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二十五:神咤司千户

正文 二百二十五:神咤司千户

    “家里也不行。”

    李不琢一晃神,心道蜉蝣一族学起东西来也太快了,难怪短命,若都像洛还君这个异数这样没有寿命制约,哪还轮得到人道昌盛。

    虽说一心求道修行,但李不琢修的不是断情觉性的太上忘情,作为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又有梦里抱琴而眠的那段经历,当然对洛还君这股子黏人劲儿生不出厌恶的心思,但念及她的来历,却让人感到头痛。

    回想当时洛还君以自身性命瞒天过海逃出壶天时与壶老的对话,以及壶老用日月轮转将她碾杀后,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李不琢怀中的遗蜕,李不琢心中猜测,洛还君的目的壶老多半已经看破,只是表面不揭穿罢了,如此一来,对于洛还君逃离壶天的举动能否瞒得过将她困在壶天的那位大能,李不琢心里压根没底。

    一旦有人追究起来,洛还君仗着道行惊人,能安然无恙,李不琢却是不敢沾这麻烦,对洛还君的亲近,他始终存着让她通晓人事后便自行离开的念头。

    洛还君看出李不琢的疏离,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去,三斤在边上看着又不忍心了,偷偷戳了李不琢一下,小声道:“你又不是瓷做的,碰一下又怎么了……”说着挽起比她高半个头的洛还君道:“咱们继续认字。”

    李不琢移开话题道:“把东西收拾下,最迟后天咱们要走了。”

    “走?这才刚回来呢。”三斤怔了一下,旋即想起李不琢说过要去神咤司第十三司所任职的事,不由呼吸微微急促起来,犹记得刚来幽州时,二人寄居下城阴暗旅舍的光景,眼下李不琢摇身一变,就要连跳十几级,成为官身,心中激动的同时又有一丝担心,总觉得这样虽然极好,但不是脚踏实地得来的,不大安稳,兴许还会造人妒忌。

    便道:“你当初在河东县剿匪的功劳,已经封名号候赏过了,眼下还没天宫大挑呢,就直接当了神咤司千户,是不是不大合规矩……”

    说着,三斤还想起了冯鹰,而今冯鹰乃左禁神咤司杀君,可谓李不琢的顶头上司,会不会又给李不琢小鞋穿?

    李不琢闻言笑了笑,摇头道:“这倒没事,神咤司与七天宫并非一体,对天宫官员还有监督之职,外面的人怎么也管不到神咤司内部事务来,要管,也是司里的人自个儿管,而提拔我的那位,就是神咤司挑大梁的,就算有人说闲话,也只能在背地里,明面上,不大有人会来触霉头。”

    三斤松了口气:“这就好,我这就收拾去,这里的家什……”

    “家什都不带了,那边店宅务会分院子过来。”

    李不琢叮嘱了三斤,便回房冥想,借着周天流注绛台,稳固修为。

    ………………

    两日后。

    河东县,何家大院中,奴仆侍女忙碌着将菜肴送上宴席,今日是何家为何文运府试高中之事宴请宾客,邀来了县里诸多权贵,眼下主座之上的那位不怒自威的蟒衣虬髯男子则是难得一见的贵客,以至于何家家主何传振都让位坐在了他的左首。

    宴席中有些见识的,便知道此人就是神咤司第十三司所的千户大人袁熊,官居五品,这可是一般县城里见不到的贵人,但谁让河东县临近新封府,位于十六州中枢之地,正在神咤司势力辐射最密集的地带,便成了神咤司第十三司所的驻设之地。

    这位袁千户身份尊贵,一年到头都不大会露面,就连当初龙雀残部在河东县作乱,神咤司也只是来了一个七品的游骑将,没能惊动这位。

    眼下袁熊却是何家请动了,这让宴中的宾客们心中对何家的分量又重新掂量了一把,能搭上袁熊这层关系,在河东县可是比那位谨小慎微的灵官曹大人好使不少。

    宴上何文运虽是宴席主角,却甘为袁熊的陪衬,但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却反让人觉得他颇有气度。宴上回乡省亲的何凤南与娘家亲戚谈笑开怀,何文运中第于她而言,骄傲不输于自家孩儿中第,只不过心中偶尔闪过李不琢的名字,何凤南便觉得有些发堵,短短半年,李不琢崛起的速度竟如此之快,真是超乎她的意料。

    宴席进行到一半,主席上袁熊与曹延对饮一杯,看了何家家主何传振一眼,何传振也敬了曹延一杯,说道:“上回和曹大人一同赴宴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今天难得见到曹大人,半月前我到田土务买析木山下八千亩荒地,到今日却还没能准许,还请曹大人帮我通融一番。”

    曹延端杯的手一停,讶然道:“我若没记错,何家旗下良田已有六千亩,按律已经不能再拥有田亩了。”其实曹延这话还没说完,何家旗下明面六千亩良田,这还没加上用那些佃户的名义购买的田产。

    何传振摇头笑了笑,袁熊便声如洪钟道:“这有何妨,那析木山下几千亩都是荒地,左右无人耕种,何家要这地,叫田土务批了便是。”

    “这……”曹延心中暗暗皱眉,却不敢直接拒绝。

    宴罢,曹延在回府的马车上,连连叹息,宴上何传振与袁熊毫不掩饰,就是没把他这个灵官放在眼里。其实想想也明白,若他是新上任的,那何氏再怎么猖狂,也不至于得罪于他,但眼下人人都知道他致仕在即,这才有恃无恐。

    但眼看就要告老还乡,若致仕之前,为何氏批下超限购买土地的事,他兢兢业业多年的虽不出彩却也没出过什么错的政绩留下污点。但若不答应,他又怎么惹得起袁熊?他手下那帮人精,哪个肯为了他这个即将下任的灵官去得罪袁熊?

    一时间,曹延只觉无奈,若没有转机,恐怕他清白的政绩是保不住了。

    心中苦恼不已,曹延回到衙邸,忽然下面有人来报,李不琢求见。

    那位如今高中解元的上一任河东县掌书怎么又回到了河东?曹延心中一动,对下面人吩咐道:“快快有请,算了,我亲自迎接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