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零六:周天流注绛台

正文 二百零六:周天流注绛台

    马蹄巷。

    桌上摆着的俱是家常菜式,肉蔬齐备,此时已被李不琢风卷残云。虽已祭炼身神,采纳天地元气比寻常饮食更能补充自身,但壶天中的半月,嘴里太过寡淡,不免想满足口腹之欲。

    javascript:

    饭罢,郭璞向李不琢报备了半月间的产业经营,与沈家合作半年,除去茶盐行当,还略微接触到了水运的门路,但郭璞以为,这些营生的收入还不足以支撑李不琢修行。

    “眼下你已开始祭炼身神,祭炼一尊身神所需的精气,便比坐照境贯通一条经络更多,若无外丹外药辅助,不知要多少年才能祭炼圆满。岐黄阁有解胞神注丸,三日一服,可使祭炼身神事半功倍,但这丹丸比小精元丹昂贵许多,以如今的财力,除非变卖根基,不然只能半月一服。”

    李不琢心知郭璞的性子,他既然提起此事,应该是有了抉择,只是来向自己请示,便问道:“有什么打算?”

    郭璞定了定神,缓缓说道:“我想以你的名头,建立商行。”

    “商行?”

    “不错。而今新封府有两大商会,沈半城,也就是您认得的沈一春会长所领导的河东商会,便是其中之一。咱们现在和沈会长的元亨商行合作,生意对庶民来说不算小,对您来说却不够,所以务必要扩大经营,最好是自立商行。”

    郭璞顿了顿,这事他已考虑很久。要建立商行,没靠山可不行,起初的河东商会,是聚集了河东一带商贾的组织,极度团结排外,后来沈一春与徐门接触,河东商会门路广阔起来,一跃成为新封府二大商会之一,除了采铜铸币什么都做,可谓顶尖财阀。

    眼下府试虽未放榜,但郭璞料定,李不琢若能得前三,名声便足够撑起一个商行,若经营得当,收入却能支撑李不琢炼气修行。至于这其中主要经营的行当……

    “不过此事还要三斤帮忙。”郭璞看向三斤。

    “啊?”三斤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偃师人偶,惊讶抬头。

    郭璞道:“若说除去走私和贩卖奴隶,最赚钱的行当,还是机关器了。天宫与匠盟已立近二十年,机关术发展日益完备,起初机关器只用在官府、军队之中,到如今,虽然造价昂贵,却也能走入寻常百姓家了。咱们要立商行,若经营其他行当,在新封府并无优势,但机关器这一块儿却大有经营的余地。”

    “的确。”不用郭璞解释,李不琢也明白其中道理。

    大多机关器都被天宫大宪列入禁品,只有部分巧匠以下,并无杀伤力的偃师傀儡、机关兽允许在民间贩售。

    这也导致机关器在民间的尴尬境地,河东商会那等庞然大物看不上那些普通傀儡机关兽的利润,而火器、机关臂、偃师人形机关甲却是雷池,被匠盟一力把持着,不好轻易触碰。

    在天宫大宪对机关器禁品与流通品分类尚不甚明确的情况下,民间机关器多是一些不成规模的商行散户在经营贩售,至于墨、偃二家各大氏族,向天宫提供火器、大型机关器,旗下虽有产业面向民间,但并未重视经营。

    但机关器日益发展完备,自近两年开始,此间市场已有供不应求之相,郭璞要建立商行,主营机关器的行当,时机正好。

    “我……我能帮什么忙?”

    三斤放下偃师人偶,她平日把自己关在房里,制造机关还好,一想到要她出去挑大梁,就有开始紧张了。

    郭璞道:“商行经营机关器,自然是要你去当掌柜的。”

    三斤睁大眼睛,手心冒出细汗,一想到她要去当管事的,不由期待又慌张,脸跟火烧似的。

    郭璞哈哈一笑:“咱们的营生,最多触及巧匠级以下的机关器,你就当个掌眼的就行,寻常时候无需出面的。”

    “那就成。”三斤松了口气,又有点儿失望。

    郭璞转过头看李不琢,这桩营生,还是要看李不琢意下如何。李不琢与徐门有所接触,一旦拥有举子的官身,纵使经营之中触及一些敏感的方面,也不必担心,三斤又是新一代匠盟巧匠,这些都是建立商行的关键之处。

    “放手去做。”李不琢点点头,对郭璞道。

    “好。”郭璞心中一定,李不琢答应了,这几日就可以办理契约文书,加入河东商会,顿了顿,又道:“那我就先在地市阳环,租赁一处商铺,半月内,我会处理好开张的事务。商行起步时,有三斤制作的机关器,当作压柜的货品,我寻人购进普通机关器,转卖即可,这时兴许没什么利益,待之后营生稳固下来,积攒一段时日,就可召入一些匠人,届时利润便会多起来。这几日我去办理契约文书,以你的名字建立商行,商行的名字叫什么?”

    李不琢略一沉吟,道:“千机商行。”

    “好名字,偃师典籍《牵机图说》名传十六州,咱们取千机二字,也容易让人耳熟能详。”郭璞取出手册,又拿出一支兼毫笔,笔身中空,有个小巧的机关,可随时渗墨,机关处绘有仕女图,按动之时有如仕女磨砚,是今年春才出现的“墨女”笔。

    记下千机二字,郭璞一边说道:“对了,近日我听说一套二进的院子,本是幽州刺邪使金屋藏娇之所,呵,因被正室发现,便宜卖出,那院子占地不小,布置典雅,只需一百八十金锞,十足的划算。”

    李不琢摇头道:“不必,我中举子后,便是官身,店宅务自会安排院舍,购房的资产,你拿去经营商行。”

    郭璞神情一动,暗暗点头,其实说购房的话,他也是试探李不琢的意思,作为李不琢的管家,他希望李不琢声名鹊起,也更希望他效忠的人不是只看得到一时享乐。

    “好,商行的事,我即刻去办。”郭璞起身离开,又道:“日前我动用了一些资产,购买了一件周天流注绛台,望主公不要怪罪。”

    郭璞离开,李不琢回到静室,便看到了那一件“”。

    虽以台为名,却是一个赤色的蒲团,蒲团之上,有青金二色夹杂的笔纹,勾勒出五道符图,以“雷火风”三将为符头,书二十八宿符胆。

    这绛台价值二十五金锞,便是二百五十万钱,其中九成价值,都在这五道符图上。有这绛台辅助修行,五道符图可顺应天时变化,感应人身子午流注,聚纳天地元气,可助炼气士祭炼身神时,提高而成成效。

    郭璞提前买下此物,自然是坚信他在府试之中能突破坐照境。

    “有心了。”

    李不琢定下心神,便端坐绛台上,观照自身,要借圣道之剑残片,提炼精纯自身法门。

    。m.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