我们唐小姐天真单纯,和单小姐你不是一路人,以后请你不要靠近唐小姐。”

    天真单纯的唐宝宝:[o_o?]介说的是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唐宝宝天真单纯和她不是一路人?

    这是在讽刺她腹黑深沉吗?

    纪苳一点客气的意思也没有。

    “字面上的意思,单小姐心思这般敏捷,还需要我解释?”

    “你!”

    单清震惊地瞪大眼,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样毫不客气地当面下她的颜面!

    然而她没想到是,令她颜面尽失的事情,那是一波又一波滔滔不绝。

    她这你字刚刚出口。

    景司瀚冷冽低沉的嗓音就夹杂着锥心刻骨的冰寒之气,传进了她的耳里。

    “纪苳说的对,以后请你远离唐小姐,还有我。”

    刺啦。

    单清被刺激到几乎失语。

    如果说纪苳的话,让她生气恼恨。

    那景司瀚的话,则像是直接将她心口捅了个对穿。

    单清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碎裂成片的声音……

    同昨天晚上一样的,那种空洞而绝望的感觉,让她整个人几欲疯狂。

    看向景司瀚的眼神里,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他,他怎么能对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是她,是唐宝宝!

    一切都是因为她!

    明明唐宝宝没回来之前,景先生虽对她冷淡。

    但从来没有这样不客气过!

    今天的事情!

    也是她受伤最重,他们没有安慰她不说。

    还在她带伤示好的时候,这般待她?

    为什么?

    她从昨晚到今天,甚至都没有和他们说过话。

    压根没有起过任何矛盾!

    他们因何会讨厌她至此?

    是唐宝宝!

    肯定是因为唐宝宝在私底下说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微垂下头,眼底染上刻骨的怨毒。

    景司瀚自说完话后,就径直走向了唐宝宝。

    对于单清会有的一系列反应,一点兴趣都没有。

    楚枫的面子他已经给过两回。

    可这女人却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到想牵扯唐宝宝。

    那么他何须再留情面。

    楚枫这个蠢货,如果到现在还看不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那么就别怪他出手帮他洗洗脑子里的废料了。

    想到这里,他眼含杀气地扫了一眼楚枫。

    被他眼神扫过的楚枫,顿时一个激灵。

    莫名感觉危险在朝他逼近,吓得他连退了两步。

    脚下慌不择路。

    然后就一脚踩上了单清带伤的脚踝。

    只听喀嚓一声……

    嗯,单清原本只是骨折的脚踝,光荣地断骨移位了。

    楚枫:“……”

    他是谁?他在哪?他在做什么?

    纪苳一脸木得看向自家指挥官。

    这一手借刀杀人使得实在是高啊!

    景司瀚漠然地瞟了眼就移开视线,坚定着自己的步伐。

    这可不关他的事,谁叫楚枫这么不禁吓。

    景司瀚的态度很明确,该谁谁,不管他的事。

    可他不管事,不代表身为景园管家的纪苳能不管事。

    虽然他真心不想管这心机婊的死活……

    见楚枫踩在人伤脚上老半天都舍不得移位。

    纪苳心底默了一默。

    他是不是应该怀疑楚大神医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等待关键时刻给他家师妹致命一击?

    但是抬头对上楚枫明显已经魂飞天外的懵逼表情。

    心里呵呵了。

    不管怎么说,人是在景园受伤的,基于主人家的道义。

    也不可能由着楚枫这么踩下去。

    ——要是真踩出个好歹来,人家就此赖上景园怎么办?

    想到这里,纪苳觉得绝对不能给心机婊制造赖上景园的机会。

    于是立刻起身将懵逼状态的楚枫拎开,拍醒。

    “还不赶紧醒醒,带你师妹去疗伤。”

    “疗伤?哦。疗伤。”

    楚枫并不是真的魂不附体,他实在是因为尴尬啊,无颜低头去看小师妹的脸啊,所以才只能维持懵逼脸的模样。

    现在有纪苳开场,他自然乐于配合。

    于是,两人就一前一后架着痛到脸色煞白说不出来的单清出了厨房。

    唐宝宝早在听到那一声响亮的喀嚓声后。

    就悄摸摸地睁开了眼,虽然不知道楚枫为什么会踩上单清的脚。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看见单清脸色惨白,倒抽凉气的模样,真是太爽了有木有?!

    该!

    让你心机婊!

    让你不安好心算计人!

    可惜唐宝宝开心不过三秒。

    眼前的视线就被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挡住了。

    “好好的怎么会流这么多鼻血。”

    显然大长腿的主人景司瀚,是不相信唐宝宝能被人打到流鼻血的。

    唐宝宝:“……”

    流鼻血什么的……还不是因为你的小揪揪。

    (*/ω\*)

    要是被景美人知道自己流鼻血的真实原因……

    心里有鬼的唐宝宝立马条件反射将眼睛闭了回去。

    “哦,头好晕~”

    装死,必须要装死!

    景司瀚危险地眯起眼。

    这丫头在听到自己的问题后,身体有一瞬间紧绷。

    好似做贼心虚。

    她在心虚什么?

    m.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个军嫂一千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