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二十一:剑灵转世(下)

正文 二百二十一:剑灵转世(下)

    林中激战正酣,升邪剑如一道黑电,径直射出人群!

    姜九成神情一动,本来罩向方藏鱼的长枪势头一转,向升邪剑点去,孰料升邪剑若开了灵智一般,躲开这一枪,倏然飞向了西面密林边的山坳口。

    神魂驭剑?姜九成眉头一皱,迅速瞥了李不琢一眼,以为是李不琢将神魂遁入剑中,驱使升邪剑离开。但这时正在交战,他这样岂不是找死?

    一看之下,却见李不琢正跃出战圈,竟没有神魂出窍。

    怎么会?姜九成微微一怔,扭头目光向着西面密林边的山坳口望去。

    正要舍身饲剑的方藏鱼见状心中大震,升邪剑乃真君留下的神兵,纵使真君兵解转世,这剑中还存有蜇龙真君的神念烙印,旁人根本无法催动,眼下升邪剑自行飞走,岂不是说,是真君的转世真身来了!

    “连丹青剑典都封不住它……”李不琢看向升邪剑飞离的方向。

    只见一眨眼,升邪剑便飞到拗口背后,不见了踪影。

    但紧接着,方泰柯从拗口后方缓缓走出,手里握着升邪剑。

    他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气质却与之前大不一样,虽然仍是一副冰山般的模样,眼神却锐利逼人起来,升邪剑在他手中,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人与剑不分彼此。

    “方泰柯?”李不琢脸色微变,此前追踪陈阆真一行人时方泰柯犯了癔症,这时他突然醒来,回到沂幽山,竟与之前判若两人。

    这时手掌升邪剑,方泰柯脚步一顿,也隔着数百丈,遥遥向众人看过来,紧接着,又迈动步子。他步子迈得不大,却仅跨了十来步,就走过一半距离,普通的动作带着山岳一般的压迫感。

    众勾常卫、姜九成、李不琢乃至于方藏鱼,都身子一僵。

    姜九成内炁一冲,诸窍身神震动,终于冲散这压力,心中大震,连退三步,这等缩地成寸的神通,便是法相境大成的宗师也没法使出来,这少年能催动升邪剑,又神通惊人,难道真是陈蜇龙转世之身归来了?

    本来借着陈氏破坏剑冢的机会,他才产生夺剑的心思,眼见正主归来,便如被刺骨冷水当头一浇,夺剑的念头烟消云散!

    霎那间,方泰柯已来到战阵中央,先看了一眼方藏鱼,又环视一众勾常卫,目光在李不琢身上停了一会儿,又看向姜九成,道:“怎么回事?”

    姜九成后背发凉,只凭着方泰柯缩地成寸的手段,他便知道自己想逃都没法,他还没来得及解释,方藏鱼便道:“此人乃关原县县侯,本来被我唤来做援兵,孰料他见剑冢损伤惨重,却反要夺剑。”

    方藏鱼看着方泰柯,一时间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他亲眼看着方泰柯长大,眼下方泰柯却摇身一变,成了真君转世之身。眼下单看他使出的神通,便当是解了胎中之迷,甚至是已取回自己前世留在剑中的传承。

    方藏鱼不由想道,多年以来,剑侍除去守卫剑冢,便以寻回真君转世之身为己任,却想不到真君兵解,竟然就托生在方氏族中,枉他们在世间寻找多年。又不禁叹息若方泰柯早些出现,想必剑侍就能多活下几名。

    不过他眼下回来,升邪剑便是保住了,至于姜九成……

    方藏鱼握住剑柄,目露杀机,方才他想让李不琢带剑逃离,已存了死志,眼下劫后余生,却是感觉自己死过一回般,对姜九成的杀意不减反增。

    方藏鱼话音刚落,姜九成知道眼下不是要面子的时候,骂道:“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人!我见剑冢伤亡惨重,知道接下来凭这些剑侍没法守住升邪剑,才要将此剑带去希夷山,交由天宫保管,是你冥顽不灵,要恩将仇报,眼下却倒打一耙,污蔑我夺剑。我虽与他交手,本意却是保护此剑……”

    他低下头,对方泰柯道:“望真君明察。”

    方泰柯不动声色看着姜九成,并不表态。

    “你要把剑献给天宫,和陈阆真有何区别?若不是情势急转,恐怕我已死在你手下!”方藏鱼用剑尖指着姜九成。

    姜九成心中大怒,恨不得一枪先了结了方藏鱼,这时方泰柯忽然道:“原来是这样,当罚。”

    他伸掌虚抓,六名勾常卫的兵器皆霎那间脱手,刷一下反将他们的右臂斩断!

    见到方泰柯这等手段,李不琢暗暗咋舌,心道把自己放成勾常卫,恐怕也不是一合之敌。

    霎那间,众勾常卫右臂血如泉涌,痛得脸色煞白,冷汗直冒,但都很硬气地没有惨叫出声。

    这六名勾常卫是姜九成培养多年的私兵,每一人都耗费了无数资源,此时被直接废掉,姜九成心中怒极,这时方泰柯看向他,问方藏鱼道:“他是天宫的县侯?”

    “不错。”方藏鱼说道,心中暗叹一声,虽然心中怒极,却是微微松开剑柄,姜九成乃是县侯,又是姜家的中坚一辈,这样的人,只要不是做了天怒人怨的恶事,便绝对杀不得。

    噗哧!

    没等方藏鱼分神,方泰柯也不见有什么动作,突然间便出现在姜九成身前,升邪剑刺入姜九成眉心,剑尖冒出后脑!

    方藏鱼心中大震,方泰柯却没事人般,缓缓抽出升邪剑,看向那群断臂的勾常卫,道:“只诛首恶。”

    众勾常卫四散奔逃。

    方藏鱼心知若日后姜家查起此事,纵使灭口也瞒不住,任由众勾常卫逃窜,看向方泰柯,神色仍有些惊疑不定。

    方泰柯看向方藏鱼,忽然说道:“当年方安把你抱到剑冢里,用妖血濯身时,你才两尺来长,如今已成这副模样了。”

    方藏鱼一怔,一时间面色变幻莫测,恍然大悟,又有些疑惑,失落,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您是剑灵转世……但当初……”

    “只是为了不被有心人知道,才让方安告诉你们我灵性消散。我为修得人身,参悟七情六欲,才托胎转世,自封了记忆,算得二十年后便是解开胎中之迷的日子,才让方安预知你们迎接,却因此被奸人所趁。”

    方泰柯看向崩塌的剑冢,叹息一声。

    接着他又看向李不琢道:“外来的援兵反会夺剑,倒真让你说准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