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零二:剑灵初成

正文 一百零二:剑灵初成

    两日后,河东县落马坡。

    当年百家联军攻上希夷山前,与幽州的大夏驻军爆发过的争杀不计其数。

    河东县以北三十里外的落马坡边就是一片战场遗迹,二十年前有十万大军在此交战,按史书所书,的是百家联军大胜,实际上当时双方死伤都接近一成,此战并未分出胜负。

    那阵亡的近万将士的尸首,被割去左耳示功后,小部分被同袍草草埋在路边浅坑里,做些隐秘标记,算是给他们远乡的家眷留个念想。

    而绝大部分尸首都被聚集在一起,埋入万人坑中。

    此时,落马坡边的万人坑前,一座建于十六年前,用以外慑不臣、内安人心的黑石死人碑高逾十尺。

    碑下,黑衣青年盘膝而坐,雪亮长剑横在他膝上。

    万人坑四周,几具埋得不深的白骨被经年风雨刷去表面那层单薄浮土和朽烂草席,那已化为黄褐色的头盖骨眼眶里填满湿泥,不时钻出几只鼠妇和地龙子。

    这种地方最易诞生妖魔鬼怪,连炼气士也不会轻易过来,怕沾惹了什么脏东西,损害修行。

    一片凋敝死寂的景象中,李不琢口中低诵,诡谲怪异的咒诀随回荡在万人坑边。

    他在死人碑前站起身来,对着惊蝉剑微微一拱手,就像与友人打招呼一般。

    随即执剑在手。

    剑动,先是带出咻咻的锐利声音,似乎搅动了此地的死寂,带起的微风吹过四面八方的山坳岩穴,犹如鬼哭。

    “杀……”

    似乎有金戈铁马之声传入耳际,李不琢置若罔闻,剑势愈发凌厉,若有旁人在场看见这景象或许会感到触目惊心,因为这位剑客似乎在与虚无中的莫名存在正在交战,每一剑虽是斩在空处,却会让人产生这一剑斩下了某块肢体的错觉。

    此刻,李不琢眼中真的出现了一些阵亡将士身穿朽烂盔甲的残破身影,但他并不慌张,这幻影并非真实存在的鬼怪,而是此地煞气入侵心神产生的幻象。

    一个时辰过去,李不琢一剑剑斩灭这些幻象,淡淡煞气凝入剑中。

    惊蝉剑在他手中越来越冷,刺骨的冰寒甚至透过剑柄的缑丝,将他掌心冒出的细汗结成冰渣。

    李不琢忽然唰的一剑,斩向脚边。

    他脚边,那座死人碑下,铁笼中锁着的一只雄赳赳的彩尾大斗鸡被一剑斩下头颅,热血沾在冰冷的剑身上,竟发出淬火般的“嗤嗤”声。

    斗鸡断头,鲜血从颈子里射出,身子犹活蹦乱跳。

    李不琢避开一步,收剑一甩,沾在惊蝉剑上的血珠却迅速沁入风痕般的钢纹中,没有洒落一滴,只有剑身上仍在升腾的淡淡热气证明着它们存在过。

    “起!”

    李不琢左手结印,低喝一声!

    惊蝉在手中嗡嗡一震,虽未能脱手飞行,却已如有了灵性的活物。

    “剑灵初成。”李不琢满意地略一点头,低声自语:“只要再如此祭炼下去,不需一月,剑灵就能凝聚灵形。”

    “果然后溪列缺二脉一通,修行便不再滞涩,照这个势头,腊八之前我就能达到坐照圆满。”

    前夜,李不琢借强冲列缺阴脉之海,期间小精元丹药力过甚,以至于内炁运转险些紊乱,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此脉一通,后溪的贯通也顺理成章。

    眼下他已贯通四道奇经,瓶颈尽去,就算不再冒风险,余下六道正经的贯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归剑于鞘,李不琢把铁笼里已将生命力挥发殆尽的斗鸡尸体扔开当作野兽食粮,披上毛朝外的狍皮大氅,把兜帽拉下,隐藏面容。

    午后,李不琢到达河东县,松了口气。

    今晨天未亮,他出城去战场炼六部剑时,留心提防也没发现有人跟踪。

    他杀了一名红袍的事不算什么机密,但几日过去龙雀还是没有报复的迹象。

    “是无暇顾及……还是说那群一心复国的家伙胸有大志,眼中没我这区区掌书吏?”

    李不琢心里琢磨着,黄棕马已回到家门前。

    把马栓进马厩,李不琢进屋后,三斤在院子里拿竹簸箕晒着些杏干梅肉,边上还有她腌渍晾晒反复几次的话梅干。

    自从三斤开始调理底子后,吃货的本性愈发觉醒,李不琢花二银铢雇了个干洗马桶扫地洗衣等活儿的粗使丫鬟,让三斤习练机关术之余,让三斤也能腾出空在家中捣鼓自制零嘴儿,除了手头上晒着的果干,屋里还有些她做好的山楂糕。

    走近拿了一片梅脯扔进嘴里,李不琢呲牙咧嘴。

    “啧,真酸。”

    “酸了?不酸啊,刚刚好。””三斤跟着尝了一片梅脯,她就爱酸和甜的,“你不吃我可都带走了。”

    “我已写信给郭璞了,到时候他在新封府接应你。”

    “知道啦。”三斤拍拍衣角,朝屋里走去,“算算日子,到新封府的时候鸦师父也该醒了。”

    李不琢心中一动,想起鸦三通的另一层身份。

    若有公输氏照料,三斤到新封府后,后台可是硬得很了。

    这时候街上有人敲锣过去,喊道:“周知,周知!河东港向外通船改为两日一度!”

    李不琢出去一问。

    原来近几日河东县不让百姓随意出入,往新封府每两日一开的铁甲舰也改为七日一开。

    …………

    次日,河东县港岸边行人摩肩擦踵,李不琢望着吃水极深的铁甲舰破浪而去。

    船沿小丫头背着包袱朝这边不断挥着手,随破浪而去的铁甲舰一同远去,紧接着又伏在船沿,把脑袋埋在双臂间,肩头耸动着,她边上的鹤潜拍了拍三斤的肩膀,远远对李不琢笑了笑,示意他放心。

    “暂且远离这是非之地,也好。”李不琢心中想道,收回目光。

    三斤这回去新封府匠盟,要先考匠人凭证,再考巧匠凭证,这其中经历的时间跨度不短,算来要去一个多月,这还是李不琢和她头回分开这么久。

    待铁甲舰离岸远了,李不琢便往回走去。这时候岸边百姓极多,不少人都在怨声载道。

    近来河东县限制百姓迁移,管制严厉,不光通船次数减少,出行也要在县中签署通关文牒了,岸上抱怨的自然是文牒没能获批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