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四十二:圣言一字

正文 一百四十二:圣言一字

    “圣言一字!”

    四字甫一出口,圣谕上“荡剑候”三字中的剑字,倏然离纸而出。

    李不琢一晃神,只见这墨字印在瞳孔上,转瞬消失不见。

    下一刻,只觉体内有异,虽未坐照自观,却隐约察觉,这一个剑字似乎是印在了剑道种子上。

    这时陈常真人收起圣谕,那庞大的毕方木鸟落入院中,銮舆两旁走下两个与壮年男子一般高大的偃师傀儡,脸谱上写有一个“力”字。

    两尊偃师傀儡,左边的背着一箱银钱,右边的背着一箱锦缎,来来回回,把赏赐都搬入庄中。

    “名号候,他竟封了名号侯?”

    本以为观中神隐大宗师是来寻李不琢的麻烦,赵承阳还以为李不琢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自己上山再没绊脚石,却眼睁睁看着陈常真人拿出一封圣谕,竟是来给李不琢封赏的。

    名号候虽只是最低层次的侯爵,并无封地食租,但有这“荡剑候”的名号在,李不琢虽无实权,身份却等同于天宫六品官职,在河东县这地方,甚至灵官见了他都要称一句大人。

    而且这名号候并非完全是有名无实的虚职,而是堂堂正正的封侯,凭荡剑候的名号,李不琢训养私兵,买卖火器、机关臂等禁品,都不再是触犯雷池的事。

    最令赵承阳如鲠在喉的,李不琢一旦封侯,他刚才与李不琢针锋相对,就算是以下犯上,虽说此事不足以论罪,但此刻他再要上山,就算李琨霜肯拿镇魂将的名头来压也压不过李不琢。

    “只是县试童子,却立功封侯,真的是我那往日不成器的堂兄?”

    李琨霜心中惊讶,愈发觉得李不琢陌生。

    观中三大神隐不常露面,李琨霜并不熟知陈常真人的性子,只在传闻中听说这位师祖爱憎分明,颇为护短。方才,见陈常真人是因厉无咎的事寻来,李琨霜本以为是真人纵使不取李不琢的性命,也要废掉他的修行,还想着为李不琢求句情。毕竟同出一源,李琨霜对于家中那些恩怨,更愿意借此机会化解。

    却不料,陈常真人竟是来为李不琢封赏的。

    战时王侯遍地,太平时封侯却难得,数月前鬼市开启,李琨霜趁机博了了个镇魂将的职位,鬼市通道位于人鬼两界之间,流亡恶鬼无数,凶险异常,李琨霜斩杀恶鬼上百,功勋却也不到封侯的地步。

    李琨霜深知,自己能短短两年一路高歌,夺魁之后斩获解元,与座师提拔断不开关系,若是一般人,两年能读通一套小道藏已算是佼佼者,李不琢又是怎么做到夺魁之后以区区童子之身封侯的?

    句芒山脚下村民都被圣谕吸引过来,庄人齐齐围在院中,看那两具机关力士搬运赏赐,惊呼声此起彼伏。

    而陈常真人收起圣谕,交给李不琢。

    这卷圣谕不过半尺宽一尺长,以白犀角为轴。虽然圣谕上最有价值的那一字圣言已化入李不琢神识火种,但剩下的这张圣谕留下来,可作传家宝,也意义非常。

    李不琢谢过圣人和作为封赏使者的陈常真人,接着便让姚仲豫安排庄人搬运财帛,期间李琨霜与何文运倒是上来恭贺了一句,终于与赵承阳离开,李不琢目送三人离去,心知自己的封赏来的正是时候,挡住了三人一遭,但凭此却没法阻止三人暗中上山。

    一边思量着,便一边请陈常真人入室稍憩。

    这时候江酒儿见赵承阳等人离去,才冒出来找李不琢请功。

    “刚才哭得像不像?”

    “像!险些把我都骗过了。”李不琢笑了笑,“待会去拿三匹锦缎,给家里做几件好衣裳。”

    江酒儿欢喜离开,李不琢转头看陈常真人进入客室,也走了进去。

    “我虽有功劳,但天宫不至于让一位大宗师来为我封赏,这位陈常真人的来意,难道真只是为了看一眼我这个杀了他弃徒的人?”

    心中疑惑着,李不琢走入客室,室外的喧嚣被一门隔开,顿时安静下来。只见陈常真人入室后并未坐下,而是看向窗外。

    “这地方倒是块宝地。”他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李不琢腰间的丹青剑典,“此物可否借我一观?”

    李不琢解下丹青剑典,交给陈常,陈常一展画卷,扫过一眼,喟叹道:“厉家早年本是大族,却短短百年就血脉不存,只剩下这一卷传家宝物了。”说着顿了顿,“以无咎的行事,有这么一天倒不难料得,不过以他的天赋心性能走到这一步,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与他生父乃至交好友,他父母亡故后,托我收他入古微观,本来以他的资质心性都只算中等,我念及勤能补拙,便破了观中规矩,收他为记名弟子,不想,却让他走了邪路。”

    厉无咎的剑道的确是已入邪路了,李不琢心中一动:“我听说他是因为失手杀了同门,才被逐出观中的。”

    “并非失手,是他故意的。”陈常顿了顿,“我破例收他入观,他资质心性较其他观中弟子都不如,素来被人轻视,我以此磨练他,却疏忽了他父母双亡不久,又在观中受辱,本来淳朴的心性却是在几年间大变,变得沉默寡言。我见他忍辱负重,只道他心性成熟了,孰料当时观中大弟子觊觎他家传的丹青剑典,设计骗取,无咎却一改忍辱负重的性子,将他杀死。”

    “杀得好!”李不琢忍不住要拍着剑鞘大赞一声,一时间对厉无咎大为改观,“杀鸡儆猴,这样才能清净修行。”

    “哦?”陈常眉毛一动,不置可否,“他杀观中大弟子,本引起观主震怒,倒的确让人刮目相看了。我废了不小功夫,才保下他性命,罚他面壁十年,他却自请逐出宗门,扬言归来之时,再无一人可以轻视他。”

    李不琢心中恍然,暗道一声难怪,厉无咎偏执乖戾的心性原来是这么形成的。

    “无咎出观时,我为他算了一卦,他若能侥幸不死,确能凭这一股戾气,杀出一条宗师之道来,但有八成可能,会败于强于他的人手中。”陈常喟叹一声,将丹青剑典交还给李不琢,“此物寄托于你,也不算屈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