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四十六:点魁首

正文 四十六:点魁首

    “免谈。”

    李不琢扔下两个字,径直走向灵官衙。

    如今已中魁首,轻易就能走出拮据困境,符膺说得虽多,都是瞎扯。

    围观者都没料到这位新晋寒门魁首半分面子都不给符膺,暗暗为李不琢捏了把汗。

    符膺对着李不琢背影轻声道:“李兄何必顽固,人心险恶,就算你拿到两篇奇经法门,怎么保管也成问题。”

    李不琢眉毛一扬,转身看向符膺:“说得好!等哪天我横死某处,那一定就是你符膺所为,诸位都听到了,正好做个见证!”

    话语掷地有声!

    “李兄,这话说不得!”韦心水轻呼提醒。

    符膺面色变了变,皱眉道:“这你误会了,我虽然想要灵枢真解与转丸篇,却是堂堂正正要与你交换,刚才的话也是好意提醒,你即使得到这两篇奇经法门也只限自己阅读,若被你遗失了,落到歹人手中,你反倒要背上滥传秘籍的重罪。”

    “最好是误会。”白底黑靴踩上石阶,李不琢转身又走向灵官衙正门。

    余景山对年轻一辈的争斗视若不见,呵呵一笑,朗声邀众新科童子进入衙邸。

    仪门前甬道中梁柱漆黑森然,寇铮之低声道:“你拒绝符膺便是,何必当众让他难堪?宣北符氏乃纵横家一等门阀,虽说不至于对你使什么下作手段,你却没必要得罪他们啊。”

    “那厮比我还嚣张,指望他让步?”白游嘿笑一声,“李兄若不如此,符膺一定得寸进尺。”

    李不琢道:“已经被惦记,索性把话敞开了说。”

    寇铮之点头道:“也是这个道理。”

    众人随即被余景山带入仪门,去了东面库房,每人取了中间嵌着整块青玉的炼气士名牌,李不琢是道家童子,名牌上琢的就是个“道”字。

    此时还没面见主考,中第的男女炼气士便分成两拨,进入库房北边的更衣房里,次第更换童子正服。

    童子炼气士正服是一套乌底赤边深衣,下摆饰有藻汶,取洁净之意,束火纹腰带,取光明之意。

    再有蚕丝袜,鹄头笏靴,都是寻常练染作造不出的上等织物。

    李不琢换上这一身炼气士正服,束紧火纹腰带,束起的乌发用黄杨木偃月冠固定住,走出更衣房。

    一出门,就见众人目光头放在那边刚换了炼气士正服的少女们身上。

    此回县试中第的女炼气士有不到二十人,也是这时候众人的焦点,纵不提天宫律法对炼气士通婚优待极高,这些女炼气士也是男人的绝佳对象。

    只不过这些少女有不少正暗暗打量着李不琢,在她们眼中,李不琢也是良偶。

    能考上炼气士的少女,大多也出身不凡,内心也不甘嫁去其他世家作为通婚联姻的筹码,李不琢才识过人,高中魁首,又出身寒门……

    上哪找着这么完美的赘婿去?

    况且穿上这一身做工上佳的炼气士正服,再加上魁首的名头,样貌再普通的男人也称得上一句英武不凡,何况李不琢长相颇佳,真是雄姿英发,器宇不凡啊。

    淳于厌远远望着白游,又看了李不琢一眼,心中忍不住想,赤雪可真是好眼光呐。

    “李兄真是惹眼。”边上有人忍不住酸溜溜地说着,李不琢就当没听见。

    众人换了正服,便一齐前往灵官衙内堂。

    众人一到内堂,姜太川与白益都起身迎接,让大学士起身相迎,还添了个神将大人,这已是在场九成以上的新科童子的人生巅峰了,众人连忙齐齐见礼。

    白益笑道:“诸位是姜大学士亲手从上千人中甄选出的人才,不必太过拘谨,不过这地方椅子少,就要劳烦诸位站一会了。”

    众人连声说不敢。

    姜太川板着脸道:“尔等虽过了县试,但切不可骄矜自得,且沉下心来准备春闱府试,等考过府试,才有机会为天宫效力,知道了吗。”

    众人齐齐说是,接着姜太川不紧不慢讲了许多前人轶事,警醒众人。

    片刻后,姜太川道:“你们都曾寒窗苦读,大道理也不用我多说了。李不琢,你且过来。”

    说着从紫檀桌上取来铜钱大小的琉璃盅,盅里盛着金泥状的物事,

    李不琢应声上前,姜太川并指一蘸,琉璃盅内金泥就都沾上指尖,盅里没留半点。

    接着姜太川就并指向李不琢眉心处点去,李不琢不闪不避,被姜太川指蘸金泥,在眉心处一顿、一拖。

    收手后,姜太川指尖也没留半点金泥,李不琢额上则多了一枚火形金印。

    这就是“点魁首”。

    画完金泥火印,姜太川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损耗不小,道:“这金泥是我两年前斩了一只祸斗,取其心髓化去燥气,炼化所得。今日你回去后趁早闭关,借这金泥神意可点燃神火,直入坐照境。”

    “祸斗”乃厌火国之兽,能吞火吐火,曾有祸斗出现在中土之地,一兽烧死二十骑精兵,也只有大宗师手段才能轻言斩杀。

    李不琢只觉眉心一团炙热要烧起来般,阵阵热流不住往脑子里钻。

    霎那间眼前一片焦灼,连忙调运内炁,把那热流压住,这才恢复清明,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多谢恩师。”

    姜太川点点头:“我听说你初入永安县学时,月考经言只得了乙下,但仅仅两月,县试时你的文章却文采义理俱佳,可见你颖悟超卓,这是天赋之才,不要浪费了。”

    众人艳羡看着这一幕,内壮晋入坐照,有人只需数月,有人则要数年,姜太川以大宗师境界,不惜损耗自身修为点化李不琢,这是魁首才能拥有的机缘,能直接领先他人一步。

    有人暗生嫉妒,低声道:“这样恐怕有些揠苗助长,根基不稳,不如脚踏实地的修行稳固。”

    当即有人反驳:“修行哪有揠苗助长之说,一步快步步快,李不琢得了魁首,直入坐照境,来年春闱府试,又要领先我等数筹,试想县试时我们与他起点相同都争不过他,到时又要怎么跟他争?”

    “所谓根基扎实,厚积薄发者毕竟在少数,若不是无奈,谁不想少年时候就春风得意,非要大器晚成?”

    “待此间事了,他还能获得两篇奇经法门,这机缘连圣人徒孙都心有嫉妒。”

    那说李不琢有“揠苗助长”之嫌的人哑口无言,看着李不琢的背影,终于长叹一声。

    “永安县地灵人杰,历年魁首至今尚无中途夭折的先例,不是边僻之地可比的,若无意外,数十年后幽州又要出一位宗师。”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