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六十二:真形

正文 一百六十二:真形

    李不琢刚说出匠盟二字,沈一春面色微变,不由惊讶于李不琢的眼光。

    如今罗浮天阙上的九位神匠,有七位都站在徐门这边,但此事往日一直是隐秘,在徐门的高层中也不轻易流传,只待如今时机成熟,借着白益上七罪疏挑起纵横家与徐门冲突开端的这一时刻,才揭露出来。

    没想李不琢凭着一本归元论就把这隐秘猜了出来,沈一春经商多年,自认眼光毒辣,也不得不暗道一声后浪推前浪。

    沈一春顿了顿,点头道:“不错,徐门背后站着的,就是匠盟。”

    李不琢闻言心中一定

    匠盟虽管理松散,但天下机关匠师有九成都得从匠盟考核凭证,那座罗浮天阙,更是天下匠人心中的圣地,其影响力比起七重天宫中任何一座天宫都不逞多让。

    更何况匠盟与七重天宫中管理天下营造工事的微天宫渊源极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休戚与共,匠盟的地位也更加无可撼动。如今的新封城与其下六环地市,虽说是微天宫下令营造,匠盟在其中也出了大力。

    原本来送白益,他还忖度着府试时纵横家给他使绊子的可能性,但有匠盟这棵大树在,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

    出南门的用直街上,白益走得极慢,似乎要最后一眼把新封府全貌都记在眼底。

    民众没人敢辱骂神咤司,都喧闹送着白益,声势浩大,白益走道街边,顿足回头看去,他早年虽曾游历各州,但这回离开故地,却在那一纸谪文压制下,不能再回来了。

    “不走莫非要我请你不成。”

    冯鹰冷冰冰地挎刀回头,目光如要把白益吃了一般。

    “走吧。白益点点头,转身就走。

    来到城门下,有两名神咤军捧着直狱神将的印信、玄衣纁裳的将袍过来。

    这是按规矩要让白益当众交还印信,确认庶民的身份。把这种事放到众目睽睽之下来做,显然便是对白益的侮辱。

    城楼上,符金阙远远看着这一幕,暗暗摇头,在他看来,白益虽面不改色,但这种倨傲清高的性子,一受挫折,往往最是会引起心境大变。他乃状元出身,官拜直狱神将,却一朝削籍为民,这等打击足以毁掉他。

    看着当年号称小真君的绝世天才,此刻黯然离场,符金阙心中感慨,他虽然当年差白益远矣,却是笑到最后的人。多少早慧之人早年声名鹊起,到后来籍籍无名,足以见得修行非朝夕之功,一时聪明无用。

    城下,白益看着那玄衣纁裳与青紫绶直狱金印,接过袍服与印信,交还回去时,却轻轻松了口气,又回头看向新封府,叹道:“我果然不到大隐隐于世的境界。”

    交付完袍服和印信,白益便顺着南城门出去,冯鹰带人押送其后。

    这时远处的百姓才敢暗暗指冯鹰的后背,大骂冯鹰:“冯世大将军怎么就生出这种儿子。”

    众人又看着白益的背影,见步伐不紧不慢,像是闲散的游人一般,丝毫没了直狱神将的官威,不由鸣不平,道这位前任直狱神将可真是一朝落魄呐。

    …………

    城门外的马车只有一辕,载着些简单的行李,这就是白益的行装,驱车的人也只是一个为白益驾车多年的老车夫。

    这就是白益被白家扫地出门,神将府又被神咤司搜刮一通的结果,观者不由唏嘘,从荣华富贵到落魄寒酸,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白益走近,向沈一春、李不琢一众人等拱手,谢过众人相送。

    “怎么不走空路和水路,偏要走6路,幽州到棠州,光赶路都要半年了,平白耽搁许多时间。”沈一春问道,“要不就坐机关船走?”

    “许多年没沿途看过风景,而且也该活动活动腿脚了。”白益婉拒。

    白益走上马车,又在车辕边停下,对李不琢道:“府试一定要拿个好名次,我看好你。”

    “承蒙神将大人青眼,一定。”李不琢应诺,又自觉失言。

    白益摇摇头,笑了一声,上了马车。

    马车上,老马夫回头望了一眼城门,神色复杂,他在白家养马多年,看着白益一路走来,大起大落,只在心里暗叹一声,扬鞭驱车。

    城头上,金紫太中大夫程墨看着马车离去,转身离开。

    …………

    马车驶出百步,白益眼睛一瞥,从边上抽出一张画纸。

    “怎么把这个收拾过来了。”

    只见纸上,一朵青莲生在泥潭里,又被墨迹污了大半,是当日被冯鹰踩过的那一张画。

    打量着这幅画,白益拇指轻轻摩挲过墨迹,旋即把画放在膝上,掀开车帘一角,回头看去,视野里新封府南门逐渐变小。

    当年府试得了头甲,同一众举子乘蛛楼游春过后,白益便是打这个门进去,万人欢庆。

    今日,又是打这出来,削籍为民。

    那边护城河上浪潮滔滔,白益目光移过去,忽的笑了起来。

    这笑容里没了总让人感到其中蕴含深意的遮掩,洒脱通透,他自语道:“忽的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湟水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似乎有琉璃碎裂的声音响起,一尊月光般的琉璃法相突兀出现在白益体外,六臂各执兵器,却有些模糊,似乎蒙着尘垢,下一刻,法相碎裂消失。

    白益一抬手,画纸落地。

    画上的青莲却被他拿了下来,沾着数滴晶莹剔透的露珠,青翠欲滴。

    …………

    南门外,李不琢远远看着马车,忽觉四周天地元气陡然一空。

    紧接着,又有天地元气自远处猛灌回来,呼啦一声,大风骤起!湟水波涛轰然翻涌!

    …………

    城头上,金紫太中大夫程墨与通明阁学士符金阙脚步一顿,猛然回头。

    只是一回头的功夫,便风息浪静,天地平复,只有江上还在打晃的客船彰显着刚才的动静。

    程墨却死死盯着那马车,面色震惊,符金阙惊呼失声:“怎么可能!”

    …………

    马车驶过护城河,老马夫疑惑看了一眼江上,心道哪来的妖风。

    见这时已离城远了,他回头向车内说:“大人,老爷他们在六十里外等你呢。”

    “不是说不来送么。”车内,白益掸了掸手中青莲,道:“快过去吧。”

    …………

    马车渐行渐远,城楼上,新封府府主喃喃感慨:“早看出他有离意,却没想他悟得这么快,而今新封府少了他这个直狱神将……”

    “却又出一位真形境的宗师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