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一:酒狐四

正文 七十一:酒狐四

    “东西都备好了。”

    书房里,鹤潜在一旁说着。

    李不琢推开横木雕花的符匣,里面静静躺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龟甲。

    道家符咒与庙堂符节异曲同工,乃是玄门中人与十方鬼神证盟后,用来请鬼神之力的凭证。

    符的写法有数种,诸派各不相同,最常见的,便是用朱泥写在黄宣之上。

    而浮黎南部修符篆者,擅长鸟篆、虫书,擅长将鬼神之力加持于雕刻的器物之上。

    又有三元水书、龟图之法,用途各有差别。

    此刻,李不琢手中的,就是用水浸泡四十九日后,再用生蛋清清洗了泥垢,已经进行过“祓龟”的龟甲,是鹤潜从河东县购得。

    书桌上摆着的小绿釉瓷盏里盛满上等朱泥,李不琢手托龟甲,右手执笔,静心定神,运内炁加诸笔端,缓缓画出三个圆圈,呈掎角之势,往下,念六甲之名,画六甲符胆。

    此过程中,内心精诚,凝气聚形,由散至聚。

    最终,落笔画下符脚。

    画完符咒,李不琢内炁耗空了一半,这就是小半颗小精元丹没了。

    这龟背上写的,是南明第四神咒,常用来驱斩蜚尸、鬼魅、邪精,是小道藏中就记载的普通符咒之一。

    符咒按品级,有请野鬼游神之力的功曹符,请天宫上师之力的都功符,请天宫大学士之力的盟威符,请圣人之力的圣符。

    李不琢身为童子,若精通符咒,可以勉强画出都功符,这回却是初次尝试,便画的是功曹符,对付未成气候的妖怪也足够了。

    放下龟甲,在铜盆里点燃纸钱,李不琢默念咒诀,也不等龟甲上咒文晾干,就把龟甲丢入火中。

    紧接着,来到书房门口。

    书房门口,小桌铺着黄布,上面摆着两斤煮熟的腊肉,一碗生米,李不琢掏出一把米,撒向四周。

    呼!

    平地似乎起了一阵风,李不琢把桌上肉和米拿桌布一蒙,转身进了书房,看着龟甲在火盆里灼烧。

    噼啪——噼啪——

    甲背被灼烤开裂,裂开的纹路,与李不琢行符的朱泥纹路几乎完全吻合。

    李不琢暗暗点头,这一步是“食墨”,龟甲烧出的裂纹与符文越吻合,成符品质也越高。

    静静等火烧完,龟甲还烫手,李不琢便拿了起来,只见朱泥已烧没了,被烤灼的裂纹取代,此时的龟甲黄黑,带着股逼人的焦灼之气。

    收好龟甲,出门揭开桌布,那块本来颜色鲜亮的腊肉已经凉透,光泽尽失,散发出淡淡的腐败气息,那碗生米,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青灰色的薄翳。

    “请野鬼游神之力入符,也要用祭品回请,我头回画符就成了,今日运势还不错。”

    画符看修为功力,也看运气,若请来的野鬼游神对祭品不满,不光符咒难成,甚至可能受到反噬。

    李不琢把龟甲放入腰囊,提起惊蝉剑,就去往酒坊。

    刚到酒坊,人群让开,李不琢四下看了看,今日四角的锅炉都熄了,四根黄铜排槽冰冷地交织向中央,那小房子似的冷却槽,表面沾了些清晨的露水,大陀螺似的被架在半人高处的半空。

    那东西没处藏身,多半就住在这冷却槽里,这套酿酒设施铸造时,便用熔铸拼接得浑然一体,很难拆卸。

    不过李不琢已经想好法子把那东西逼出来。

    对江大河等人点点头,众人便在冷却槽底塞满柴火。

    那些个围观的村民见到这一幕,也都知道那妖物是在这里头成精了,有人啧啧道:“岂不是往日酿出的酒,都混了那东西的粪尿?”

    众人害怕的害怕,干呕的干呕,姚堪却神情一动,站了出来。

    “且慢。”

    姚氏多年积威之故,姚堪话一出口,江大河等人便停了下来。

    李不琢一挑眉,看向姚堪。

    只见姚堪笑了笑说:“我姚氏往日代管酒庄,酒庄中出现妖物,是我姚氏的过失,理应由我来解决。”

    看着众人忙活这阵,姚堪也知道了那妖物的所在,没成气候的精怪,都只能趁人没防备时,魇住人吸取精气,若被人找到藏身之处,有的便连普通猛兽都不如。

    李不琢看着面前这位身无兵器的姚氏族人,心念一转,这不就是想抢机缘么,也笑了笑道:“你有办法?”

    “阁下可是小瞧我?”姚堪平静语气中流露出一丝自负,两年前他就考上童子,如今已是坐照境炼气士。

    李不琢也没接话,做了个请的手势。

    姚堪便让众人开始点火。

    柴火一点燃,黄铜冷却槽渐渐热了起来,起先还没动静,过了一会,里头酒液便咕隆沸腾起来,众村民本来好奇围观,可紧接着,里头发出“吱吱”的叫声,尖锐刺耳,锥子般直戳耳膜,十分诡异。

    铛铛!

    庞大的冷却槽甚至被装得摇晃两下,众村民连忙后退。

    “莫慌。”姚堪上前一步,取下腰间不常动用的佩剑。

    众人于是心下稍安,这位少爷乃是堂堂炼气士,有他在这,出不了什么乱子。

    嗵!

    东南角的料桶中突然一阵晃动,姚堪心中一紧,派人过去守着,自己抽剑严阵以待。

    突然间,一道白影从料桶中冲出,皮毛沾满酒曲麦粒,带着腾腾热气,一瞬间看不清模样。

    眼看这东西就要逃遁,姚堪两步追上,提剑把那东西尾巴直接砍下一截,那东西吃痛狂叫一声,见了自己的血,竟凶性大发,转身朝着姚堪扑来,一口就撕下姚堪衣角,爪子在他腰窝子挠出道爪痕,钻到姚堪背后。

    这时候便能看清白影的模样,长着个狐狸脑袋,身子却像猴儿一般,四只脚也各有五指。

    姚堪啊的大叫一声,不由有些慌乱,回头去找那妖怪,那东西却也跟着打转,抽冷子又咬中姚堪脚腕,姚堪心慌不已,终于大喊:“救我!”

    一旁抱胸看着的李不琢笑了笑,把龟甲凑到嘴边一吹!

    噗!

    一道火线倏然射出,那东西嘶鸣一声,身上轰的燃起烈火,李不琢扔开龟甲,惊蝉随之出鞘,殷的一声,剑身飞掷,把烈焰直接钉在地上!

    姚堪惶然躲开,只见那被钉死的妖物剧烈挣扎惨叫,声音传出老远,叫人心惊,几十步外围观的村民都不敢靠近,然而只是挣扎了片刻,那东西便越缩越小,终于被火烧化,只留下一颗青湛湛的珠子,滴溜溜滚至剑刃边。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