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二十二:淬炼剑意(上)

正文 二百二十二:淬炼剑意(上)

    当时把方泰柯丢在几十里外时,李不琢还以为他犯了癔症,眼下听到了方泰柯和方藏鱼的对话,才知道方泰柯是剑灵转世,一时间心神激荡。这剑灵的灵智已与人无异,实力更是惊人,恐怕要超过法相境,跻身于真形境中了,连剑灵都如此厉害,那剑的原主人又如何?

    瞥了一眼姜九成的尸体,百感交集,这关原侯是姜家中坚的一代,本身的底子就硬,加上姜家那一层背景,就算实力压得过他,谁又敢杀他?眼下他窥伺升邪剑,对剑侍动手,是倒是理亏,但姜家找上门来,却不会分说这些。

    而方泰柯一剑把他杀了,杀人之后,还不屑灭口,显然是不把姜家放在眼里,这是何等底气。

    这一剑过后,便是尘埃落定,再也生不出变数了。

    方泰柯对李不琢说完话,方藏鱼也接着对李不琢一拱手:“此恩藏鱼永世铭记在心,若日后有要帮忙的,定当全力而为。”

    李不琢帮剑侍抵御外敌,倒有一半是出于私心,微微侧身避过,看向剑冢前方,只见乱石堆里横着数具尸体,道:“可惜我实力低微,没能救下他们,咦,那边还有活着的?”

    李不琢话音刚落,方泰柯一撇头,见到剑冢前边断臂昏死的方浦,当即闪身过去,扶起方浦,手掌拂过断臂,用内炁帮方浦止了血,接着手掌往方浦背后一拍。

    方浦吐出一口混杂着粉红色肺液的血,哼了两声,仍未醒来,气息却通畅了许多。

    若不算方泰柯,这就是年轻一辈唯一活下来的剑侍了。

    方藏鱼走到剑冢前方,眼下厮杀平息,四野幽静,微风刮来不远处熏人的花香,混杂着血腥气,还带来几声远远的鸟叫虫鸣,不禁默然垂手,剑尖指地,神色悲凉。

    眼下剑冢遭逢大难,兄弟身亡,若那窃夺神兵的贼人逃了也就罢了,可眼下,陈氏那些夺剑的贼人杀回沂幽山,自己也送了性命。若不然,方藏鱼还能像方阿含一般,对着剑冢削发立誓,把覆灭陈氏,寻回升邪剑当作支撑人生的目标,可现在,心中一片空白。还不如死在姜九成枪下算了。

    “若姜家寻到沂幽山来,纵使有剑灵坐镇此地,不惧怕他们,但也怕村中居民会受到惊扰。”李不琢见方藏鱼神色不对,走近说道。

    方藏鱼恍然一惊,收拢心神,虽脸色还有些发白,眉宇间刚开始郁结的死气却一扫而空了,对李不琢说了一声:“多谢。”

    李不琢继续向剑冢前边走了两步,奉上方泰柯放下方浦,看向剑冢,叹息道:“方安此人虽天赋不佳,但忠义无双,当年他身受重伤,本来去海外大荒闯一闯机缘,还有希望痊愈,他却用十二盏命灯,把不多的寿元都放在了这里,可惜了。”

    李不琢并未亲眼见得剑冢里的方氏老祖出手,只在旁人口中听到方氏老祖虽身不能出剑冢,却元神出体,隔着数百丈距离用剑意便破了三位宗师联手,更直接斩死其中一人,不禁心旌摇曳,又想道,陈蜇龙能得此剑侍,又是何等风采。

    ……………………

    此前在四位陈氏先天高手手里救下村民,李不琢叮嘱了待在村中不得外出,也不得接近剑冢,以免又被人抓住当成质子。大战一毕,便同方藏鱼下山,唤来村民,众人一道把尸体抬回村中,处理下葬的事宜。

    那陈氏族人的尸体,被方藏鱼砍了头颅,串在剑冢前面,堆成血肉浮屠,以警醒后人。

    方泰柯身为剑灵转世,苏醒了前世记忆后,并未回村,手掌升邪剑,一剑剑把剑冢里小山般大小的乱石挑飞,轰然砸落在林中,仿佛地震一般,惊走无数走兽飞鸟,待震动平息,原来的剑冢也被他一剑剑硬生生清理出来,虽然地上还满是碎石,却可以进入了。

    方泰柯把剑冢十二方位安置的命灯收起,方安那一剑,散去了自己的元神,本该落得个神形俱灭的下场,但这十二命灯里还残留着一丝生魂灵机。

    在剑冢石门前摆好十二盏命灯,方泰柯结印念咒,却神态肃然,指尖顺着十二盏命灯,在虚无中轻轻拨弄,不多时,一缕缕灰白的气机被他从命灯里引出,凝成一股,渐渐强盛起来。

    半个时辰后,这缕气机终于凝而不散。

    方泰柯一挥手,气机飞向石门外,消失不见,他这才松了口气。

    李不琢在一旁看得明白,方泰柯出手击杀神游境宗师姜九成时他面无表情,像随手杀了只苍蝇,眼下帮方安凝聚生魂灵机的活儿却不太轻松。

    目光从命灯上离开,方泰柯道:“万物皆有一点真灵,顺应天常,生老病死也不会将这一点真灵磨灭,投胎转世,又可化作生灵。但若真灵消散,也就是彻底消失。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勉强保他一点真灵不散了。”

    若非有大神通者,转世之后犹可保留前世记忆,对一般人来说,所谓的真灵不过是死后有个念想。

    说罢方泰柯一挥手,十二盏命灯浮起绕着他身周转了一圈,紧接着井然有序,落在剑冢内部。旋即他又看向李不琢:“你的剑道里蕴含有一丝圣道气机,原来是圣道剑意也不能左右你的剑道,这殊为难得。我见你有七十三尊身神,每一尊身神又蕴含有不同的剑道意志,你这祭炼身神的法门,原来是以剑道意志淬炼的,你来剑冢观礼的来意,我已知晓。”

    李不琢看着方泰柯面无表情的脸,此时此刻,他也不遮掩心迹,对方泰柯施了一礼道:“请前辈允我观摩体悟剑意。”

    “可以。”方泰柯点头答应,又说:“不过,圣人之剑浩若诸天星辰,你淬炼的那一道圣道剑意,只是其中一点,而我的剑道意志虽不及圣人,但要直面观摩体悟,对你来说可能太过霸道,虽然有我看着,不至于伤到你的神魂,但可能因此动摇你自己的剑道意志,你想好了?”

    “求之不得。”

    李不琢正色道,若因畏惧怀疑,退避不敢接受机缘,他的剑道反而当不上不易二字。

    。m.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