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三:夜归

正文 十三:夜归

    李府正房。

    何凤南穿着墨绿色的丝绸袍子,斜躺在六柱红木雕花大床上,慵懒地逗弄着膝上紫貂。

    边上两个穿青褂子的俏丽掌灯丫鬟伺候着。

    左边的丫鬟说:“李不琢在射艺拿了甲上,就算经言是最次的丙下,也不会被县学开除了。”

    另一丫鬟说:“夫人心胸太宽容了,李不琢这么无礼,夫人您没跟他计较,他恐怕还以为李府是好欺负的。要我说,夫人可不能再对他宽容了,也怕养虎为患呢。”

    “养虎为患?他成不了大气候。”何凤南眼神微冷,语气却很平淡,“他若是聪明人,来幽州就该知道投靠李府,而不是意气用事,还敢给我脸色看。若他听话,我怎会亏待他,到时候琨霜也可以提携他,他的路也好走很多。”

    左边的丫鬟小声说:“夫人让我打听的事有消息了,据说李不琢只是在街边偶遇白大人,和了一句诗,白大人高兴了,李不琢抓住机会恳求,白大人才给了他进县学读书的机会。”

    另一个丫鬟附和道:“李不琢还以为自己找到了靠山,殊不知白大人怎会把他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他虽然进了县学,但背后没家族支持,比一般的寒门子弟都不如。县学开设射艺,只是为了培养学生尚武之风,这科的成绩又证明不了什么,等真正考经言的时候,李不琢和世家子弟的差距就会显现出来。”

    左边的丫头点头道:“到时候自会有人教训他。”

    何凤南冷哼一声,两个丫鬟立刻噤声。

    “就算他难成气候,也不能掉以轻心。”何凤南眼睛斜斜扫过两个丫鬟身上,“我买通了县学藏书教习刁难李不琢,李不琢先是忍让,待送礼不成,直接用雷霆手段震慑藏书教习,能屈能伸,这不是一般人的心性。他要真成了气候,你们两个担责么?”

    两个丫鬟齐齐一颤,脸色苍白道:“夫人误会了,此子忘恩负义,当然要在他成气候前把他捻死。”

    “嗯,也不用捻死,让李不琢受点小伤,两三个月下不了床,自然就错过了童子试。”何凤南点点头。

    “奴婢这就去办。”左边的丫鬟弓着身子,倒退出门,刚走到门口,何凤南突然又说:“慢着,琨霜就要考州试了,若传出去什么风声,就要被人抓住把柄攻讦。手段干净点,就算被李不琢发觉是李府做的,至少明面上要能撇清干系,听明白了?若事情没办好,你们两个知道后果。”

    何凤南手缓缓停在紫貂颈子上,说到最后,紫貂突然发出凄厉叫了一声,像是被弄痛了,两个丫鬟连忙称是,倒退着退出正房。

    …………

    射艺考核结束,李不琢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冯开以甲中的成绩居于第二,得甲下并列第三者有五人。

    有一件事出乎白游意料——常居第二的公输百变没来考核,这次冯开射艺发挥更胜往昔,前三甲的位置几乎不可撼动了。

    不过白游是个看得开的,说李不琢是自己人,李不琢射艺压了冯开的风头,也算胜了。

    傍晚时分,白游为首的三大纨绔,纠结起其他几个世家子弟,在洗墨街上金釜楼为李不琢庆贺,同时也给初入县学的他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众人要去新封府最有名的销金窟,号称聚幽州佳丽、遍地脂粉的浮月坊一游。

    白游放言,李不琢今晚就算要包下坊间身段最妙的那几个美人,花费他都全包。

    李不琢借故身体不适,推脱之后,喊了一辆马车,和三斤回去县学。

    待马车远离酒楼,喧嚣被抛至脑后,耳中只剩车轮的辘辘声,车厢中的李不琢松了口气。

    三斤把装着乳猪腿的食盒紧紧抱在怀里,靠在李不琢肩上,睡得很沉。她呼吸悠长,小扇子似的睫毛一动一动的,嘴里不时满足地咂吧两下。

    李不琢斜了下身子,让她能靠得更舒服些,然后放松身子,想着今天的事情。

    今后自然是不能经常跟白游那帮世家子弟厮混。

    世家子弟有行歌纵酒,寻欢作乐的底气——炼气士世家有家学,世家子弟自小就有长辈引导,可以避免走弯路,成为炼气士是稀松平常的事。

    而没家世背景的寒门子弟往往要撞得头破血流,受尽教训,才知道正确的路怎么走。

    再过几年,这帮世家子弟就算再浪荡,家里自然能找到门路,让他们跻身官场。而李不琢一旦也放纵,错过读书修行的最佳时刻,就会庸碌一生。

    但李不琢也不用和白游等人划清界限,白游品性不差,早上答应了三斤的琥珀乳猪,傍晚就兑现了。

    李不琢又回想起宴席上的场景,白游那兴奋劲儿,就跟他自己得了甲上似的。

    对这些县学学生来说,射出“参连”、获甲上评定、位列单科第一,是莫大荣誉。

    但其实,对于在死人堆里打过滚的、一箭失手就决定生死的人来说,一个甲上还不如五金铢实在。

    李不琢也没有骄矜自得之心,射艺得了第一,并不能说明他比这些县学学生强。

    县学之所以将射艺列入考核,只为培养学生的尚武之风。

    前朝覆灭,就是因为太平许久,文官当道,武官地位低下,才导致国力空虚,外有藩国异邦窥伺,内有百家炼气士起义,这才亡国。

    七重天宫要培养的炼气士,退可提笔能安邦社稷,进能领军平敌寇,这才是国之栋梁。

    中土的年轻一辈练射艺武术,为培养血性,更是为了打熬筋骨、稳固精藏,为开掘炁藏打基础,又不是立刻要上阵杀敌,其实对真正的射艺技巧并没有太过重视。

    而且这些年轻人其实都已算得上精英,包括白游这个“纨绔”,手掌上都有练武练出来的茧子,拇指上那枚开弓的玉韘上有着弓弦磨出的淡痕。

    这帮县学学生,射艺最次都拿到了乙下,放到边关去磨练两月,就能脱胎换骨。

    普通的新兵,十人里面能活下一两个,成为老兵,才能磨练出这样的射艺技巧。

    出身不一样,命运也截然不同,朝代更迭,基本的规则不会变。

    李不琢射艺得了甲上,但明日再考经言,寒门子弟和世家子弟的差距就会显现出来。

    脑海中许多画面闪过:

    母亲在床上重病不起;

    何凤南用施恩的姿态地让他去帐房支二十金铢;

    当年的边关同袍在怪物口下惨死;

    如今的县学同年在流金淌银的肉店里寻欢作乐。

    马车在县学门口停下,李不琢背着三斤回到学舍,替她盖好被子。

    点燃青灯,李不琢在书桌边翻开普照图。

    “既然我已通读小道藏,今晚就要一鼓作气,开始炼气,向先天境界迈进。”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