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一十六:神魂驭剑

正文 二百一十六:神魂驭剑

    沂幽山深处,崩塌的剑冢下,乱石被清理开来。顶 点 小 说 X 23 U  OM

    方阿含把三具无头尸体摆在剑冢前,又将三个头颅以一剑贯顶,插在乱石堆上。这三人正是掩护陈阆真离开的三名陈氏高手。

    “我族镇守剑冢二十三年,却被人夺走升邪剑,老祖更因此而死,此辱当铭记在心。”

    方阿含说着左手束发,右手抽出腰间短剑,道:“一日不灭陈氏,一日不取回升邪剑,我方阿含便一日无姓无名,削发为证。”

    说着他面色决绝,将满头黑发割下,扔在那陈氏三人的尸首面前。

    “一日不灭陈氏,一日不取回升邪剑,我方浦便一日无姓无名,削发为证。”又一名剑侍削发,是此时沂幽山上除方阿含外另一名突破先天的剑侍。

    方阿含身后还有两名年近三十的剑侍随之削发,都是先天圆满的炼气士。

    四人齐齐削发,方阿含道:“我们镇守剑冢多年,却被奸人所趁,而今已到了出世的时候。若一代不成,便世世代代……”

    话未说完,方阿含面色一凝,霎那间,他身后一名先天圆满的剑侍闷哼一声,周天三百六十五尊身神一齐显化体外,却如火遇水,被霎然浇熄!

    一眨眼的功夫,这名剑侍口鼻流血,直挺挺向后栽去!

    方阿含心中一震,却双目一闭,神魂自眉心遁出,只见一尊神魂直接将那剑侍身神打散,捏碎魂魄,向西面的密林中遁去!

    追击不及,方阿含当即神魂归位,只见那名剑侍已经身殒,又惊又怒。神魂日游,这是神游境大成的能力,可直接攻击他人神魂。先天圆满的炼气士面对这种手段,毫无防范之力。剑冢遭难不久,老祖尸骨未寒,竟然又有外敌入侵?

    另外两名剑侍兵刃一齐出鞘,方浦伸手探过身殒剑侍的脉门,知道已没救。

    密林之中,陈阳朔神魂归位,走向剑冢,与此同时两名黄芽境陈氏高手也从南北边现出身形,隐成犄角之势,将方阿含等人包围其中。

    “不用世世代代,你方氏现在就可以寻我报仇。”陈阳朔远远对方阿含道。

    “你们还敢回来?”方阿含闻言登时知道了陈阳朔的身份,向后略退一步,将方浦与另一名剑侍护在身后,心头一沉。陈氏夺剑之后,竟甘冒风险再度潜入沂幽山,定有所把握,虽恨不得立刻将陈阳朔枭首,方阿含却没轻举妄动,余光瞥了一眼倒地的剑侍,心中冰冷。他身边本就人少,还被对方偷袭杀死一人,恐怕已落入下风。

    陈阳朔并不答话,他兵行险着,不浪费时间与方阿含僵持对峙,只求先制住他们。对另外二人使了个眼色,便一挥手,一面龟甲符兜头向方阿含罩去,另外两名黄芽境高手,也驱使兵刃分别杀向方浦与另一名先天圆满的剑侍。

    眼下四名先天圆满的陈氏高手已去荡平方氏的村子,眼下陈阆真便在林中掠阵,把持升邪剑。陈阳朔一名神游境加上两名黄芽境,足以对付方阿含三人。

    ……………………

    李不琢远远跟在陈阆真等人后面,心知对方有宗师高手,不敢太过接近,不慎跟丢,便向方氏居住的无名村庄走去,接近村庄时,便听见阵阵喊叫,远远看去,只见四个陈氏族人正将村人赶至村口,绑牲畜似的用绳子绑住脖颈和双手。

    李不琢心道:“原来这四人被留在此处,其他人去了剑冢那边……看来是想用村人的性命威胁剑侍。”

    李不琢藏匿身形,绕到村后,听见一间屋子里有慌乱而压抑呼吸声,便推门进去,见到桌底下冒出头来的男孩,就是入村时接引他的方然兴,压低声音道:“是我。”

    “李大哥?”方然兴一愣,急忙压低声音道:“村外来了那群人,要抓我们去当人质!”

    正在这时候外面又传来脚步声,李不琢用眼神示意方然兴,又指了指桌下,让他藏好。

    方然兴面色焦急,却也临危不乱,躲进桌下。

    只听外面的人低声道:“怎么杀了两人?若伤了这些村民的性命,恐怕会激发剑侍的血性,让他们殊死相搏,适得其反。”。

    另一人苦笑道:“这些村人多少都有些炼气底子,难保不失手……”

    二人说话声音虽低,方然兴听不到,却落入李不琢耳中,李不琢在桌边坐下,展开丹青剑典,一挥手,惊蝉离鞘而出,李不琢心念一动:“十五,先杀一人。”

    说着,又从丹青剑典里抽出名为“血檀”的短剑,双目一闭,剑离手飞出。

    神魂淬炼至黄芽境,虽不可随意离体,却可附于外物之上,驱物而行。

    这柄血檀剑通体由血檀制成,在六丁火油中浸泡四十九日去除湿气,长一尺二,坚硬如铁,是李不琢专为驱物而购的剑。

    霎时间,血檀后发先至,追上惊蝉。

    两道剑影,一道寒光森然,一道黑红如血,破窗而出,倏忽便射至两名陈氏族人面前。二人乃先天圆满,反应极快,神情一凛,便齐齐出手,左边一人一铜鞭拦下惊蝉,却不及拦下第二剑,被血檀绕着脖子一转,身首异处!

    另一人大惊失色,沂幽山上怎么还有一名宗师?而且竟能一心二用,分驭两剑!我命休矣!

    眼中寒光一闪,脖子一凉,惊蝉架在此人脖颈边上,却只是轻微颤动,并未斩下。他胆战心惊,未敢妄动。

    血檀化作乌芒飞回,片刻,李不琢推开门,问眼前的陈氏族人道:“陈阆真夺了升邪剑,为何还要回来?”

    被惊蝉架在脖子上的陈氏族人眼见同行之人冒血的头颅滚到脚边,冷汗直冒:“我若说了,你肯放我?”

    李不琢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剑中的真君传承出了岔子。”

    那陈氏族人神色微微一惊,李不琢便知道自己说对了,心念一动:“十五,杀。”

    惊蝉剑倏然暴起,将陈氏族人斩首!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