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花落流年错 > 花落流年错txt全集下载 > 正文 【141】当归怎知?公子断袖

正文 【141】当归怎知?公子断袖

    不过看在这木心还算是顺眼的份上,落花只能接了话,施施然的喊了句,“木心。”

    “嗯。”木心满足的点了点头,眸子都亮了一瞬。

    “……”跟在木心身后的当归不由得滑倒,这撩妹的语气,确定是他家的公子吗?

    他家公子不是冷清禁欲吗?不是有天大的洁癖,除了病人,其他的东西都不碰吗?

    莫不是公子被附了身?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撩的妹还是个男子,一个长得比较俊俏好看的男子。

    这就很不正常,公子断袖了。

    而之所以当归一开始就想到这点,因为出门的时候,公子说了一句,“我有看上的人了,所以要去冷府宴会。”

    再结合前几天,公子突然向自己问一些情感的事情,还问自己一般要追人,要如何做?当归本来以为,自家公子终于开窍了。

    没想到这窍是开了,却好像开错了方向,往一个奇怪的方向开去了。

    而其余跟在落花身后的人,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特别是新桐,看着木心的眼神,很是不善,他可以本能的感受到这个人对姐姐的不怀好意。

    情敌。

    这是第一个感受,与玉莫天不一样的感受,毕竟他认为玉莫天的威胁,不过是仗着其与寂夜那厮相似的脸,这么多天,倒是也没有见到姐姐对其有些许的不同。

    而这木心,全身上下,无论是长相气质,每一个地方都不像,但是新桐本能的,想要将其疏远,从姐姐身边赶走。

    最大的威胁。

    这是新桐最大的感受,而且是会夺走姐姐的感觉,所以不能让其接触。

    “哥哥,我们走吧,宴会要开始了。”新桐下意识的说道,手还不自觉的扯着落花的衣袖。

    仿佛在昭示着主权。

    “嗯。”落花看了眼木心,还是礼貌的问道,“你们也要一起进去吗?”

    “相逢不如偶遇,既然有缘,就一起进去吧。”木心也没有拒绝,即使感受到了一束不善的目光。

    将手里的药箱递给了旁边的当归,便与落花并排走到了冷府门前。

    每个进入的人都需要请柬,这是规矩,而落花的请柬,却是自己想方法弄来的,之所以这么明目张胆,是因为落花知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拦着自己,毕竟这戏,要有自己才精彩。

    想必这冷诚,还早就料到了自己的出现,只是没有料到的,是自己要做什么?

    果然,门口的护卫,只是看了一眼落花和其他的人,便将人放了进去。

    而木心之所以会来,只是因为上次救了这冷府的老夫人和大小姐,所以也收到了一份请柬,只是这城里谁都知道,这木心清高太多,根本就不喜这些热闹的宴会,所以并没有人期待着他会来这八十大寿。

    只是却想错了,木心之所以会来,不过是觉得自己也许有可能再次见到那个人,而事实证明,自己也的确见到了。

    那个有趣的人,每次都会带给自己惊喜的人。

    所以从头到尾,木心的嘴角都勾起了一抹赏心悦目的笑,只是却只有每天跟在木心身后的当归知道,所以导致当归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

    试问,若是突然发现了自家的公子喜欢上了一个人,高兴吗?

    答案自然是高兴,万年老铁树要开花了,能不高兴吗?

    再试问,若是觉得公子感兴趣的心上人是个男子,那还能高兴吗?

    答案自然是:滚犊子。

    即使他想过千百种公子遇上心上人的情景,但是也不曾想到公子会是个断袖,难怪公子以前对那些女子都不感兴趣,原来是本性使然。

    倒是也不是那些女子的过错,可惜了,一直找错了方向。

    只是突然又想到,那他这个长相不错的,每天都跟在公子身边,那岂不是很危险?难道公子对自己有图谋?想玩养成,养大了好宰?

    越想当归的思维越是朝着一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行进,看着木心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探究,仿佛在验证自己的想法真假性。而这些,木心显然都不知道。

    若是知道了,怕是会将自家药童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的名字?”突然,落花听到了旁边的问话,不由得疑惑的看了眼旁边的木心。

    “什么?”

    “你的名字?”

    “这算是交换吗?”落花不由得笑了,原来这木心虽然话不多,但性格却挺闷 骚的。

    看着木心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落花就笑着说了几个字,“莫熙雯,我的名字。”

    木心顿了一会儿,这才继续说到,“莫熙雯?秀气的名字,不太适合你。”

    “……”呃,正确的回答是这样的吗?还是自己误会了?

    而当归只能在旁边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即使公子是个断袖,也是个没情商的,这样一见面就批判人家的名字,真的好吗?

    不过好在没有尴尬多少时间,落花便听到了有人喊自己名字。

    朝着旁边一看,原来是许久未见的冷清,今天的冷清,倒是与往常的不太一样,至少穿的隆重多了,只是不变的,依旧是那与自己莫名熟悉的态度。

    还有那眼里的几分算计。

    “阿莫,你真的来了?”冷清刚才远远的便看到其与一个男子详谈甚欢,心里有几分的不如意,便走上前来。

    他知道阿莫要来,却不知道会和别人一起来。

    前者他高兴,而后者,却多了几分别的心思。

    “阿清,这冷府老夫人过八十大寿,可是个大日子,我来凑合热闹,为什么不可以?”说完还调侃地笑了,“莫非是阿清不欢迎我来?”

    “欢迎欢迎,怎么不欢迎?我可是希望能天天见到阿莫,只是还想着,上次阿莫在这冷府中受到的那种待遇,还以为阿莫会记恨冷府,不屑来了。”说完之后冷清紧紧的盯着旁边的木心。

    “这位是木神医?久仰大名。”

    “冷总管。”淡淡的三个字,冷清莫名的听出了排挤之意,倒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方面招惹了这位木神医。

    难道?想着便看向了旁边的落花。

    “木神医与阿莫认识?”

    “我们不熟。”

    “我和阿莫是朋友。”落花和木心一前一后的说到,气氛到是陷入了一瞬间的尴尬,不过落花也是个人精,立刻笑着说道,“见过几面,木心当我是朋友,是我的荣幸。”

    落花说完看向后面的玉莫天,朝着冷清介绍了一下,“他是玉莫天,我们不熟。”说完便朝着大堂走去,毕竟新桐和小白,冷清早就认识了。

    徒留玉莫天一个人暗自垂泪,“……”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呢?

    冷清走在落花的另一边,与木心倒是一左一右,“阿莫最近住在哪里?”

    “客栈。”

    “客栈嘛,始终是不方便,若是阿莫想要,我可以给阿莫找一处住处,至少比客栈舒服。”

    “不用。”这话是落花身后的新桐所说的,而木心本来想要蹦出的几个字,也适时地卡在了喉咙。

    只是看着落花的眼神,却带了几分冷意。

    而当归却发现,自家公子这奇怪的举动,可能就是所说的吃醋。

    吃一个男人的醋?

    落花看着冷清,摇了摇头,即使没有新桐的反对,她也不会答应,毕竟是欠人人情的事情,不好做。

    而且没有一个人会无目的的,与一个人交好,甚至于还是冷清这样一个身份成迷,自己看不通透的人。

    冷清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这个答案自己也知道了,若是真的看到了其点头,倒真的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之后冷清便带着落花一行人到了一个角落的地方,他也看得出来,落花肯定是不想在一个显眼的地方,这点倒是让落花很是满意,毕竟这次来,自己只是想要看一场戏,顺道在关键的时候添上一把火。

    并不是想要什么大出风头。

    ……

    寿宴很快就开始了,今天的老妇人乔氏,脸色倒是看着极好,身穿一身低调却又奢华的华服。

    享受着所有人的祝福,脸上的笑容怎么挡也挡不住,只是在不小心看到落花这桌的时候,笑容僵了一瞬,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谈笑风生。

    看来前几日自己给这个乔氏的刺-激,倒还是真的不小,落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暗暗的盯着乔氏,看见其眼里的害怕。

    这戏还没有开始,就这样怂了,等会儿可怎么办?

    “欢迎大家来到我母亲的八十寿宴,这宴会该吃吃,该喝喝,大家不要拘束,毕竟我母亲喜欢热闹。”冷诚倒是一片喜色的站上台去说了的话,话刚说完,下面就响起了起起伏伏的掌声。

    之后便是开始的祝福,这一下子将气氛上升到了高点,毕竟是好话,谁不喜欢听?

    “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年更比一年年轻。”

    “祝老夫人年年有岁岁,岁岁有今朝。”

    “祝老夫人儿孙满堂。”

    “祝老夫人喜乐安康。”

    ……

    (.net )




上一章 下一章 花落流年错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