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八:射覆

正文 二十八:射覆

    “方兴,他人赌斗轮得到你插嘴?”

    嗤笑声传来,白游施施然走到水榭边站定,扇柄遥遥指向雍安、又指向梁丘宝:“二对一还完败,就算没有赌注,你俩也不必再考县试。”

    “与你何干?”梁丘宝冷哼时心里却惴惴不安,二十息已过,他们虽能翻脸不认账,但众目睽睽下这么做便要丢光脸面。

    西侧不远处的女学生中,有人小声道:“赤雪,李不琢不是边关来的吗,怎么同时和梁雍两家的人论法都不落下风?”

    燕赤雪也怔了怔,答不上来。

    那边李不琢似笑非笑地看着雍安和梁丘宝,却没再追究,转头问方兴:“你要怎么比?”

    雍安和梁丘宝纷纷松了口气,羞愧的同时感激看向李不琢,二人与李不琢无仇无怨,受了方兴蛊惑才寻衅,以为随便就能打压李不琢,没想踢到了铁板,好在李不琢没真追究到底。

    方兴斜了白游一眼,然后看向李不琢:“就比射覆如何?”

    “你怎么不说比射艺?”

    白游冷笑不止,在覆器下置一物让人去猜,就是所谓的射覆,射覆并无任何提示,只能靠杂学术数推算,谁不知道寒门子弟就算对杂学有涉猎,也不可能精学。

    方兴摇头道:“此言差矣,李不琢射艺冠绝永安县学,若比射艺,我直接认输就好了。”

    “既然你已认输就好,李兄我们走。”白游说着便招呼李不琢。

    方兴摇头:“他不能随便走,他还未给雍安与梁丘宝道歉。诸位也知道十日后就是县试,雍安和梁丘宝好心和李不琢映证修行,孰料他心高气傲,当众羞辱雍安和梁丘宝,若他们二人十日后真的落第,李不琢就是毁人前程,其心可诛。”

    白游哈哈大笑:“以一敌二,李兄真是好手段!”

    方兴眼角一抽,不再理会白游,对李不琢郑重道:“我就和你赌一场射覆,你若败了,我只要你给雍安与梁丘宝当众道歉,你若赢了,此物归你。”说着一指桌上的一封纸匣,“这是本次县试主考官姜大学士当年考县试时的手迹。”

    “姜大学士手迹?”边上韦心水、余千德等人面色微变,眼神炙热。

    李不琢心中一动,方兴倒是大方,连姜太川的手迹都舍得拿出手。当年姜太川县试以二十三名中童子,却是吃了不愿迎合主考的亏,若有了这封手迹,不光可以揣摩姜太川的学问理念,还能学习他的笔法。

    只是眼见方兴神色淡然,显然不怕会输,李不琢心道:“他只是让我给雍安和梁丘宝道歉,但我要真道歉了,他就颠倒黑白,把我心高气傲羞辱同学坏人前途说成事实。他笃定我不会杂学,有恃无恐,却不知道这一月我也兼读了梅花易数。”

    “比了。”李不琢一点头。

    “不要莽撞。”白游连忙走近,低声道:“他们显然在设计你,你又不会杂学,真输了怎么办?”

    方兴冷冷道:“白游,这是李不琢与他们的事,你真要掺合?”

    “掺合又怎么样?”

    白游冷笑,砰一脚把桌子踢翻,汤水肆意横流,方兴等人狼狈躲开,好在没沾上污迹,但都面有怒色。

    “你敢在听贤台放肆!”

    有人攥着拳头已想动手,被边上的人拉住,低声道:“咱们不能跟白游那纨绔似的肆无忌惮。”

    “不服去报官抓我,看看谁先遭殃?”白游神态跋扈,“你们也知道这是听贤台下?听贤台下不分贵贱,你们联手打压寒门,置其他人于何地?”

    话音一落,周遭许多寒门子弟不善地看向方兴一众。

    寇铮之、孙偲等人也缓缓走过来,手按在兵器上,神色不善。

    方兴等人面色发青,新封府直狱神将就是白益,这事虽不至于惊动到直狱神将,但下面的差役一来,见到白游,会偏向谁不言而喻。到时候他们被人扣入衙监,要家中派人保释,此事若被主考官得知,印象分就一落千丈。

    “梁丘宝与雍安也是无心之失,不如两边各退一步,在下给李兄赔个不是。”何文运上前一步,拢袖对李不琢致歉。

    李不琢早认得何凤南的这个外甥,来的时候本以为何文运就是主使,有所提防,但自始至终何文运都温文尔雅,置身事外,现在又站出来主动调解,李不琢也捉摸不透他的用意。

    “文运,这是梁丘宝和雍安的事,且让他们来定夺。”方兴给梁丘宝与雍安使了个眼色。

    梁丘宝雍安二人本已不太想交恶李不琢,见方兴又把他们二人当枪使,不由面有怒色,这时李不琢上前一步对方兴道:“按你所说,就比射覆。”说着转头对想要再劝的白游低声道:“我自有打算。”

    “那好!”方兴怕李不琢反悔,连忙答应。

    片刻后,李不琢被方兴引入岸边一间屏风围绕的水榭,众人也安静下来,不打扰二人赌斗。

    李不琢对术数只是粗通,但射覆只猜物,又不窥测天机,也有个三分把握。就算输了,只要不当众道歉,找机会私了,便不算赖账,也不至于败坏名声;赢了,就能得到姜大学士手迹,方兴可能会赚,但李不琢永远不亏。

    在屏风后静待片刻,里面的方兴说了声进来,李不琢便走进去。

    只见蟠螭纹黑檀桌上,方兴左手扣住一个螺钿漆盒道:“就猜此物。”

    方兴话音刚落,李不琢便心中一动,开始起卦。

    起卦不拘形式,若圣人心念一动,天时、声音、方位、动静、地理、颜色一切征兆皆入卦象,而李不琢对易数初窥门径,与圣人相比若云泥之别,只能以小见大,管中窥豹。

    只见方兴三根按住螺钿漆盒,三为坎,坎即是水,河中之物出自水中。

    又:漆盒上螺钿画有喜鹊九只,三只上飞,六只下憩,由此以“三”“六”二数起卦。

    上卦,三为离;下卦,六是坎,上离下坎,水火未济。

    又以上下卦数相加,除六,余三,得动爻为三。

    上坎下离,水火未济,三爻爻动,水火既济。

    最终卦象是水火既济。

    水火既济,料想就是烹饪,漆盒下藏的八成是食物。

    易书曰:水火既济,盛极将衰——这食物烹调过后,应该已被吃干净,只剩残渣。

    护城河中水产无非鱼鳖虾蟹,又有湟河鲤鱼鲜美名扬幽州。

    那漆盒大小,刚好能盖住一条鲤鱼。

    起卦、推断、猜测,已过去二十余息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