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三:交接

正文 七十三:交接

    “谢就不必了。”

    姚堪归还酒囊,李不琢接过,挂回腰间,往椅子上大马金刀一坐。

    “来谈正事。”

    虽然梦中埋身书海许久,战场上走过来的李不琢却没书生气。

    姚堪看着架势,也知道酒庄利润这事上,李不琢多半没做过让步的打算,也一点头:“酒庄利润在此,在这份契约上画押吧。”

    说着拿出交接的契约,同时取出织金绸缎袋子,放在桌上,二十金锞子,足有两斤的分量,听在耳朵里叫人心颤。

    李不琢却摇头笑了笑:“姚氏就这点气量,一个酒庄的利润,都要贪墨我的?”

    姚堪没料到李不琢这么直接,但也是兵来将挡,冷笑道:“这话说得叫人心寒,我姚氏代管这处酒庄十四年,所得利润账目上记得清楚,辛苦钱都没收半分,怎么落到你耳中,却成了过错?”

    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姚堪仍不认账,李不琢面无表情道:“私账我已看过了,还要睁眼说瞎话?”

    姚堪面色不太好:“阁下未免有些咄咄逼人了。”

    李不琢也不跟他装腔作势了,道:“十几年来酒庄管理得当,我自有谢意,刨去成本,这利润少说有一百五十金锞,我给你三十金锞,不与其他人提起。”

    李不琢知道姚堪是庶出的出身,在姚家地位算不上太高,手中管理经营的产业,利润也不是独得的。

    姚堪神情一动,三十金锞对他来说也是一笔横财。

    可惜的是,这事却没有回旋余地。

    本来酒庄经营,明账之外的利润,都归入了姚氏主帐房,这些年来,要么被拿出去经营别的产业,要么消耗掉了,若真要给李不琢直接拿出一百五十金锞,就要动用别处的资金,就算他姚堪同意,其他人也万万不肯。

    犹豫了一下,姚堪说道:“我做主,可以拨给你五十金锞,其中二十五金锞归我。”

    李不琢眉毛一挑:“不行。”

    姚堪压低声音道:“左右多了五金锞,你有什么舍不得,想要那一百五十金锞,怎么可能?我把话挑明了吧,这事就算捅到县里灵官衙去,也不会有结果。”

    李不琢眉头一皱,姚堪虚张声势也罢,真有底气也罢,自己若答应,都是十足的亏本买卖,一摆手:“此事免谈!我话说到这,姚氏若不与我为难,这人情我记在心底,若要昧了这些钱财……”

    说到最后,嘴角一勾,言尽于此。

    姚堪心中不快,姚氏在河东县这一亩三分地,也是数的上数的家族,若非李不琢是新科魁首,换了别的炼气士,敢选这处酒庄,早就灰溜溜离去了,就算是新科魁首,也不敢如此不识时务。

    修行炼气又不是什么逍遥快活的事,若不懂得结交人脉,迟早被绊住脚。

    “阁下坚持如此,看来没得谈了。”姚堪收回那二十金锞,起身道:“待我下回带够钱财,再与你交接吧。”

    说完,唤来门外亲随,又看向姚仲豫:“你何时回主家?”

    姚仲豫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前两年主家老太爷说我为姚氏效力二十余年,随时可以歇息,我在此地居住二十余年,家眷也都住在酒瓮子村,便不回去了。”

    姚堪一怔,从没想过这沉稳老实的酒庄管事会说出这番话,上下打量他一阵,见姚仲豫有些心虚,又瞥向李不琢,冷冷一笑:“原来如此!来,给我铺纸磨墨!”

    说着唤来亲随磨墨铺纸,姚堪当即写下一张欠条,向李不琢道:“既然你要一百五十金锞,自然可以,只是我姚氏族中资金周转不顺,暂且拿不出这么多钱,便拿着这个吧!”

    说完留下欠条,那二十金锞,也随身带走。

    片刻后,马车车轮在土路上碾出一道浅辙,扬长而去。

    目送那马车远去,李不琢捏着欠条,微微皱眉,这东西若不能兑现,就是废纸一张。

    忽然边上三斤轻呼一声,只见那断了手的黄奴儿不知从哪冒出来,提溜着一个织金绸缎袋子,晃了晃,里面金锞子相互撞击,哗啦作响。

    李不琢眉毛一挑,这小子倒是好手段:“什么时候从他身上摸的?”

    “出门的时候。”黄奴儿低下头去,模样十分腼腆,纯粹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李不琢接过钱袋子,哑然失笑。

    没过一会,南边林道中,那辆马车又火急火燎冲了回来。

    李不琢正在书房捧着本山海杂记读着,姚堪不请自入,劈头盖脸道:“钱哪去了?”

    “钱?只有欠条一张。”李不琢故作不知,冲着书桌上欠条一扬下巴,那欠条上,多了一行“已偿金锞二十个”的字样。

    姚堪面色一僵,沉着脸再次离开。

    …………

    入夜后,彩绘灯明亮灯光下,宣纸铺在桌面上。

    三斤在一旁磨墨,李不琢提笔,缓缓写下自荐信。

    掌书吏是个闲差,没多大油水,任职的,多半是有些门路关系的闲人,没什么争抢。

    以他新科魁首的身份,自荐任职,想必灵官衙那边很好调配。

    正在这时,书房外传来敲门声,李不琢喊了一声进来,见来者是鹤潜,问道:“有什么事?”。

    鹤潜走进书房,行了一礼,道:“黄奴儿伤已养好,老朽是来告辞的。”

    李不琢沉吟一会,点点头道:“去找姚仲豫支五个银锞当盘缠,路上小心。”

    刚接管这庄子,鹤潜倒是帮衬了些事情,这时候要走,李不琢心中一时有些舍不得,心想这老头身手比一般炼气士都高,又不显山露水,若能收来当个手下,实在是极佳选择。

    其实那日托鹤潜去河东县购买符咒用品时,留了些钱让鹤潜赠予家人,李不琢便存了拉拢的心思。

    干杀人越货这行当的,最是冷血无情,可对家人却不一样,若能让鹤潜搬来酒瓮子村,也不用他明言效忠,酒庄就有人坐镇。

    若能把他收归麾下,这种手下能干得了脏活,手段又多,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