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六十三:

正文 一百六十三:

    上城马蹄巷三六号,李不琢放下碗筷,心中仍是昨日白益离开时的景象。

    李不琢对面的郭璞手里拿着一本册子,边看边说道:“据可靠消息称,那是破碎法相,凝聚真形,抽空天地元气而产生的异象,若消息没错,他已破法相境,入真形境。”

    “原来他是故意做好离开的打算了。”李不琢起身来到窗边,“一纸七罪疏,把想骂的都骂了出来,骂完拂袖便离开幽州,真是痛快。”

    “徐门下得一手好牌啊。”郭璞把记录重要消息的册子收入怀中,“白益身陷囹圄之时,为了置他于死地,程墨一番运作,动用神咤司与法天宫中数个暗子,被徐门把格局又摸清了数成。最有意思的是,程墨奉杨炼之命,为天宫逼走一位真形境炼气士,还在特地在削籍为民的谪书中加了一句不得再回幽州,待七天宫大会时,看他们怎么交代。”

    三斤嚼得腮帮子鼓鼓的,把饭咽下去,抢道:“昨天冯鹰那个脸色,比菜场里卖的猪肝还黑呢。”

    李不琢笑了笑,也不点破什么,这时候郭璞道:“听说司天宫已下谕旨,撤除谪文了。”

    “那神将大人会不会回来啊?”三斤期待地问。

    “他破境就是因为离开,怎么会回来。”李不琢摇摇头,看向郭璞,“你昨日去过地市,古书收集得如何了。”

    “古书倒是不少,只古字太多,有鸟虫文、鼎文、还有上古四夷九方的文字、乃至而今浮黎四极犬封、玄股、尸胡、桑图诸多异国,都是承袭了上古文字,不知你要的是哪种。”郭璞奇怪李不琢为什么好不端要读古书,离府试还剩不足一月,不应该温习诸子百家吗?

    李不琢坐回桌边,道:“都要。”

    离府试还剩不足一月,既然白益提醒多看古书,他不能放过这仅有的信息。

    …………

    元日的一场花灯过后,残灯虽被收拾干净,新封府各处墙壁上多出了不少题诗题词。

    初春的细雨也应时而至。几场细如发丝的春雨下完,把黑瓦洗的透亮,也催生了墙缝里的驳杂花草,下城阴暗处潮气顿生,褥子里都能长起蘑菇。

    冬天一过,加上府试临近,新封府愈发热闹起来,四处高大错落的楼架上霸下轴心轰然滚动,悬车已显著拥挤起来。

    白益临走前的突然顿悟破境,让坊市间流传的话本结尾又得到了一次高潮,也更受欢迎起来,以至于此事已过去数日,府中有意平息,也没能阻止民间的讨论愈演愈烈。

    而天宫的处置也没有拖沓,先是金紫太中大夫程墨被撤职,司天宫法天宫中共计十二人因为涉嫌知情不报陷害的罪名,官降三级。

    而冯鹰这个大反派,因为神咤司地位的特殊性,除了整天在百姓的茶余饭后充当挨骂的受气包外,倒没受到实质影响。

    至于杨炼,则因为程墨担下了所有罪名,也安然无恙。而程墨被撤职后,据不住的消息说,已到杨家当了家臣。

    马蹄巷里李不琢仍是日复一日,读书、炼气、炼剑。

    郭璞从地市搜罗来的古书,有绝大多数有字形,却无释义,李不琢只能半猜半蒙,一开始读得极为艰难,后来也发现了古字间的象形规律,进度也愈发快来,加上梦中温习背诵,已能起做到见文知字六成以上。

    炼剑自然是祭炼剑灵十五,李不琢与十五的默契愈发灵应,三丈之内,十五已不需李不琢用剑诀操控,只需心念一动就可杀敌。

    至于那枚圣言剑字的消磨,已完全停滞,只待府试过后李不琢晋入周天圆融才能尝试。

    白游似乎真转了性子,除了来请教李不琢一次,其余时间已不出白府,埋头背诵白益留下的书卷。

    …………

    …………

    府试的具体流程,按例要府试当日才会放出,这段时日郭璞无论如何打听,都没半分消息。

    完全不给考生准备时间,看起来如同儿戏,但无论历年意外落地者如何抱怨,甚至几度有公侯之子落地,天宫也从未在此事上有过妥协。

    李不琢足不出户,每日倒也过得充实,不知不觉,离府试就只剩七日,到了众考生去圣院祭酒的日子。

    这日清晨,李不琢穿上吃灰已久的乌底赤边、衣角处下饰有藻纹的炼气士正服,用火纹腰带一束,再戴上乌木偃月冠。

    考前的圣院祭酒马虎不得,早年就有衣衫不整,又在祭酒过程中无礼者,被主持祭酒的官员逐出圣院,连带着府试也没了资格。

    出门后,李不琢坐上那辆魁首专属的童子逐鹿图马车向建在赤桥社稷坛不远处的新封府中部圣院驶去。

    街边深檐下滴着积雨,车轮碾过清亮的青石板发出有节奏的咯咯声,待临近圣院时,李不琢下车步行,发现临街的许多府试考生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府试临近,他这驾魁首专属的马车还是有些吸引目光,李不琢没在意旁人,顺着圣院石阶拾级而上,整个圣院台阶九十九级,云纹白石栏杆围绕,阶上庑殿顶的门楼前后出檐各两丈深,已有不少考生在此等待,白游就望着门楼后的七圣殿。

    李不琢走近拍了拍白游肩膀:“背的怎么样了?”

    白游回头看见是李不琢,道:“都背下了。但读的越多,越没底气啊。”

    “都背下了?”李不琢有些讶异,白益给白游定下的书目不少,短短二十天就全部背下,这是一流的记性啊。

    白游道:“每日点蜃楼香,想不背下都难!再说本少爷又不是脑子不好使,只是没用功啊。嗨我瞎担心个社呢,今年不行明年本少爷再来。”

    李不琢和白游说话间,考生陆续来齐,几乎都是生面孔,府试纠集全府考生,永安县只占其中一小部分。但李不琢眼睛扫过,也见到了几个熟面孔,譬如当初县试第三的那位符家子弟、何文运、还有赵承阳。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