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九十九:步东华

正文 九十九:步东华

    申时,步东华谢绝曹延的挽留,出了灵官衙到河东驿站去住。

    李不琢跟在步东华身边。

    之前的一个多时辰,他见识到了这位天宫来使的厉害。

    步东华一来,便让前一刻还在攻讦李不琢的众人齐齐转变态度,之后,步东华揭过此事,便开始安排正事。

    本来各行其事的官、兵两大体系在步东华调度下合为一体,一道道命令发出后,灵官衙里气氛显著缓和了下去。

    其实据李不琢观察,步东华的命令无甚出奇之处,但胜在有条不紊,目的明确,先限制港口官道人口出入,再加强布防,使各坊巡逻兵士随时可以互相支援。

    一些简单的命令,经由他波澜不惊的语气发出,就有安定人心的效果。

    此刻,步东华出了灵官衙,但衙中各部都已按他的意思开始运转,昨日起接连几件大事带来的混乱已消弭无踪。

    不过,看着步东华的背影,李不琢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天宫巡察使为何一出面就维护他,还说和他有渊源。

    李不琢确信自己不认识此人。

    步东华却是不紧不慢,片刻就到了青梁街上的官驿,对李不琢笑道:“进去一叙?你一定有事想问我吧。”

    李不琢自然不会拒绝。

    进驿馆后,丫鬟为二人煮茶。

    李不琢直截了当道:“我似乎从未见过步大人?”

    步东华不紧不慢微笑道:“看来你还是个急性子,我说与你有渊源,自然就是有渊源,两月前你曾去曲鸢池赴宴,可还记得?”

    李不琢豁然开朗,但回想起来,宴上虽人多,但他大多都记下了,纵使遗忘,也不至于对步东华没半点印象。

    步东华见李不琢努力回想着,笑着摆摆手:“别瞎想了,那回我没在宴上。只是你既然那日赴宴了,便有了入我徐学门中的资格,我顺手捞你一把。”

    李不琢神情微微一动,步东华是阴阳家传人,而那日曲鸢池的宴会上,诸家炼气士都有出现。

    他脑子里闪过十余位徐姓先贤的名字,却想不出有哪位的学说是能将诸家学说一以贯之的。

    步东华接着说:“本来我也不认得你,昨日我奉命来河东县巡查,听闻有个新来的掌书吏查出了龙雀一名红袍,便好奇打听了你的来历,才发现是你,传言白神将的相术登峰造极,果然如此。”

    李不琢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罢了。要不是步大人来得巧,我纵使不被问罪,也难洗清干系。”

    “那帮尸位素餐之徒!”步东华冷笑,“他们庸碌无为才被龙雀在眼皮子底下搅弄风雨,你不必理会,你的功劳圣人自然知晓,本来该有封赏,但念你还未中举子,不曾真正出仕,才暂时压下来,待你中了举子再补上。”

    李不琢怔了怔:“圣人知道这事?”

    步东华正色道:“圣人心念一动能推演过去未来,虽说一入圣境,便不会过多干涉凡世,但十六州中大小诸事,都是逃不过法眼的,更何况河东县龙雀动作频繁,还关乎到一件大机缘。”说到这里步东华话锋一转,“你在河东县,可还发现了其他与龙雀有关的线索吗?”

    李不琢挺想知道步东华说的大机缘是什么,但步东华显然不愿多提,想了想便,把自己记录了一些冒名顶替户籍之人的事告诉步东华。

    步东华大喜,连说甚好,道:“我会上报天宫,若按此线索抓到龙雀中人,也是你的功劳。还有别的吗?”

    李不琢摇头。

    步东华眼中似乎有失望之色一闪而逝,道:“你能做到这样已是出乎我的意料,想当年我当童子时,不过在家中闭门读书罢了,你整理的线索于我有大用,此后可还愿意继续助我查案?”

    李不琢顿了顿,说道:“有步大人主持大局,此事我还是暂不掺和了,既然他们想让我待在书局,我就在书局潜心读书,也好让大人避嫌。”

    步东华有些遗憾:“这样也好,凭你的天赋读书才是正道,不必急着争名逐利。那这段时日,你学问上若有不懂的,尽管可以来问我,我就住在这官驿中。”

    …………

    李不琢回到在河东县租住的小院,三斤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朝这边招手道:“李不琢快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去铸炼司外伏击的事李不琢没透露给三斤,只是说住在书局,不在家里过夜。

    天宫大宪规定官与吏每五日才有一日旬休,住在吏舍不归家是常有的事。

    再加上灵官衙为防止民心骚乱,关于龙雀的事一概没有外传,所以小丫头现在对李不琢的经历浑然不知情。

    “又有什么新鲜玩意?”

    李不琢看见三斤就心情轻松了不少,走过去问道。

    一进门就见到一个半尺高的偃师傀儡站在地上,拿个笤帚打扫着屋子角落的泥尘,关节活动时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它戴着的脸谱上没有描眉画眼,只用墨笔写了“除尘”二字。

    “你做的?”李不琢一挑眉,没想三斤机关术进展这么快,能独立制造巧匠傀儡,便可以去匠盟考核凭证了,“前阵子不是听你说巧匠傀儡用到几个的金属部件师匠才能打造,得新封府才有吗?”

    “原来你听见了啊?”三斤嘟囔一声,前阵子李不琢埋身藏书大库,废寝忘食,她还以为李不琢物我两忘了,“就是之前你买枪的那家铁匠铺里打的。”

    李不琢一回想,便记起那个隐居的前朝内务府出身的盲匠,恍然道:“是他出手?那就没错了。”

    “是啊,那匠人手艺也太好了。”三斤颇为遗憾叹了口气,“还指望着他没做对尺寸给我照价赔偿呢。”

    李不琢不知三斤这小家子气是习惯了顺口说的还是当真如此,想像平常那样用脑瓜崩教育教育她,屈指时,却又收回了手。

    这丫头近来身子养得好,渐渐长开了,也到了找人家的年纪,不能总像小时候那样对她。

    “何时去考偃师凭证?”李不琢问。

    “三日后,到了鸦师父醒来的日子就去。”

    李不琢点头,回到屋里。

    把惊蝉放上兰锜时,心想不知那盲匠技艺究竟如何,是否能修复惊蝉剑,明日便抽空去走一趟。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