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零四:乌秩之柱

正文 三百零四:乌秩之柱

    “我,我不动就是了。”葵人被李不琢盯着,低下头去。

    葵人躲闪的目光映证了李不琢心中的一些猜测,但他尚且需要这重身份,也不忍直接刺破这对母子的希望,便没点破,继续拉车,仍装作失忆的模样。

    “听医馆里的人说,当时我被压在土石下面昏迷不醒,怀中还抱着这根六柱杖,我能活下来,多亏了六部神明降下福泽。”

    “嗯……回去之后,你我更要虔诚供奉六部神明。”

    ………………

    巫桓城在苍梧界西南面,乃六柱圣城之下七十二城邑之一,为预防苍梧界中时常发生的虫灾,城中建筑不施一木,纯以石砖堆砌。

    城西一间简陋的石屋边,葵人小心从门闩间取下一块木片,放心地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家里没人的这些天里没人来过。”葵人打开门,把李不琢迎进去,一边说道:“阿满,你先坐会,我去做些吃的。”

    葵人将孩子小心放在床边,家中早已揭不开锅,索性阴由罗赏了五百钱,她也能向邻里换些粮食来。

    李不琢在木凳边坐下,打量屋中陈设,屋子十分简陋拥挤,墙上挂着麻衣、镰刀、架上挂着粗布,李不琢身旁是一张硬木床,床脚下堆着一些陶土人偶,似乎是给孩童准备的玩具。

    除去这间卧房,居所剩下的另一间,便是葵人现下所在的灶房。

    这时藤筐里的孩子又开始有了动静,已经两岁,却只会喊娘,说饿。李不琢将他抱在怀中,又为其体内度入一缕内炁。看着孩子渐渐闭上双眼,李不琢心中思量着:

    “若要顶替阿满的身份,免不得和葵人共处一室,纵使不做出非礼之举也不妥,得找个机会,搬出这里……”

    “我要谋夺天柱之精,正需要以下六部众的身份得到那份差事,才有接近这城邑核心的机会,事不宜迟,今日便将此事办妥。”

    李不琢抱着孩子走到门口,仰头看向数里外,城邑中央方向。

    只见一座建筑既似柱又似塔,高有数十丈,通体色如黑檀,表面浮雕着轮盘、云纹、六部神像、六部戒律等图画文字,散发着高高在上的、庄严神秘的意味。

    苍梧界中,除六柱圣城以外,七十二城邑中皆立有这“乌秩”之柱,此柱便是一城的根基,城中上六部众皆凭依此柱,吐纳天地元气。若无乌秩之柱,方圆数百里便会虫灾大起,土地荒芜,化作不毛之地。

    天柱之精便存在于乌秩之柱中心,然而此柱被全城上六部众视为性命,防卫十分森严,纵连许多上六部众都难以接近,李不琢想要谋夺此物,不是易事。

    “所幸战事发生后,城中上六部众纷纷奔赴战场……只要不轻慢莽撞,我倒能有些机会,窃得一些天柱之精。”

    李不琢打量着乌秩之柱,心里又分神想着:“这苍梧界的文字,倒和外头浮黎的古字形状有些相似,两界之间必定渊源极深,只是白前辈书房里那些案卷,也对两界的渊源只字未提,不过眼下看来,此界似乎称不上所谓的‘上界’。”

    “阿满,阿满——”

    身后传来轻柔的呼喊,李不琢转头。

    “阿满,吃饭了。”葵人从灶房出来,端着热气腾腾的黄面馍馍,还有两碟辛辣的咸菜。回到家中,这女人终于卸下片刻重担,露出了笑容。

    下六部众很少能吃上几顿干的,也鲜有肉食,所以难得能长出一口好牙,李不琢却发现葵人虽然容貌普通,牙齿却十分整齐。葵人放下饭食,注意到李不琢的目光,怀念地说:“以前你常说我牙齿好看,你看宝宝也随我呢。”

    李不琢怀里的孩子刚好呓语着露出一口整齐的乳牙。

    “是吗。”

    李不琢笑了笑,放下孩子,坐下用饭。葵人忽然怔了怔,小心地看了一眼李不琢亦十分整齐的牙齿,见他没露出异样的表情,才收回目光。

    葵人端来的食物,正够一人的份量,这在男人干力气活的下民之家已是惯例,李不琢吃了一个黄面馍馍,便道:“我要出去趟,谋份差事。”

    “出去做什么,你身子还没好呢。”葵人急了。

    李不琢把另外一个馍馍塞给葵人:“我身子比你好,把这个吃了。”

    葵人触到李不琢的手心,心中一愣,他的手掌怎么那么柔软,连半个茧子都没?他没失忆前,究竟是做什么的?

    “巫桓城祭子的住在哪里?”李不琢又问道。

    葵人拿着馍馍,只觉李不琢那张被伤痕覆盖的脸又多了一层神秘感,一时间竟忽略了李不琢竟敢直呼“祭子”二字,不由自主答道:“乌秩之柱东边,白水巷里,就是祭子大人的住处。”

    ………………

    七十二城邑中,每三月便需祭祀乌秩之柱,主管祭祀之事的是大祭师,而每一城的大祭师通常兼任城令,事务繁杂,更多详具的事务,便由左右祭子代为处理。苍梧界以左为尊,阿满身为下六部众,能见到的,自然便是那位居于白水巷的那位右祭子大人。

    “此行事成,便不用多费周章,便可顺理成章接近乌秩之柱。”

    白水巷口,李不琢看向那座青石堆砌的大院,院门前有许多下六部众等候着,只敢低声交流。

    “要求见右祭子大人?”

    巷边护院的首环众蔑了李不琢一眼,伸手道:“二十钱,上那边候着去吧。”

    李不琢看向那已有二十余人等候的地方,祭子接见下六部众纯看心情好坏,这些人恐怕等上数日也没有结果。便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手腕一翻,便挂到了那首环众腰间,收回手时,又拨动他上袍,将钱袋盖住,说道:“这二百钱大人拿去买酒,劳烦帮我通禀一声。”

    那首环众一怔,摸向腰间钱袋,便听见青铜币相撞的哗啦声,讶异地看了李不琢一眼。他为右祭子看门,每月也不过能得百钱,这旃提好阔的手笔,恐怕背后有些靠山。

    “我帮你通禀无妨,但祭子大人是否见你还不一定。”护院不动声色打量四周。

    “我来不是有事所求,而是得了一件宝物,要献给祭子大人报恩。”李不琢顿了顿,“祭子大人若愿见我,事后还有两百钱相谢。”

    “原来是这样……”护院恍然,便让李不琢原地等候,匆匆进入院内。

    ()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