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六十九:酒狐二

正文 六十九:酒狐二

    李不琢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那白惨惨的怪脸倏忽一下缩回屋顶横梁后方。

    连忙想撑起身子,却丝毫不能动弹,眼睛也只能勉强半睁着,透过一线缝隙看着屋顶。

    嗒嗒嗒……

    脚步声渐渐接近。

    李不琢张嘴,喊不出丝毫声音,那脚步声停在身边,驻足不去。

    勉力转动眼珠看向身侧,黑暗中隐约有道身影。

    “呼……呼……”

    湿冷的呼吸声犹在耳畔。

    “这什么东西?”李不琢心脏砰砰跳动起来,使出全身力气,猛力一撑。

    一撑。

    又一撑!

    先只能勉强动弹一丝,李不琢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嘶吼,身子渐渐恢复控制。

    “滚!”

    一声大喝终于冲出嗓子眼,李不琢眼睛陡然睁开,脸色潮红。

    霎时间撑起身子,因为用力过度,上半身前倾着,嘴里发出剧烈喘息声。

    “嗬……嗬……”

    只见杂间里,一盏风灯静悄悄散发着微光,照亮着散落的金属、木器。

    虽然亮着灯,屋子角落却显得更加阴暗,仿佛藏着些什么。

    之前的女人、怪脸仿佛都是虚无的梦魇。

    窸窸窣窣——

    微风吹动屋外干枯的落叶,淡淡的酒香气飘入柳叶窗格,弥漫屋中。

    李不琢看着双手,出了会神,随后拂开衣摆,从床上起身,拿起惊蝉剑。

    “以我的道心修为,若要放空心神休息,一般不会做梦,也休提噩梦,方才……”李不琢心有余悸打量四周,“居然被魇住了,这地方的确有古怪。”

    成精的妖物,或执念不散的鬼物,都会魇人,李不琢若没把持住,和梦里那女人做了什么,就会泻去许多精气。

    值得庆幸的是,一般来说只会魇人的妖鬼,都不是什么厉害货色,有的妖怪只能用幻术迷惑人,再吸取精气,甚至连意志坚强的普通人都影响不了。

    而若真是成了气候的妖鬼,直接就能杀人。

    “看来那东西只是想魇住我,不过我有修为在身,它奈何我不得。”李不琢想起梦中那张白惨惨怪脸,不由心里发毛。

    抬头一看,横梁后方似乎有道白影隐隐若现。

    轻轻跃起,剑鞘一挑,白影轻飘飘落下,是块破布絮,也不知道谁放在此处的。

    看来刚才梦魇时,停在身边的影子,也是幻觉。

    李不琢忽然眼神一动,走到床边,蹲身一看,地上有滩水迹,手指一沾,黏糊糊的,闻起来有股带着腥气的酒香味。

    嘎吱——

    木门忽然被夜风吹动,张开一条缝隙,幽幽的月光射进来,李不琢心中一紧。

    进来时分明闩了门,真有东西来过!

    提剑三大步迈出屋子,李不琢左右一看,四处空无一人,但借着黯淡月光,地上有一线湿漉漉的脚印,延伸至酒坊深处。

    李不琢神情微动,没追进去,离开酿酒作坊。

    回到正屋书房中,李不琢坐下,拨动椅子扶手机关。

    啪一声,彩绘灯俑光芒亮起,照亮李不琢沉思的表情。

    “看来酒坊里住进了成精的妖怪,不知是何时的事……不过,据江大河所说,那东西以前只会魇人,而且酒庄里也没出人命,看起来并无大恙。”

    “不过刚才看来,这东西不光连我都能魇住,魇住我时,自身还能行动,来到我身边,看来已经快成气候了,如今它未成气候,只会吸取精气,不会犯下大恶,但若我再晚来几月,一旦它开口吃人,知道了人肉的味道,便一发不可收拾。”

    李不琢起身走到书柜边。

    这书柜里放了许多鬼狐志异、山海杂记等书籍,李不琢取下一本《幽州志异录》,翻阅一会,没一会就看到:“有酒生之妖,名曰神荼,家必有暴死者,急去勿留,居仓里。食之可补益精气。”又有“有酒生之妖,人面虫身,有八足,食之暴亡。”

    与就有关的妖怪,记载多不胜数,模样也各不相同,描述无不是“可以补益精气”、“食之七窍流血而死”之类。

    酒是粮食之精,酒中成精的妖怪便是粮**之精,能大量补充精气,书中“食之暴死”的描述,是因为食用者虚不受补。

    酒中成精的妖怪,弱点相同,都怕火。

    “这东西成精不久,不会离开此处,这几日要想办法把它收了,这几日,也不必继续蒸酒,就让他们歇几日,把酒坊关了,待我派人去河东县一趟,买些对付酒妖的物事。”

    “到时候让人把消息传出,最好那些离开的村民能回来,亲眼见我除妖,等消息传开,酒瓮子村的村民也就能回归了。”

    “不过……光凭这种妖怪,最多能害几条人命,就会被人发现,县里自然有炼气士处理,怎会几个村子里的人都凭空消失?”

    没再深思,李不琢目光投向门外。

    “今日跟姚仲豫说完那番话,过几日,姚氏的消息也要到了,且看他会怎么抉择。我接管酒庄,姚氏从中使绊子,无非舍不得钱,而我为难他,也是为钱,他再如何模棱两可,最终只要看钱落到谁手中,就知道他如何站边了。”

    姚仲豫经营这处酒庄许久,也和酒瓮子村村民熟稔,若换人来经营,又要有数年磨合期,若能留下姚仲豫,是最好的结果。

    收起思绪,李不琢起身,走出书房。

    到卧房吞服小精元丹,修行一夜过去,李不琢并未修炼十二正经,开始拔障公孙、临泣二脉。

    次日清晨,洗漱罢,便唤来酿酒的江大河和江边柳、江酒儿,吩咐他们把几日后就要除妖的消息传出去。

    正想着谁能去河东县帮着跑腿时,鹤潜找到李不琢,说黄奴儿在此养伤,他左右无事,可以帮忙走一趟。

    对于鹤潜,李不琢虽然心中提防,却也没怀着敌意。

    这老头并无恶意,不然那日与胡狼和狐媚儿刺杀,鹤潜若不留手,李不琢定然要吃大亏。

    给出一金铢,李不琢嘱咐完鹤潜要购买的物品,余钱让他给家人带些礼物,剩的再拿回来。

    ·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