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二十九:放权

正文 二百二十九:放权

    李不琢心知一个千户的位子对支霜衣来说不值一提,对自己来说却是莫大机遇,只要不出大错,或者能在这位子上建立些功勋,以他寒门的出身,能省去不知多少积攒资历的时间。但这样一来,手下人有怨气也不出意料。

    虽说袁熊和孙崇德入府后一直奉承恭维,但李不琢沉下心来,便能察觉到他们眼底的排斥与轻视,也难怪,这二人在第十三司所任职至少八年以上,头上平白无故压下来一个人,又被李不琢一来就把何家的事打压下去,当然不快。李不琢唤二人过来,也是为了此事。

    李不琢身为千户,凭印玺符节可以调动第十三司所的人力,以及部署在河东、暨台二县的神咤军兵力。他虽因河东县藏书大库之中文书,对河东县格局有所了解,但常务处理、和一些私事,譬如寻找吴氏师徒二人的下落,调查白龙寺当初的隐秘,燕赤雪的去向,当初派厉无咎来诱杀自己的龙雀众人的身份,靠着手下去查却效率更高。

    袁熊和孙崇德二人,手中的能量可不止神咤司明面上那些小旗和校令,各人掌握的暗线,遍布两县之地,虽说官职低于李不琢,但掌握的权力,却隐在李不琢之上。下官反能压制上官,这并非神咤司体制有问题,神咤司的司职避免不了发展暗线搜集情报,只是李不琢初来乍到之故,还没能培养起自己的班底。

    应十一等人,本来就准备培养成私兵,眼下就在句芒山下酒庄中,等腾出空来,倒是可以把他们提拔到第十三司所里,当作亲信。神咤司的体系剥离于天宫,用人不选于科举,是由长官提拔,李不琢身为千户,若要提拔七品小旗,要向左右二禁报备请示,但七品以下的游骑将、校令、力士等职,却可以一力决定。

    念及私兵,李不琢便想到了沂幽山上,那侍卫姜九成的几名勾常卫,这便是私兵的好处,若培养得当,实力不下于一名宗师,宗师自有傲气,以他如今的底蕴,几乎不可能获得一名宗师心甘情愿效力。

    收拢心绪,李不琢端着酒杯,轻轻摇晃,微微眯起双眼,似乎正在品味酒的余甘,心里继续斟酌着,如何与袁熊、孙崇德二人相处。

    眼下李不琢身居要职,若袁熊孙崇德二人阳奉阴违,将他架空为傀儡,李不琢庸碌无为还好说,若近来龙雀作乱,出了什么岔子,便不是袁熊所说的那样,是下官担着了,李不琢身为长官,自然是要顶锅的。

    当下要务,便是让袁熊孙崇德二人交权,但这样一来,就等于直接跟二人撕破脸皮,不如拉拢交好二人,各做妥协。

    “这上官当的,也是步步受制啊。”

    李不琢心中感慨,暗暗摇头,脸上却微笑道:“既然是家宴,二位也不必对我以长官相称了。今日请二位过来,除了询问公事,还有些事要解决。”他放下酒杯,“神咤司监视天宫官员,执行密要,自然是少不得暗线的,如今我虽是长官,但二位掌握的情报,却在我之上,日后的司事,还要多多仰仗二位了。”

    来了。袁熊与孙崇德闻言对视一眼,李不琢这话,就是要二人交权的前兆了,不过二人心中齐齐冷笑,他们发展的暗线,都是自己的亲信,李不琢想要他们交权,却是太想当然了,就算交权给李不琢,反倒可以作为监视李不琢的眼线。

    “怎敢说仰仗,是我等仰仗您才是。”孙崇德笑着接话。

    李不琢剑道推演万象,心思缜密,看二人的细微表情,也琢磨得出他们的心思,摆摆手道:“不要误会,我初来乍到,纯靠破邪大将欣赏提拔,对司中诸事,自然不如二位了解,二位的亲信班底,我也不会染指。”李不琢没刻意加重破邪大将二字,却是故意点出,警醒二人,随即看向袁熊道:“你虽因我的到来,降了半级,但你日后亦能行使之权,不必事事向我请示。”

    袁熊楞了一下,李不琢这话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竟然不是夺权,而是放权?这样一来,他岂不是真被自己架空了?但转念一想,李不琢既然无意夺权,这位新任千户与破邪大将的关系尚不明了,自己倒没必要对他阳奉阴违,既然李不琢退让一步,他也自可妥协。

    心中盘算着,袁熊又想起何家的事。他与两县诸多世家有些私交,每年都从各家收到一些好处。这次借着曹延要下任的功夫,帮何家说了一句话,不过小事而已,被李不琢打压下来,于他而言无甚损失,面子上却不大过得去,李不琢眼下态度放软,此事倒也有了回旋余地。

    但李不琢视线越过酒杯,扫视袁熊,又看了孙崇德一眼,又接着说道:“我信任二位,但也不希望看到,二位辜负了我的信任。像勾结世家,徇私枉法之事,我在神咤司一天,便不能有丝毫风声入我耳里。当初大将军命我来这第十三司所任职,有些吩咐,我不便明说,你们也该猜得到。”

    袁熊心中一凛,心跳略微快了起来。果然如此,果然大将军曾来到河东县的消息是真的,难怪大将军派李不琢来任职,却没提前命人通传第十三司所,原来真是存着警醒的意味。想到这里,袁熊颇有劫后余生之感,既然上面只是派李不琢过来,让自己降了半级,便是给他改过的机会。

    登时心里再不敢冒出丝毫别的念头,深吸一口气,端起酒杯对李不琢道:“大人放心,这本就是我等应尽之责。”说罢一饮而尽。

    孙崇德也一齐敬道:“下官定不辜负大人的信任。”

    李不琢见到了袁熊自始至终的神色变化,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他只有上阵杀敌,读书考试的经历,对于官场,却是没什么经验,只能揣摩人心,在其中斡旋,扯起虎皮,倒终于也稳住了眼下的局势。举起酒杯对二人微微一笑,回敬道:“日后就要多多仰仗二位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