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三十:神魂画像

正文 二百三十:神魂画像

    送走二人,李不琢看着店宅务安排过来的新下人收走残羹冷炙,回到屋里,用鞣质了的鹿皮轻轻擦拭起惊蝉剑来。

    好不容易应付了袁熊和孙崇德二人,但接下来要打理好第十三司所,在眼下的光景,不是件轻松的事,早有传言,多方势力在河东一带云集,似乎是为了武无敌留下的传承、复国宝藏、亦或是那一本不知流传着多少版本的《皇极经世书》。

    “武无敌……”突然想起当时在青口巷里,剿杀那名红衣传火使后,在密室里发现的武无敌圣像,李不琢颇为意动,前朝圣祖一统天下八百年,所向无敌,他留下的传承谁不想要?

    但念头一动,李不琢又自顾自摇摇头,虽说眼下自己神魂进入宗师境界,又混了个神咤司千户的职位,但那一缸子浑水,却不敢贸然搅弄。当初发现那一张纸条,伙同二十精兵被一具宗匠级偃师人形杀了个片甲不留,这事已足够让人警醒,关于前朝余孽的事,能不惹就不惹,天塌下来自有人顶着,大不了受些责罚,总比逞强丢了性命的好。

    擦完剑,李不琢把惊蝉收入剑典,其实丹青剑典内部没有空气,乃是一方小天地,剑器存放其中,能培养灵性,自然不会有锈蚀之虞,之所以擦剑,只是为了静心,倒是那柄血檀,要时常用神魂与其沟通,好与之更加契合。

    洛还君走进来,还有些微寒的天气,她穿着一身红箭袖,还披了件银鼠皮小袄,对李不琢道:“很累吧。”

    李不琢卷起丹青剑典,看了洛还君一眼。洛还君接着微笑道:“除了修行,还要应付下属。”

    这女人,怎么一天一个模样,才过几天,竟然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李不琢心里诧异,干咳一声:“还好,这些事务算不上太麻烦,毕竟避世虽利于静修,但不入世的话,资源人脉和法门都没门路获取,逃不开的。好在炼气之后,精气神远比普通人充足,一些俗务倒是应付得来。”

    洛还君道:“被俗务绊身,要心境超脱就难了,反正眼下又没什么要紧事,不如出去走走。听三斤说半月后的灯会前,白龙寺有场庙会。”

    这话怎么跟她守梨山石壁时点拨白益的话差不多,难道是恢复了一些记忆?若是这些日子里学的,那她学起东西来未免太快,比我梦中读书,也不逞多让……李不琢顿了顿,点头道:“到时候去看看。”

    洛还君走后,李不琢闭目养神片刻,关上书房的门。

    他拿出听潮石砚,并未放水,只用墨块在砚里轻轻推磨,就磨出味道清香醒神的浓墨。随后,又铺开纸,心念一动,闭上双眼,神魂已遁入剑中。

    血檀从剑典内咻然飞向砚台,临近时,又没有重量般瞬间停下,剑尖点向浓墨。

    李不琢小心控制着神魂,摄起一团墨汁,包裹在剑尖上,凝而不散,又控制着血檀悬停至纸面上,脑海中浮现的,是吴氏师徒的模样。

    作为静心手段的一种,丹青之法在炼气士中颇为流行,李不琢本来有所涉猎,并未深入,但当初照心钟下入梦时,他落第的年岁里,却是专门学过丹青,眼下要画出相熟之人的相貌,不是难题。

    剑尖一动,便开始勾勒线条,李不琢用神魂控制着轻重,同时还要摄起墨水,以防散落,极其考验神魂控制力。此时他作画之所以用剑而不用笔,便是刻意为难自己,锻炼驭剑入微的能力。

    第一幅画画到一半,李不琢心神一动,不甚散了墨,弃之,接着又是第二张,第三张,小半日时间,都未能满意,终于叹了一声,神魂遁出血檀,老老实实拿起笔,把吴氏师徒二人的相貌画下。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李不琢换上青蟒纹神咤司千户服,系上鸾带,束起的头发,用斗牛冠固定住,模样已有三分威严。

    昨日只是到神咤司交接职位,今日是第一回上值,李不琢骑上皇血马,刚出府邸,外面刘文书带着两名神咤军,在两边提着灯笼,侍卫左右。

    李不琢到了神咤司,便主持点卯。袁熊比李不琢还早一步到,看得神咤司一众官员暗暗称奇。

    李不琢拿着名册,袁熊在一旁帮衬着,给他点认了司所各部的官员。点卯之后,李不琢进入千户的公事房,袁熊将一干卷宗移交给李不琢,耐心解释道:“这些是两县各世家和各官员的卷宗,大人可以随意查阅,除了两县灵官,还有那几家有大员在天宫任职的,需要向上头请示,其余的,咱们都有有权直接上门彻查。桌案上这些,是上头刚到的吩咐,还有各部请示的卷宗,您自行掌眼。”

    说罢袁熊退下,李不琢到桌案边翻阅,发现上头的吩咐,来自左禁神咤司,是命第十三司所,开始调查龙雀残部的根底,行事不受天宫巡察使步东华的制约。同时,还要暗中保护冯氏与符氏的结盟。前者是牵扯到天宫的大案,神咤司当然脱不了干系,要调查龙雀残部,自可派手下去做,他也不必像当初那样以身犯险。至于后者……李不琢想到冯鹰是当今左禁神咤司杀君,便不以为怪。

    李不琢随意翻阅完,便合上卷宗。

    虽然读完这一屋子的卷宗,只需入梦半日,但第一天上任,李不琢还有事要做。

    出了公事房,李不琢便来到“知事部”,这是神咤司各司所中储存历年卷帙,还有搜罗整理情报之处。

    知事部的韩汤是袁熊的亲信,昨日过后,袁熊已与他打过招呼,李不琢只要不查与袁熊相关的事,便万事由他。见到李不琢过来,连忙打起十分精神迎接,李不琢随意问过搜罗情报的规矩,便拿出两幅画像。

    “找出这两个人要多久?”

    韩汤看着画像,知机地没有过问李不琢为什么找人,只是问道:“大人若有这二人的信息,越多便越快能找到。”

    李不琢直接把画像反转过来,画的背面,写着的正是吴心和吴寒的姓名,吴记铁匠铺所在,又说:“这二人就在河东。”

    韩汤顿了顿,思虑了一会,笃定说道:“若不是隐居在深山老林中,找出这二人,五天足矣。属下这就派人去办。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李不琢看着韩汤收起画像,顿了顿,问道:“知事部里可有关于前朝内务府的卷宗?”

    韩汤知道近来龙雀作乱的事,也听说了前阵子铸炼司丢失了几千斤镔铁,只道李不琢是要以这个为突破口调查,道:“前朝之事在别的地方是禁忌,在这却十分详尽,大人若要,我现在就去找来。”

    李不琢点头道:“特别有关内务府中匠人的,午时之前,送到我处理公事之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