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二十八:丹青剑典

正文 一百二十八:丹青剑典

    李不琢一缩身子,整个人消失在石横视野中,在外人看来,姿势略显狼狈,但倒是实打实躲过了杀招。

    石横重重一哼,迫近李不琢身边,虽是徒手,但膝、肘、拳、脚每一个关节都是兵器,轻易就能打碎骨头脏腑。

    李不琢被身神所慑,仿佛完全失去了战意,连手都不还,只一味躲避。

    虽与石横相差一个修行境界,但四道奇经加持,李不琢身法、内炁浑厚程度并不输于石横,虽然姿势狼狈一些,却接连二十招都没被石横击中。

    “大当家果真英武不凡!”

    “大当家一出手,连这尊杀神都被打得没了脾气。”

    “众兄弟们大仇可以得报了,不能让他死便宜了。”

    “先打断双腿,关到水牢里两个月,让他只能站着,一闭眼想休息就会淹死!”

    一干马匪见李不琢接连后退,连还手余地都没有,齐齐叫好,已提前给李不琢安排酷刑了。

    但李不琢眼中,石横出手越多,他的拳法路数可供推演的信息便越多。

    眼神、动作、路数、快慢,剑道种子忽凝忽散,李不琢目光愈发空茫,渐渐的,躲避开始变得犹有余力。

    一旁看着的厉无咎轻咦一声。

    “你能躲到几时?”

    石横鼻子里重重一哼,李不琢能坚持到现在已是出乎他的意料,按说比他低一境界的炼气士,在百二十六金刚身神的震慑下,此刻早已放弃抵抗,生死任由他人了。

    但也无妨,此时,他已将李不琢迫入死角,避无可避。

    “硿妲藜晲!”

    石横沉喝出声,口诵咒诀,一拳打出之时,身神毫光大作,缠于右臂,化作非蛇非龙之相,裹挟着焚金熔铁般的热浪,直捣李不琢前胸。

    李不琢空茫的眼神,却在此刻骤然凝聚,亮得如同霜夜中的大星。

    如醉酒般向后一倒,避过此拳,扫腿旋身,手中寒光如电,刺中石横左肋!

    千二四步剑,提袍卧身,银盘献象!

    李不琢乍然还击,石横心头一震,应对不及,沉喝一声:“遍行法!”

    臂上身神陡然散入周身诸窍,李不琢一剑,只觉刺在硬铁上,只透肉三寸。

    李不琢收剑便走,石横为防御而散去身神,一时还未调息,停步并未追击,声势顿时弱了下来,李不琢却预料到他的行动,只是佯退,回刺石横咽喉,被石横躲开,挥剑下削,把他大腿划开一道寸深的口子,鲜血汩汩涌出。

    回首望月,指地成刚!

    一招得手,李不琢后跃两丈,惊蝉剑嗡鸣一声,飞入瓦砾间,隐迹无踪。

    “我的剑道,先天立于不败之地。”李不琢看着两丈外脸色上闪过一抹惊诧与忌惮的石横,“你对我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败了,如果你现在就逃,兴许还有变数,若不走,你的命还剩二十七招。”

    “好,太好了!”突然间,不远处旁观的厉无咎长笑不止,“小看你了,我小看你了,这不败之志,正是我想要从你的剑道中看到的,杀你之后,我的剑心便会更圆融三分!石横,你先退下。”

    石横看了厉无咎一眼,却不理会,对李不琢寒声道:“二十七招?二十七招内,我送你往生极乐!”

    说着,一拍下腹根持穴,又大喝一声

    “硿妲藜晲!”

    身神再聚,臂蟠非蛇非龙之相,石横身形一闪,便倏忽到达李不琢身前,一式燃木照心,抠向李不琢右胸!

    李不琢面不改色,不闪不避,剑指一抬,瓦砾下银练乍射,刺向石横身下,石横知道他掏出李不琢心脏前,便会被一剑从下至上,扎个对穿,一咬后槽牙,只得收手,脚步一错,便避至左边。

    石横躲避的同时,惊蝉却早有预知般,同时向左一刺!

    石横目眦欲裂,只得调运内炁冲贯关节,强行扭转身形,又躲一剑,已离李不琢四步远。

    这一剑虽躲开,石横却失去了再攻之力。

    六部剑剑式虽只有燕返、蛟腾、惊鸿三式,但剑灵灵智一开,李不琢心念感应之下,又能使之变化更多。

    每每石横进退之时,惊蝉剑总同时攻向他避无可避之处,迫得他连连强运内炁躲避。

    李不琢仍站在原处未动,指结剑诀,仿佛不是在催动飞剑,而是捏着一根看不见的线,线末端的石横,则是傀儡。

    明明一拳打中要害,便能让李不琢殒命,他一身实力却发挥不出来三成,左支右绌,被剑势逼得离李不琢一步步远去。随着剑势布局愈深,他的破绽也被越引越大,起先还能躲开剑式,片刻后,却已遍体鳞伤。

    众马匪震惊过后,反应过来,此刻火光照耀下,李不琢与石横厮杀之处地方空旷,便有人举起火器,向李不琢齐射!

    嗵嗵嗵嗵!

    闷雷般的声音乍然击破夜空!

    李不琢眉头一皱,身形闪动。

    本就是夜里,他身法极快,有准备之下自然不会被火器击中,只是这一分神,石横却瞬息摆脱了剑势,偷得了一丝喘息机会。

    “唰!”

    一道剑气泼墨一般,斩在石横后颈上,石横不曾料到身后遭敌,便被这一剑枭首。

    头颅落地之时,炼气士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一时间未曾失去意识,眦目望向身后十丈外,施施然合起画轴的厉无咎,石横张嘴无声嘶吼,围绕周身的身神陡然消散,面色顷刻灰败。

    “你和他有仇?”李不琢一招手,惊蝉飞回手中,握紧剑柄。

    “早在你出剑时,他的死已成定局,我出手也只是让定局提前。”厉无咎手持一卷银柄画轴,睨向四周,“免得被苍蝇扫了我的兴致。”

    众马匪见石横死时,已肝胆俱裂,被厉无咎目光扫过,齐齐噤声,四散而逃。

    “不怕没法交代?”李不琢面色古怪,厉无咎的思维模式太过奇特,他是平生仅见。

    “我出手只是让你多留几分力,好让我杀你时更痛快,杀了你,就是最好的交代。”厉无咎顿了顿,“这回依你来看,我杀你用多少招?”

    “看不出来。”李不琢摇头,早在见到厉无咎时,就已在心中推演二人交手的后果,但越是高手,变数越多,如今的剑道种子,并不能推演完全,“可能你死,可能我死,你真要和我不死不休?”

    “死生不过形骸!“厉无咎朗声大笑,指向李不琢,“以你形骸之死,融入我剑道中,这未尝不是更好的生存,日后我定带你一窥剑道极巅!”说着,收指展开画轴,目光在其上巡睃。

    “剑不过护道之器,你这样痴狂,是走了偏门啊。”李不琢摇头微叹,看向厉无咎手中的画轴。“那是什么?”

    “此物乃丹青剑典,是我藏剑之所。”

    只见画轴上,水墨丹青勾勒着数十柄形制不一的剑器,厉无咎打量着诸多剑器,喃喃道:“对待好对手再慎重都不为过,我在想,该用哪柄剑杀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