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六:桃坞堡

正文 七十六:桃坞堡

    李不琢手提大枪,背上铁胎弓。

    走出铁匠铺没多远,三斤小声嘟囔道:“有了些钱也不能这么花啊,该值什么价就得是什么价,怎么还带多给的。”

    “那位匠人技艺高超,这钱花的是值得。”

    李不琢说着,便听到后边喊道:“那位公子!”

    回头一看,那铁匠学徒追上来,拿着一袋银锞子。

    “这是余出的钱,师父说让我送回来。”学徒少年把钱袋子硬塞到李不琢手中,模样颇为不舍。

    李不琢笑道:“你师父不要,你自己拿着吧。”

    学徒少年连忙摇头,嗫嚅道:“这却是不能收的。”

    三斤看他模样,终于发现有个比自己还内向的了,不由笑道:“有钱不拿真是傻子,你叫什么名字?”

    学徒少年一怔,正想反驳回去,和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一对上眼神,脸却红了,丢下“我叫吴寒,天寒地冻的寒”四个字,就小跑着远去。

    这时三斤便转头对李不琢道:“你愿意多给钱,人家还不愿意收呢。”

    李不琢心中暗想那铁匠防人之心也太过于强了,也没再纠结,翻篇过去。

    紧接着,便带三斤在街上逛着。

    买了些日常用度的东西,逛到一半,钻进卖胭脂水粉的店铺里逛了一圈,挑挑拣拣时问道:“你说送这些东西会不会不合适?”

    “送谁的?”三斤怔了一瞬,反应过来道:“合适啊。”

    李不琢摇摇头,出了胭脂铺子,路过街边时,大青伞下一处商贩摆着写木、石、角梳兜售,脑子里又想起马背上扬起落下的那束乌黑的青丝马尾。

    选了一把银梳,梳背雕成一双蝶翼,做工精致漂亮,银匠的手艺却把握得很好,不至于华丽过分而流俗。

    把弓枪放回吏舍,李不琢带三斤出了县城。

    桃坞堡在河东县东面三十余里外,四近山围子上本来种满桃花,每到春日绯如烈火,与一响马帮子气质十分不符合,不过如今的季节,放眼望去倒是一山青色。

    李不琢骑黄棕马走在山坳子上,老远看见山麓下那一片寨子,寨门前箭楼高耸,削尖的木墙爪牙狰狞。

    顺山路往下,沿途有些异样的静谧,马蹄嘚嘚的走到寨门前,李不琢眉头紧锁。

    箭楼上空无一人,固定在墙上的机弩紧紧上着弦,这样极损耗弩身,放哨的守卫却不见踪影。

    寨里头也死寂无声。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寨里没人,连个看守的都没有?”李不琢试着推了推寨门。

    咻!

    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箭楼上十余支箭矢飞射过来!

    李不琢拔剑一卷,仿佛泼出一片水银,席卷周身,叮叮叮一片连响,把几支射到周身的箭矢斩开,其余的箭矢则笃笃插入脚边。

    “寨里有人在?”李不琢扬声喊道,并无回应,故意踹了一脚寨门,方才的机关已被触发过,没了反应。

    唰!

    剑光一闪,在寨门上砍出道落脚的缺口,李不琢纵身一跃,踏在上面一借力,翻过寨墙。

    待落在地面,转头看向四周:

    寨里布置和普通村子一般无二,晾衣架上被褥还没干透,水井滚轮下木桶还在微微摇晃着,似乎打水的人还没走多远,也或许是秋风吹的。

    东面溪流上水车辘辘转动,溪边树桩子上一棵柴火劈到一半,斧头都没拿走。

    李不琢心生不妙,寨里的人似乎刚离开不久?

    但怎么一路走来,没见到半个人影?连根头发丝都没见着。

    随便走进一间屋子,桌上茶水盛了一半,茶汤已变成暗褐色,李不琢心里微微一松,看来寨里的人已离开两天以上了。

    只不过,寨里青壮出去也就罢了,怎么老弱妇孺都不见一个。

    李不琢心中不妙愈发严重,快步走出屋门,喊了一声燕赤雪。

    声音在空旷的寨里回荡,落叶一卷,凋敝死寂。

    李不琢面色一沉,握紧剑柄,开始查探山寨中的屋子。

    来到寨子地势稍高处,那座造型别致的小院,李不琢眼睛一瞥,到边上马厩食槽中一摸。

    草料里掺了黑豆,是燕赤雪那匹枣红马常吃的精料。

    蹲身细细查看,想寻找马蹄印,却心中一紧,马厩地上痕迹竟都被扫去了。

    “怎么回事,莫非与那妖患有关……”李不琢手越握越紧,指节都有些发白了,深吸一口气,拔剑出鞘,走进院中。

    吱呀一下推开房门,李不琢浑身紧绷,垂手握剑,剑尖随着步伐轻颤,仿佛有灵性一般。

    日光透过纸糊的窗棂,在被激起的轻尘中凸显出轨迹,投在东边的妆镜奁上,那尊鹊踏枝檀木架铜镜跟李不琢书房里的是一个款式。

    李不琢嗅着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皂角味道,走到西侧打开衣柜,里头叠着红罗衣、月白色短打、青色劲装、还有云锦芙蓉裙。

    李不琢拿起一件,还没凑近鼻端,动作一僵,又放了回去,转头看见床头的红木箱子,上头落着锁。

    他心里一阵莫名烦躁,捏住锁头,调运内气,啪一下把锁拧断,用力过猛,又闷哼一声。

    箱子里装的竟是些拨浪鼓、虎头布偶、虎头鞋等物,都是老物件了,鼓面甚至有了一层散发淡淡琥珀光泽的包浆。

    这一瞬间李不琢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她的闺房?这不是她的闺房,自己兴许是找错了地方,或许自己又入梦了,不然怎么会出现全寨人都没了踪影的诡异状况?

    可翻开拨浪鼓,见到下面压着的一纸房契,李不琢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的同时,面色便白了三分。

    抽出房契,上面“黎溪巷一六号”的字眼,下方有燕赤雪的名字,还有李不琢的签字画押。

    李不琢张了张嘴,心里堵得发慌,却没能从嗓子眼里憋出半个字来。

    怔怔看着房契上那个名字,摩挲过好几遍,坐到桌边,把房契放到身前,又把惊蝉剑连鞘压在上面,沉默了许久,才起身,从腰囊里掏出银梳,放进箱里,离开院子。

    片刻后,黄棕马绝尘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