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九十一:点化之恩

正文 一百九十一:点化之恩

    梨山石壁下,鸦雀无声。

    当奢吴祭出法相时,在场之人都感受到了冲天的杀意和怒气,本以为下一刻便是李不琢横尸当场的结局,未曾想,会是这般结果。

    野史中,不乏有上古圣贤修行未成时就能感化妖蛮、一言止杀的诸多轶事。有幸而今他们竟亲眼见到一个先天境炼气士三言两语点化了一尊大妖,助其恢复人形。

    “守壁妖亦是破壁妖,难怪,难怪。”韩弃站在山道上看着李不琢,暗道一声佩服。其实回想起奢吴的种种行为,他也能猜测到这点,但面对一尊法相境大妖,包括符膺,陈阆真在内,都无法以平常心去看待,而是将之摆到府试考验者的高度。

    而且他自问纵使推断出奢吴的身份,也未必能如李不琢一般,面对祭出法相,杀意滔天的大妖而面不改色。

    回想起李不琢面对奢吴发怒时的平静,韩弃心中愈发感慨,作为别人眼中天才的他,此时却对李不琢心服口服。

    梨山石壁下的未破壁的府试考生与破壁人更是诧然。

    别人费进浑身解数连破壁都难,哪有余地去想其他的?而李不琢不光轻易破壁,更是在奢吴口下保下身神,还寥寥数语将其点化,从北丘观碑开始,他就一直走在众人前面,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众人心头兀自惊讶,脱离妖躯的佘吴睁开双眼。

    他身上的僧袍已破败不堪,满是污垢,皮肤却洁净无暇。

    起身轻轻一抖,震去尘灰,他看着地上的乌青色锁链。

    原来这锁链锁住的不是他,而是他心中的妖魔,心中妖魔一去,锁链自解。

    “善哉。”

    佘吴轻轻吐出两个字,嗓音澄澈清明,与此同时,他蹲下身子,在妖躯所化的尘灰中拾起一盏蒙尘的青灯。

    轻轻拂拭,青灯表面尘土尽去,一点灵光悄然燃起。

    “李不琢。”这时他才看向李不琢,一挥手,青灯之中灵光分出一缕,倏然没入李不琢眉心,“一缕觉照灵光,偿你为我点化之恩,后会有期。”

    李不琢眉心中微微一热,来不及细细查看,佘吴一声梵唱,转身迈出一步,壶天界便为他打开一道门户,一步迈出,身形消失不见。

    那妖躯残灰渐渐被风吹散,只留下四条庞大、冰冷的乌青色锁链缠绕着山门门柱。

    李不琢看着佘吴背影消失,又四下环视一遭,像是再寻找什么。寻找未果,才重新踏入上山道。

    …………

    第一道梨山石壁极高处的栈桥上,胡老遥遥看着李不琢,恍然道:“这小子真是心思缜密,竟然猜到有人暗中保护,难怪敢直面奢吴。要不是他看这么一眼,我还真以为这是个不怕死的。”

    他身边是府试主考孙青臣,还有九位副考。

    此番府试,由岐黄医家的孙青臣担任主考,而墨家、兵家、法家、道家、佛家都有人出任副考。那位佛家僧人静静站在人群最后方。佛门中人极少参与天宫政事,收徒重缘法,向来不参与科举,人群后方法号龙珏的僧人是为佘吴而来。

    胡老话音刚落,身后却有一位副考道:“府试又不是上战场,那几个不顾规矩接近山门的考生受些伤还尚可,死伤却不至于,任何一个脑子灵光点的考生,都能猜得出来。”

    说话的人是副考朱由,乃是谶纬派神游境宗师。眼下李不琢的所作所为,众人看在眼里,也只有对立学派的人才会在这时候泼冷水,这种事每年科举都屡见不鲜。

    当即有人反驳道:“纵使猜出这点,敢和奢吴的妖魔身叫板,也是非同寻常。若换了你,你敢吗?”

    当先帮李不琢说话的自然是归真派副考李敬渊。

    “怎么不敢,奢吴原是悬空山掌灯人,佛法何其高深,心中一点灵明不散,看似暴怒乖戾,真到了关键时刻,一定不会伤人。”朱由毫不犹豫顶了回去。

    府试过程中一众考生的表现,都由在场的十位考官共同评判,谶纬派今年府试最出色的何文运与赵承阳破壁落在了后头,若现在就让李不琢占尽风头,之后对何、赵二人殊为不利。

    李敬渊自然知道朱由的心思,也不跟他客气,冷笑道:“好,纵使你这么说了,李不琢寥寥数言点化悬空山掌灯人,此举在先天境中找不出第二人,你难道还要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朱由面不改色道:“有什么说不得?掌灯人三世修行,在梨山下修行三百年,论佛法积累,当世有几人比得过他?只不过当局者迷,没能摆脱执念,才被困梨山之下。李不琢几句话,不过一个引子,让掌灯人数百年积累得以宣泄,他恢复人身,本就是水到渠成,李不琢的话起到的作用有限,不过一个先天境炼气士,府试结果还未出来,你想把他捧多高?”

    “照你这么说,连李不琢府试表现都是平平无奇,那你看好的那几人,又是什么臭鱼烂虾?”李敬渊呵呵一笑,话语粗鄙。

    旁人却都习以为常,炼气士又不是前朝的清高士大夫,行事不拘小节,争吵起来斗法大打出手都常见,李敬渊这话说起来还是轻的。

    朱由冷冷道:“我实话实说罢了。”

    众人看着二人争吵,皆做看戏状,只有时人群后方的僧人龙珏忽然上前两步,正色道:“善哉,李不琢生死攸关之际能面不改色,此乃大坚定、大勇气、大智慧,师兄能遇到他,也是缘法,如若不然,不知还要自困多少岁月。”

    李敬渊哈哈大笑:“如何,连龙珏大师都看不下去你睁眼说瞎话!我看你还是消停些吧,堂堂神游境宗师,在背后说年轻一辈的不是,我看你这副考当得实在窝囊。”

    朱由冷哼一声,道:“历年科举都是瞬息万变,结果尚未出来,不过探讨考生的表现,你李敬渊又来胡搅蛮缠什么?还未得志便先猖狂起来!”

    说罢,转过头去。李不琢的表现摆在那里,和李敬渊争论,朱由先天便是劣势,自己挑起话题,只需要在其他人心中埋下伏笔,已经不需要再继续。

    。m.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