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修行瓶颈

正文 一百:修行瓶颈

    “好剑。”

    铁匠铺中,吴心端着惊蝉剑在耳边轻轻一弹,凝神细听了一阵,对李不琢说:“此剑虽然极薄,但用了两种钢材。用以锻造剑身的花纹钢质地柔韧,剑刃处,却是夹了另一种硬钢,这才让整剑十分柔韧,却还能削铁如泥。”

    吴心便是那位盲匠。

    今晨李不琢带惊蝉剑来到铁匠铺中,询问吴心是否能够修复剑身缺口,吴心只屈指一弹剑身,便从金铁震动声音中,听出了剑身的缺口所在,并准确说出了惊蝉剑的用材和锻造工艺。

    本没抱十分期望的李不琢闻言不由又高看了吴心三分,问道:“先生能修复它吗?”

    剑身一旦有缺,斩击之时,便会受力不均,易造成断裂,到那时候这柄剑就算毁了。

    吴心却摇头:“锻造此剑的人在宗匠中也算技艺高超的,况且要想修复到完美无缺是不可能的,有那功夫,你不如找原来那匠人再铸一柄。”

    李不琢不甘道:“铸剑的那位宗师早已身故,这柄剑对我颇有意义,希望先生不要藏拙。”

    “恕我无能为力。”

    吴心摇头。

    李不琢只得离开。

    吴寒望着李不琢的背影,心怀羡慕,他听说过这位李掌书也不过是舞象之年,怎么年纪相差不大,李不琢已是炼气士,而他连本职打铁都打不好。

    “看什么看,今日的铁不打好,便不用吃饭了。”

    吴心冷不丁道,双眼虽被布条蒙着,吴寒的动作却总瞒不过他。

    吴寒沉默不语,吴心一皱眉:“嗯?”

    吴寒顿了顿,终于下定决心说:“前日韩先生的教塾里放出消息,冬至又要收学生了,我想过去试试。”

    吴心从鼻子里淡淡哼出一声,没回答。

    “我自小怕火,这毛病是改不了了,还是趁早寻别的出路为好……对不住了。”吴寒起先说得理直气壮,又放低声音,他被吴心抚养到这般年龄,现在说不学打铁,要去读书,被街坊邻居知道了,嘴碎些的是要在背后说声大逆不道的。

    出乎吴寒意料的,吴心并没发怒,反而点点头:“不错,知道为自己谋出路了,教塾收钱似乎是一月二银铢?钱在屋里,自己去拿。”

    吴寒一怔。

    吴心接着淡淡道:“想做什么便去做,我何尝阻止过你,只是你一直没说过罢了……”

    吴心话还没说完,吴寒便脸一红,心中羞愧,他向来不喜欢打铁,只是把此事埋在心底,不曾向吴心表露,却不知吴心比他想象中豁达大度得多。

    “不过……”吴心忽然一顿,犹豫了一下。

    吴寒心中暗叹,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连忙道:“近来店里生意也不算繁忙,每日学塾放课我便回店里帮忙。”

    “我不是要说这个。”吴心道,“郭雪峰已到了倚杖之年,不过是个内壮境炼气士,你不如再留在此处打一年铁,我教你的那套练力挥锤的法子,叫‘我身如铁法’,拉风箱的法子,叫‘气御周身法’,若坚持下去,便可初见成效,不比你去跟郭雪峰学入门的炼气术差。”

    吴寒诧异地看向吴心:“我身如铁,气御周身?”

    吴心道:“你力气比其他人大,而且冬夏不惧寒暑,便是因为打铁时练习这两种法门。”

    吴寒回过神来,眼神渐亮,心跳加快,作为在河东县长大的学徒少年,与同龄人玩耍时看过不少小说话本,心道自己这位师父难不成真是隐士高人。

    只听吴心又说:“你也别多想,我这法子,是祖传的铸器之法,练到纯熟时便能入门炼气,但也只能算是粗浅法门,你若真有心读书炼气,我在瞻州有位故交,你可以去向他求学。”

    吴寒一时间头脑有些混乱,本来他以为吴心只是个手艺高明,却处境落魄的匠人,现在却发觉相伴十余年的师父对他来说似乎有些陌生了,喃喃道:“瞻州?那可在南边一万多里外。”

    吴心道:“我那位故交是位宗师,你向他求学,万里跋涉倒是值得。”

    吴寒听到“宗师”二字,心中既不可置信,又欣喜若狂,急忙问道:“那何时走?”

    “今日收拾行装,三日后走吧。”吴心道。

    “三日后就走?”吴寒愣住,“是不是太急了?”

    “不急。”吴心站在火炉前,脸庞映着红通通的火光,“现在的河东县,不太平了。”

    …………

    入夜,李不琢在青灯前端详着手中小剑。

    “可惜。”

    那夜这柄小剑与弯刀相撞后,其中的剑灵便消散了,若这小剑剑灵还在,凭此李不琢甚至可以与周天圆融的炼气士有一战之力。

    眼下,只能暂且以惊蝉剑来炼六部剑养剑灵了,惊蝉剑沾过人血,重量又轻,倒也适合用来炼六部剑。

    盘膝而坐,调理了一会内炁,接着李不琢以六部剑中咒诀,加上自己修改过的步骤,将惊蝉剑祭炼了一番。

    此后便要抽出空来,买些牲畜用此剑斩杀,或是去古战场、乱葬岗等地炼剑,催生其中剑灵,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功夫。

    眼下,李不琢的剑术还是以近身缠斗为主,此前,军中用来杀敌的十三路破敌剑被他舍去,将杀伐的形意融入素冲剑法中,如今,素冲剑法也被舍去,其冲淡平和的形意,也融入了如今的细雨剑中。

    同样的剑法,在不同的人手里使出来差别极大,这套细雨剑胜在绵绵不绝、悄无声息,势如初春细雨,但在李不琢手里,融合了他之前所学的剑术,却多了三分凌厉,用暴雨剑来形容或许更合适。

    待日后再习得其他剑术,再与之相融,他的剑术又会向其他方向发展,剑道便是如此,不拘泥于死板的形式。

    祭炼完惊蝉剑,李不琢在灯前铺开一本《乾坤凿度》。

    府试与县试不同,要加考实修、心性二关,而且到了府试,考生便不似县试那般良莠不齐,至少都是坐照境炼气士了,有了自己的修行理念。

    这时候,凭一位主考,便难以定夺诸家学子的名次,所以十二年前,天宫便将府试定为过关筛选的形式,每一关中,诸家重要学说均会被考到。

    最后综合实修、心性、学问三项,来定夺名次。

    所以府试前,李不琢需要涉猎诸家学说,才能保证学问不落后于人。

    只不过,这时候看着《乾坤凿度》,李不琢有些静不下心,一时无法入梦读书。

    近日的纷争导致他心绪不定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他的学问和炼气修行都遇到了阻碍。

    长久的梦中读书,让他能迅速摄取知识,但诸家学说虽有共通之处,更多的却是分歧,这些分歧在他脑子里冲撞,反倒让原本以《勘渊集》加上《小周天生息法》建立的炼气框架体系动摇了。

    况且梦中读书极其枯燥,李不琢未超凡入圣,终于生出怠惰之心。

    这也让他近来炼气拔障之时,感到体内经脉有些滞涩,神识火种像是蒙尘的琉璃灯一般,似乎暗淡了三分。

    本来按之前的进度,均算下来,每日吞服小精元丹的话,每六日就能拔除一条正经中的行障,今夜坐照修行过后,却几乎毫无进展。

    “看来是进入瓶颈了。”

    李不琢合上书封,望着摇曳的灯焰。

    按诸多前贤的经历,遇上瓶颈最好是出去游历,体悟天地自然,但河东县中龙雀作乱,他难保自身安危,若他练成坐照圆满,又贯通了四道奇经,倒是可以外出游历,只要不是遇上宗师炼气士要杀他,都没有性命之忧。

    可现在却不行。

    “看来你前世也是玄门翘楚,而今蒙受胎中之迷,竟然还能过目不忘,十八年前身殒的玄门高手,我只知道陈蜇龙有此神魂修行,但他是被武无敌一剑斩到形神俱灭,连兵解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谁的转世?”

    女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李不琢扭头一看。

    是那夜在白龙寺外见到的,那个没影子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