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八十九:力挽狂澜

正文 二百八十九:力挽狂澜

    众人心中大喜,以为郑东来就要将那青年男子杀死,李不琢却神色凝重。

    郑东来踏出这第五步,整个人气势已达到巅峰,衣袍无风自起,但这等状态,正是已将全部心神系于那一步之中,以至于内炁紊乱,浑身气机逸散。

    也就是说,郑东来踏出这一步,已是破釜沉舟,以身犯险。若这一步功成,兴许便能诛杀那天人首领,若不成,甚至他自身便有当场走火入魔之危。

    忽然李不琢衣角被人一拉,转头望去,只见泉婴眼神闪烁,低声说道:“随我来。”

    “去哪?”李不琢眉毛一挑。

    “跑。”泉婴说着看了一眼那艘离得较远的福船,面色焦急,“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趁着郑东来拖住那人,咱们快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四近没有陆地,能跑到哪去?”李不琢摇摇头,虽知道泉婴是鲛人,却故意如此说道。眼下同族被外族杀戮,他既有一战之力,怎会做丧家之犬。

    正在这时,只见郑东来一步落下,忽然面若金纸,仰天喷出一道三尺高的血柱!

    李不琢一皱眉,便摆脱泉婴,向郑东来掠去。泉婴一怔,咬了咬牙,就想逃往水下,但从李不琢身上感知到的那一丝淡薄的龙气却让她犹豫了一下,暂时抛下了逃遁的念头。

    此时郑东来强行施展步罡踏斗,被神通fan's青年冷哼一声,站直身子,面色铁青,模样还有些狼狈,却已压力尽失。

    “只是这个程度?”青年嘴角一勾,竟然掐出与郑东来施展的步罡踏斗相似的法诀,一步踏出之后,眸中有星辰闪逝,隐约与九天形成遥相呼应,显然较之郑东来所施展的术法更加正统!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只一步踏出,受神通反噬的郑东来便双膝一屈,轰然跪倒在地,目露绝望之色,此时他的内炁在经脉中若群蛇一般四处乱窜,除非立刻调息,不然不消一盏茶功夫,五脏六腑就会被这内炁搅成一团浆糊,但对方岂会给他调息的机会?

    忽然郑东来右肩被人一拍,耳边同时听到有人说:“巽一坤五,走!”

    郑东来一晃神,只觉一股气息自右肩涌入体内,将经脉中乱窜的内炁都压服下来,眨眼间,他便从神通反噬中恢复。但那青年也在同时踏出第二步,郑东来身子一沉,来不及回头,便以自身站立处为起点,向巽位走出一步,再向坤位走出五步。

    郑东来走这几步间,那青年也随之踏出了第三步、第四步,而郑东来勉力按巽一坤五走出六步后,来自罡斗的压力便霎然消散。

    “哦?竟有人能根据星相流转,破我道术?”

    青年收起法诀,看向郑东来身后的李不琢,步罡踏斗是以法诀步伐呼应天象,引罡斗之力,镇压敌人,但若有人能勘破星相流转,便能在星相变化间窥见罡斗之力无法镇压到的空隙,便能轻易摆脱此术。但星相流转变化万千,就连他自己都无法了然于心,而李不琢寥寥一语,便让郑东来逃出生天,难道是巧合?

    “是你?”郑东来修了步罡踏斗残篇,自然懂得李不琢那简单的一句巽一坤五有多高明,不由心中大为诧异。

    “留神。”李不琢低喝一声,郑东来陡然警醒,便见那青年掏出一块雕版,雕版上有一兽首似犬似狮,遥遥对着郑东来张口一咬!

    郑东来一晃神,只见眼前一头百丈巨兽,威风凛凛,血盆大口吞天噬地,虽心知这是心神被慑而导致的幻象,身子却不听使唤地僵在原地,正在这时,背后一道龙吟传来,只见一道龙影平地而起,赤鬃银鳞,霎时便咬住那百丈巨兽的脖颈!

    幻象轰然消散,李不琢仍保持这手持烛龙下劈的姿势。

    “你竟拥有神兵?”青年终于神色一变,紧接着目露贪婪之色,“下民怎么配使用这等宝物,既然你要寻死,我这就先取你性命!”

    足尖一点,青年便无视郑东来,一甩手便向李不琢打出九道金篆紫符!

    “此人我来应付,你去帮其他人。”

    李不琢用内炁束音成线,传音至郑东来耳中,紧接着便向那青年掠去,眼神霎那变得漠然,不易剑道开始推演,身周方圆十丈内的变化都被他纳入心中。那九道金篆紫符轨迹变幻莫测,雷火之气氤氲其中,李不琢执剑一刺,便刺中第一道神符,轰一声,雷火交加,光芒大作,李不琢却一旋身,若穿花蝴蝶一般,恰恰避过神符的威力,又紧接着刺出一剑。

    一连九剑,九道符咒皆被破去,李不琢欺身至青年身前,一剑刺向他眉心。

    郑东来神情呆滞,李不琢展露的气息,从始至终都未超过坐照上境,但他每一步与每一剑,都浑然天成,恰好避开那青年的术法,同时又击中他的破绽。这种剑法,就算修为再低,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正在这时,方破岳惨呼一声,被人一掌击中膻中,身子倒飞三丈,跌入甲板角落,不知生死。郑东来心中一凛,无暇顾忌其他,加入战阵。

    “幸好我虽修为跌落,却还能借用烛龙的气血,加上这件机关臂,倒能发挥出一些实力。”

    李不琢与青年一交上手,不易剑道便将青年的动作推演得一清二楚,只是自身实力所限,虽能化解他的攻势,一时半刻却无法得胜,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如今因修炼五劳七伤法,形神衰弱,若一直维持剑道推演,恐怕不到一刻钟便会力竭。

    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索性分出一些心思,助他人得胜。李不琢念头一动,忽的嘴唇一动,又以束音成线法,朝坎位五丈外,正与一天人交手的葛川说道:“曲骨!”

    霎那间,葛川正被那天人震散招架,一掌朝他天灵盖拍下,隐有风雷之势,避无可避,不由暗道一声我命休矣,耳中乍听见李不琢的传音,心若死灰之际,顾不上那是谁的声音,便一剑刺中那天人下腹曲骨穴,只求死前能给他留下些伤势。

    噗!

    葛川的剑刺中天人曲骨穴,竟似扎破了猪尿泡,让那一掌气势尽泻,竟是雷声大雨点小,虽恰好击中葛川天灵盖,却只让他眼前一黑,倒退三步,一晃神便清醒过来,并未丧命。

    ()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