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七十九:壶天(七)

正文 一百七十九:壶天(七)

    入壶天越久,府试考生间的差距就越显而易见,到了第六日,八成以上的考生还在前九道碑刻间踯躅,而最领先的一批,已参悟到了三十道石碑往后。

    原本符膺一马当先的状况,在第四日被何文运逆转,而起先占得先机的赵承阳,已落到了第五。

    藏蛟谱上的排名到此时已经得到验证,谱上位居前列的,参悟石碑也几乎不落于人后,如此对比之下,始终没有得到一尊蜉蝣之灵的李不琢本来即将成为众人休息时感慨的对象,然而还有一人却比李不琢处境更加尴尬。

    琅嬛陈氏,陈阆真,先天圆满,只差没凝练出先天一炁,已是半步宗师。去年府试他意外落第,今年再考府试,本来被定为藏蛟谱第一的他,入壶天后,却也没能得到一尊蜉蝣之灵。

    已是第五日,清晨。

    北丘第一道观碑亭前晨光昏暗,却已有六十人围聚在此,静待新的守碑蜉蝣诞生。

    对于参悟得一知半解的石碑,众府试考生还能礼让三分,遵循先来后到的潜在规矩,让其他人先行尝试。但府试已开始五日,就算再愚钝的人,也至少参悟了第一道碑刻上人族前贤留下的混丹入真篇,所以此刻对于第一尊守碑蜉蝣,没人会想着礼让。

    不过,眼下的场景倒也不算混乱,六日间,除去参悟石碑领先的那几个佼佼者,余下的考生大多挤在前九座石碑间,便也爆发了不少小摩擦,从而,对于向蜉蝣之灵讲道的先后问题,在考生已形成不成文的规矩,到了这时候,心平气和的办法已经不可能解决问题,这规矩十分直接,就是斗法。

    文斗,武斗皆可。

    文斗,便是双方各出三题,互相辩论。但文无第一,在没有权威评判的情况下,互相不服的双方,往往还是通过武斗才能最终解决问题。

    随着天色渐亮,新的守碑蜉蝣在碑刻钱茫然睁眼,众考生僵持许久,虽都蠢蠢欲动,却没人愿意率先成为众矢之的,毕竟最先站出来的,成八会在接下来面临车轮战。

    就在气氛僵持不下时,终于有人站出来道:“诸位都对这第一位守碑蜉蝣势在必得,我也就不说客气话了,在下刘合敬,对守碑蜉蝣亦当仁不让,诸位若是认为我不够格的,尽管来吧。”

    说着,他向前迈出五步,往碑亭入口一站,面对着六十位考生,神态自若。

    刘合敬已年近三十,在府试卡了八年未中举,不过年纪大有年纪大的好处,入壶天前,他便已破坐照境,祭炼出一百一十二尊身神,虽说今年府试规则突变,对于陌生的壶天七十二石碑,悟性不算上佳的他,参悟碑刻的进度有些落后,但他观望三日后,终于等到那几位观碑进度超前的已遥遥领先,无暇来争第一道石碑,他凭着一身修为,已有自信在这群修为大多在坐照境的考生中脱颖而出,夺得第一个蜉蝣之灵。

    若单论增长修为,一尊蜉蝣之灵对已有百余尊身神的刘合敬只是锦上添花,但几日间,已有不少人从破壁人口中打听到消息,蜉蝣之灵是通过第一道梨山石壁不可或缺之物。

    “原来是刘合敬,他修为远超我等,恐怕在场没人能争的过他。”

    有人认出刘合敬,转身就往第二座石碑走去,指望能抢个时间差,打第二位守碑蜉蝣的主意去了。但终有不甘者,看刘合敬已准备向亭内走去,终于站出来喊住他。

    不远处,方泰柯坐在山岩上,看着刘合敬连败六人,无人上前,又低头端详了一眼手中的木剑。

    说是木剑,不如说是初具剑形的木片,这木片的柄被他左手握持,尖端抵在岩缝里,剑身则被他右手握着的薄木片削出刃口。脆弱的薄木片在他手中,竟锋锐犹如刻刀,可惜此时周围的人注意全在观碑亭前,不然就能认出这种运使内炁的技巧,与指地成刚的神通有异曲同工之妙。

    又轻轻削了两下,木片虽无剑锷,至少已有了双刃,方泰柯一抖木屑,提剑就往观碑亭走去,入壶天不虚携带兵器,但对他来说,木剑亦如铁兵。

    “嗯?阁下并非府试考生,也要和我抢吗?”

    待方泰柯走出人群,提剑看过来,刘合敬看着这个着装与府试考生不同的面瘫少年,眉头一皱。

    对于这些通过其他途径进入壶天的人,刘合敬始终心存忌惮。

    “嗯。”方泰柯一点头,加上没什么表情的面容,看起来目中无人,但其实他在剑冢隐修,几乎不与外人交流,只是单纯的直来直去罢了。

    不过见道刘合敬的表情,方泰柯也察觉到似乎不妥,解释道:“入壶天者都是为了参悟梨山石壁,得上乘法门,若阻碍了你考试,只能说抱歉了。”

    刘合敬虽然连败六人,但壶天内众人斗法都是点到即止,并没消耗太多内炁,深吸一口气,让方泰柯先出手。

    本以为方泰柯会象征性礼让,话音刚落,方泰柯却直直一剑戳了过来,看似不快,瞬息已刺到刘合敬肋下,刘合敬仓促间来不及使用术法,一剑便被迫出身神,鼓荡的气劲震飞了脚边碎石,亦将本就老旧的观碑亭下黑瓦震落数片。

    刘合敬仓促逼出身神,心神震荡,不及多想,劈手夺剑,有内炁庇佑的右手却被看似脆弱的木质剑刃割裂,心知不妙,紧接着放开手的同时,那剑尖倏然停在他眉心前,方泰柯道:“你输了。”

    刘合敬掌间滴血,面色微白。

    “这剑术……”

    人群中传来疑惑的声音,紧接着,陈阆真走到观碑亭前,看向方泰柯:“向我出剑。”

    刘合敬本还心有不甘,想再和方泰柯斗一场,认出陈阆真,却心里暗叹一声。

    可惜,若方泰柯不横插一脚,他抢得先机,恐怕此时就已得到蜉蝣之灵。但眼下陈阆真既然来了,这算盘便已完全落空。虽然私下里,刘合敬也对陈阆真、李不琢等人口头轻视,心中却不会相信,以陈阆真的底蕴,连简单的一道混丹入真篇都没能参悟。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