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二十二:龙池法统(中)

正文 三百二十二:龙池法统(中)

    甬道后,便是一片地宫,地宫极高,上下足有二十余丈,无数粗大的根系从穹顶扎下来,虬结盘曲,只留出或大或小的数百条幽道的缝隙。

    李不琢随传道司中人,沿着一道能容十余人并行的缝隙,向前走去,越接近中央,根系的颜色便愈发青翠,过了一会,眼前没了遮挡的根系,便见一道玉柱自上而下,顶天立地。

    那玉柱底部有一处醮台,醮台建得极高,临着三丈外的玉柱,两者之间,有一部分橫突的柱体,被雕琢成两耳四足方鼎,鼎耳由两条石龙衔着,悬在半空。

    传道司的人将李不琢带到醮台上,便递给李不琢一柄锋利之极的铁木刀,又给了李不琢一个小玉碗。

    他指着下方的那个小方鼎道:“取十指的指尖血各一滴,投入鼎中。”

    滴血入鼎,便是升铎醮仪的第一步,若能得到圣柱认可,那方鼎便会将血液吸收进去,若不得认可,血液被方鼎排斥,他便会失去升铎为上六部众的资格。

    李不琢接过木刀和玉碗,心中却暗暗想道:“这六部的圣柱能长这么大,必然有灵性,人血对它来说便是养分,所以这方鼎才能吸血……“所谓得不到圣柱认可的,想必是那些身患疾病者,血液中积攒了污秽,才不被这方鼎吸收。不然只要血液能被龙池柱根系吸收便是得到圣柱认可,那些被树根当成养料的活人俑,岂不都有成为上六部众的资格?”

    想必上六部高层,也正是用此法来筛下那些先天资质差的人,保持上六部血统优良。

    李不琢没有犹豫,用刀尖刺破指尖,缓缓将一滴指尖血滴入碗中,又忽然心中一动。

    只要血液被方鼎吸收,便能通过升铎醮仪,但若用阴阳应象法,在血里融入木气,便能引得方鼎反应更强。那蛇图部的情报中,就记载过一些上六部众升铎时滴血入方鼎出现了异象,而受到重视。

    “从这传道司的人对我的态度来看,我以下六部众的身份升为上六部众,定然不受重视,若也能让这方鼎出现一些异象。

    李不琢心中盘算着,便暗暗将地宫之中的木气汇聚过来。那龙池柱逸散的精气,面对木帝之术,便犹如臣子一般,十分驯服。

    那传道司的人在一旁说道:“参与升铎醮仪者,本来皆是还未开始炼气的少年少女。你回苍梧之前就在下界开始炼气,这已经破坏了规矩,就算得到了圣柱认可,你也只能从最基础的入门炼气法学起,不过嘛,只要你一心为上六部做事,再立些功劳,说不定五六年后就有机会学到更上一乘的法门了。”

    李不琢问道:“不知龙池的法统有几等?”

    那人解释道:“你初次接触上六部法统,不知道也是理所应当,我就与你说道说道。我龙池部法统,入门的便是通脉法门,再上一乘的,便是我修炼的聚神之法。再上一乘的法门,可以凝聚元神。至于再上一乘的法门,便是六部镇柱之法,可以修成法相,不过这等法门,便不是寻常人可以触及的。”

    此人口中的通脉与聚神,分别对应浮黎中坐照、先天两重境界,而符离的黄芽、神游二境,在这里便合二为一,通称为元神。与浮黎一般,此界的法门,最高也只到法相境为止,法相境后的真形境,只能凭炼气士自身打破桎梏方能领悟。

    李不琢将木气融入血中,片刻后,十滴指尖血在玉碗中汇成一小团,他便稳稳端着玉碗,对着方鼎倾倒。

    一线血珠落入方鼎,没有溅落溅落丝毫,转瞬间,便没入鼎膛内壁,如雨滴深入枯地。

    这一幕不出那举行醮仪的传道司中人所料,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这升铎醮仪自然会十分顺利,便开口道:“恭喜,日后你便是龙池众……咦,这?”

    他话说到一半,只见那方鼎内壁隐隐有碧光一闪而逝,不由面露惊讶之色。常人血液被方鼎吸收,便是通过了升铎,而方鼎若还有异兆,此人多半颇具天赋,往往会被上六部中高位者看中,收为门徒,这等机缘,他曾梦寐以求,没想眼前这下民,竟有如此大运!

    他的惊讶只持续一瞬,又镇定下来道:“你在下界早已炼气有成,血气旺盛远非普通人可比,这些异象倒还在情理之中。若你尚未炼气而能让宝鼎生光,那才是了不得的事,我五年前曾见过一人让宝鼎生出异象,那日升铎醮仪结束后,他还未走出地宫,就被闻讯赶来的元神境前辈收入了门下,真是羡煞旁人,咦,这,这……这是?”

    他刚镇定下来,说到最后,舌头忽然打起了结,只见那方鼎中的碧光越来越盛,隐隐凝成枝叶之状。

    李不琢同样没想到融入了木气的血液竟让方鼎产生这种异象。

    这时,那枝叶已凝成实质,托着一枚青湛湛的果子,有拳头大小,十分可爱。李不琢心中一动,便身子前倾,去摘那枚果子。

    “住手!”

    李不琢转头一看,那传道司中人神色凝重,看着那方鼎,道:“圣柱产生异象,此事非同凡响,此事我去禀报传道司苍知大人,你在此处等候,不要乱走!”

    说罢,此人急匆匆离开。

    “这龙池柱有如此反应,难道是感应到了我使用的木帝之术?”

    李不琢走下醮台,并没有去动那枚果实。这果实虽然奇异,但灵觉感知之下,不过也是天柱之精凝成,与之前翡翠树上的白玉果异曲同工。

    方鼎中生出这样的异象,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是正中李不琢的下怀,若这时候妄动那枚果子,得罪传道司赶来的人,影响之后传承的龙池法统,未免得不偿失。

    地宫防卫森严,但此时的醮台旁只剩下李不琢一人。传道司的人还未赶来,李不琢打量着四周,见到不远处错杂的根系中,隐藏着许多人俑,便心中一动,走近过去查看。待看到其中一人,忽然眼神一动,轻咦一声。

    这人十分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