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七十二:五劳七伤

正文 二百七十二:五劳七伤

    李不琢起身,扫视四周,对桌上铜烛台伸手一握,那烛台随着李不琢的动作,被隔空握上半空,又被他稳稳放下。

    做到这一点,李不琢没动用任何术法神通,单凭对外界天地元气的掌控。

    “只是捅破一层窗户纸,达到了大周天圆满,我体内小天地便已蜕变,对周天剑宿法的领悟,也到了圆满的境界。”

    李不琢掌控着天地元气,桌上墨锭落入听潮石砚中缓缓摩动,纸卷同时展开,兼毫笔蘸墨,在纸上迅速书写起来。

    片刻后,纸上已多出一篇法门,字迹曲直分明,并无锐气,却剑意凛然,正是圆满的周天剑宿法。李不琢写下这一篇圆满法门的同时,小天地中央的黄芽四周,倏然出现数千道墨字,护佑神魂。

    “地宪天章?”

    李不琢心中一动,诸家典籍上常有记载,天地之道无形无质,却无处不在,若能付诸言语,便是言出法随,若付诸文字,便成地宪天章。周天剑宿法法门竟化作地宪天章,正说明这等法门已臻入真正圆满的境界。

    这数千墨字,便是小天地的根基,小天地不灭,地宪天章便不会动摇,李不琢的神魂亦不会磨灭。神魂本来易损,这地宪天章却宛如为神魂披上一件宝甲。

    “既已伤愈,还突破了瓶颈,正是时候参悟支霜衣留下的五劳七伤法了。”

    李不琢从怀中掏出那枚半个巴掌大小的漆黑甲片。

    整个甲片上只有一幅图,图中端坐的人形神态安详,体态介于男女之间,李不琢正想该怎么参悟法门,图上的人形倏然睁开眼,徐徐张口道:“看来你已化解了那魔头的枯荣气,竟然只用了四日半的时间。”

    李不琢微微一惊,试探问了一声:“支前辈?”

    图上的人形点头道:“这是我的一道身神神念,既然你已经伤愈,更是借机突破,达到了大周天圆满,正是传你法门的好时机。法不传六耳,你且闭上门窗。”

    “好。”

    李不琢依言关闭门窗,又在身边方圆一丈之地以内炁布下法禁,甲片上,支霜衣这才说道:“我要传你的是五劳七伤法,你应该知道,何谓五劳七伤?”

    李不琢不假思索道:“这是医家之语,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大饱伤脾,大怒气逆伤肝,强力举重久坐湿地伤肾,形寒饮冷伤肺,形劳意损伤神,风雨寒暑伤形,恐惧不节伤志。”

    支霜衣点头道:“不错,人生于世,视、卧、坐、立、行是最寻常、不可或缺的行动,却能伤及人身,人即使不察,这些损伤也会积累下来,久而久之,便成病损。不过,对炼气士来说,肉身练到大周天圆满,便内无五劳七伤之患。但是,我传你这篇五劳七伤法,修行之时,却要主动让自身受到五劳七伤。”

    李不琢乍听有些疑惑,但刚经历了枯荣气的侵蚀,却在支霜衣还未详细诉说之前,便有所领悟,道:“我化解那枯荣气时,发现到虽有枯荣变化之机,万物本根却恒常不变,按前辈所说,这法门要自身受到五劳七伤,待五劳七伤过后,形神也会愈发充盈,与枯荣变化之道相若。”

    支霜衣笑道:“很好,当初我选择传你这篇法门,便是因为你在白龙寺受了那魔头的枯荣。眼下我还没说,你便自行想到这层,看来这篇法门的确适合你。来,我现在就传你法门。”

    ……………………

    距李不琢闭关,已有八日过去,整个千户府上下都气氛凝重,更是有传言说,李千户重伤不愈,恐怕有性命之忧。

    后院,三斤坐在池边栏杆上,双脚晃荡着,往水里抛了一把鱼食,扭头不甘地问:“洛姐姐,你真的要走了?”

    洛还君笑道:“你都问了十多遍了,怎么,就这么舍不得我?”

    三斤朝静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叹道:“他这还是头一回闭关养伤这么久,要不是我偷偷在窗缝里看到,他时而有动作,还真以为他跟外面传言的那样,重伤不愈了呢。洛姐姐,我怕,你要是走了,李不琢又出了什么岔子,我怕……”

    洛还君抚着三斤头顶,柔声道:“你知道的,姐姐和别人……不太一样,在这儿待了这么久,若在待下去,他可会惹下不小麻烦。我也有事要做,哪能天天在这里看书弹琴呢?”

    说着,洛还君突然神情一动,看向静室方向,微笑道:“你放心吧,看来他今日就能出关了,你代我告诉他一声,多谢他把我带出壶天,或许今后还有再见之日。”

    三斤一怔,道:“姐姐为什么不自己跟他告别?”

    洛还君摇头道:“族人尚在壶天,朝生夕死,我焉可留恋人间,走了。”

    说罢,径直向池中走去,若浮萍一般消失不见。

    这时,静室方向传来下人的喧哗声、

    “千户大人出关了!”

    ………………

    一辆乌黑的马车停在千户府前,符离走下马车,

    澹台霄看向府门,说道:“李不琢闭关调养了整整七日才出关,传言说他他重伤不愈,恐怕不是空穴来风。他少年白头,显然是损伤了根基,已断了他的前途。唉,世间多少天才人物,都是只知奋进,不知韬光养晦,岂不闻亢龙有悔?这等中途夭折的天才,我一生见过不知几许,纵使他此前再惊才绝艳,恐怕今后也是泯然众人矣。”

    符离道:“澹台叔叔,还未见到人呢,何至于就此断言?说不定他是对修行有所领悟,所以才闭关久了一些时日呢?”

    澹台霄叹道:“我只是想起往事,才有此感慨,若他真是有所突破,那是最好。”

    “二人说着,在门子接引下,进入千户府,刚绕过影壁,便见到正堂里的李不琢,只见他白发已恢复为青丝,似乎已经伤愈。

    澹台霄微微一怔,却又目光一凝,摇头道:“我果然所料不差,他虽不再白发,却有形神俱衰之相,看来他受的伤,比我料想的还要严重,只怕以后能否在炼气修行都是问题。”说着扭头对符离低声道:“小姐那一颗回天结续丹,就不必再拿出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