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五十一:拉拢私兵(上)

正文 二百五十一:拉拢私兵(上)

    赵奉贤略微思忖了一下,垂首道:“属下这就去营中,为大人选来军中好手。”

    李不琢却负手向营楼外走去:“不必,带我去营房。”

    赵奉贤略微犹豫一下,也紧跟其后。

    出营楼是一片演武场,场中军士正在操演,练习火器、刀剑,偶有机关兽出现。往东走了数百步,是一片饰以黑漆的营房,里头不时传出喧杂的呼声、大笑声化繁为简,牛逼、行酒令的声音,还夹杂了骨牌的声音。李不琢隐约闻到酒气和汗味。

    赵奉贤面色一黑。

    神咤军既无县兵的稽查治安之责,又没有边军的战事压力,待遇又高,落得清闲,自然是想尽办法寻乐。就连赵奉贤自己,也在营楼里金屋藏娇。但正撞上千户大人过来视察,这些人闹腾得也太不是时候,方才不是派人事先知会了吗,怎么还这么大动静?还好他们没做出更荒唐的事来,至少没人白日宣淫,把军妓带入营房。

    赵奉贤连忙对李不琢抱膝跪地请罪道:“军士不成体统,是末将管教无妨,请千户大人降罚!”

    李不琢摆摆手:“无妨,我在边关时,将士们朝不保夕,也是用酒色缓解压力。我是来选亲兵,不是来降罪的,你起来吧。”

    “谢千户大人。”

    赵奉贤起身,拂去甲衣下摆的泥尘,李不琢已向营房走去,边走边说道:“和我进去,不要声张。”

    营房里的军士们显然没察觉二人的接近,营房桌上堆着一些金铢,两伍军士正在投壶,炼气士对肉体气力的控制远超常人,投壶游戏自然有所改良,眼下房中摆着的细颈青釉壶,瓶口只有手指粗细,仅能容纳一支箭,只从外面看,还不知壶肚里装了多少支箭。

    此时,一个浓眉阔脸,皮肤黝黑的青年拿着一支箭,另一边又有另一名军士拿箭,二人齐齐盯着壶口。眼看二人同时投箭,那瓶口只能容下一支箭,显然就是以谁的箭能入壶来定胜负。

    旁边有人铛的一弹桌上铜盅,二人同时投箭,黑脸青年所投的箭去势更疾,眼看箭头已先入壶口,后来的那支箭却径直击中壶口,啪一声,壶口应声而碎,瓷片飞溅。

    黑脸青年面色一沉,看向另一个投壶的军士,那军士笑道:“韩元武,你又输了。这些钱可是归我们了。”

    只见壶口破碎后,露出壶肚里的七支箭,其中三支尾羽被朱砂点红,四支尾羽洁白,显然红羽箭是属于韩元武一方。那军士投壶,开始就是奔着打碎壶口去的,没打算和韩元武比试。

    那军士一说完,便有几人去揽那些金铢。韩元武一皱眉,取了身边箭筒里的一支箭,一挥手,箭头笃的一下钉在一人指缝间。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与韩元武投壶的军士冷笑道:“感赌不敢服输,就这点气度?好,都说你韩元武桀骜不驯,但今天性子耍到我头上,却是触了你不该触的霉头!”

    元武冷冷道:“你若堂堂正正比试,我没有怨言,但你耍些小伎俩,是欺我不敢伤你?”

    营房中气氛剑拔弩张,引得不少人围观,数名军士见到屋外的赵奉贤,纷纷行礼,但对便服的李不琢,则都不认得。赵奉贤看向李不琢,李不琢摇摇头,示意赵奉贤不暴露身份,看向屋中问道:“那韩元武是什么来历?”

    李不琢观望这一阵,又看旁人的眼神与议论,看得出这韩元武似乎被其他人排挤,所以才会有人会明目张胆挑衅。但方才看韩元武的身手,却少说是大周天圆融,至少是修满了身神的程度,做个小旗都绰绰有余,怎会在神咤军里屈居当一个伍长?

    赵奉贤看出李不琢意动,连忙说道:“此人叫韩元武,是兵家传人,不过祖上在二十多年前的大战几乎死完了,只留下他一人,所以他有些家学传承,却没有家族支撑。而且此人自视甚高,桀骜不驯,时常与人争斗,大人若要选亲兵,属下以为此人不是上佳人选。”

    李不琢皱眉道:“若他祖上有功,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赵奉贤道:“此人祖上,是为旧朝征战,大局已定时,才归附天宫。那韩元武久久不得提拔,除去他桀骜不驯,还有这层因果在。而且正因他祖上为大夏征战,杀我天宫将士,而今营中将士才对韩元武有些排挤。”

    李不琢若有所思,点点头。若不考虑韩元武祖上的过往,他如今的处境,倒是最适合选为亲兵的。他既然受人排挤,定没有后台,来理干净。又处境堪忧,若此时提拔他,便是雪中送炭,更能让他忠于自己。

    李不琢正思忖间,营房里对峙愈发激烈,似乎即刻就要拳脚相加。韩元武眼神愈加冷冽,却突然向外扫了一圈,见到了赵奉贤,又发现赵奉贤似乎隐隐以李不琢为尊,不由微微一愣,迅速把眼中戾气压抑下去,深吸一口气,准备收手。

    李不琢却对他点点头,朝那与韩元武对峙的人微微扬了扬下巴。

    除此之外,李不琢也没其他动作,韩元武却又看了赵奉贤一眼,旋即猛一转身,手掌抽在对面军士脸上,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那军士不料韩元武在军中真敢动手,一时间目眦欲裂,扑身上前,双方即刻颤抖起来。

    韩元武是伍长,下属的五名神咤军显然比对方更强,只交手几合便轻松取胜,韩元武与对方伍长的较量多耗费了一番时间,也只是十招之内,把对方按在地上,啐了一声。

    “韩元武,你好大的胆子!”人群中,穿黑甲的旗正厉声呵斥,“竟敢在军中动手,该立刻军法处置!”

    韩元武却冷冷瞥了他一眼,把目光移向走近的李不琢和赵奉贤,不等李不琢说话,便单膝跪地道:“谢千户大人主持公道。”

    李不琢笑道:“好胆色,我只点点头,你就真敢动手。哦?你知道我是千户,刚才那一眼,你就认出了我是谁?”

    韩元武点头道:“能让赵大人甘居其后的,算啦也就区区几位,近来千户大人上任的消息,我也有所耳闻,并不难猜。”

    。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