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魁 > 剑魁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二十三:龙池法统(下)

正文 三百二十三:龙池法统(下)

    虽然那人俑是作下六部众的打扮,但李不琢已有八分确认,此人应该是天宫炼气士,而且很有可能是相识的人。

    “这人不是与我一同度过瘴气的那几人,我在哪见过他……”

    李不琢打量着那个人俑,此人身材干瘦,留着稀疏的胡须,被三道根系刺穿了腰腹与前胸,面若死灰,隐约露出痛苦的神色。

    “咦,这人不就是……”李不琢追溯着记忆,忽然想到了自己是在哪见过这人。当初刚离开幽州,去往天柱裂缝时,此人便是与符离随行的黄芽境炼气士之一,似乎叫做华庆松。

    “这人竟然被抓了,那符离一行人,岂不也是凶多吉少?”

    李不琢心中一凛,记得当初与符离同行的,还有一名神游境宗师,没想也落入了上六部的手不能里。

    这时,华庆松的人俑眼皮微微一动,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

    李不琢皱了皱眉,警惕看向四周。这地宫中不容许有金铁接近,防卫也是外紧内松,眼下,这举行升铎醮仪的地方倒是没有外人,他便朝着华庆松接近了几步。

    华庆松的皮肤已近乎树皮,他眼皮抖动,艰难地睁开眼睛,死死盯着李不琢,他已行将就木,目光却犹如剑锋般森然,喉咙里嘶哑微弱的声音遮掩不了他话语里的愤怒:“要杀便杀……你们竟然以人饲树,折辱……至此,日后天宫杀入此界,定将你们抽筋……剥皮……千刀万剐……”

    随着他神情激愤,抵御那根系侵蚀的内炁不稳,登时浑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化成木塑。

    李不琢看在眼里,双手迅速结出手印,一连十三道,口中低低喊道:“是友非敌!”

    华庆松微微一怔,李不琢所结的手印,乃是道藏上载有的驱煞印,此印法本来有十六道,十三年前经宝天宫四位法相境宗师共同改进简化成了十一道。这苍梧界里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手印?

    但旋即华庆松心念一转,却暗自冷笑,两界之间不知相互埋了多少谍子,小道藏上的一道手印,又岂是什么秘密。这上六部众用这么简单的手段就想取信于他,不过想套话罢了,他又岂会上当?

    他嗤笑道:“好一个是友非敌,想不到……这龙池地宫中,竟然还能有同族潜入进来,我真是对……对阁下佩服之至啊,呵……不如你现在就帮我解了这束缚,你我二人,一同,一同杀将出去,岂不快哉?哈哈哈哈……咳……”

    李不琢皱起眉头,压低声音道:“华庆松,你真要你把我也暴露出去?”

    华庆松微微一怔,旋即冷笑道:“你们何时对我下了邪术,诈出了我的姓名?”

    李不琢道:“你不信我也罢,当初我本受你符家小姐之邀,同去东极,结果半途被你们丢下,这事你该没忘吧。”

    华庆松眼中闪过诧异之色,盯着李不琢:“你是……”

    李不琢不多解释,不再隐藏气息。

    华庆松喃喃道:“你竟有黄芽境修为,如此年轻……是了,定然是你,当初府试时,你便成了少年宗师……”

    他说道这里戛然而止,没把李不琢的名字说出来。

    李不琢道:“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其他人呢?”

    华庆松见李不琢似乎有恃无恐,却是心中一凛,暗道李不琢莫不是已投靠了上六部众,不然何以在这地宫里肆无忌惮?语气又冷了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已是废人一个,不要因我而受牵连,你快走吧。”

    “原来你在怀疑我……”李不琢无奈摇头,“我乃天宫府试解元,少年宗师,何尝不能在天宫立足,怎会加入这危在旦夕的上六部众?”

    华庆松微微一怔,他被那树根折磨得神志不清,虽然一直十分谨慎,脑子却不大清醒,听李不琢一说,却是想通了其中关节,喃喃道:“你果然手段非凡,竟然能在这地宫里通行无阻下,想必已在龙池部身居高位了……”他顿了顿,“如今我天宫之众,绝大多数都聚集在这龙池一城,你有这层身份,定能让天宫的计划更加顺利。”

    华庆松不知李不琢是因为引发了方鼎的异象,致使那传道司中人离开,才得了这片刻的功夫,误将他当成龙池部中高位者,才有这番话。李不琢也没有点破,问道:“你既然这样说,看来符家小姐并未与你一同被抓来。”

    “不错,如今小姐还在城里。”华庆松点头说。

    李不琢若有所思点点头,又问道:“刚才你说天宫炼气士皆汇集到龙池城里,为何如此?”

    “自然是为天柱神髓。”华庆松微微喘息着,“除小姐之外,中土年轻一辈数位才俊也聚集在此,便是因为一个消息。自六部创立以来,唯一一次神髓被盗之事,便发生在百年前的龙池柱中,若能得知当年龙池柱神髓被盗的因果,便能再窃天柱神髓。”

    “原来是这样。”李不琢心中一动,蛇图部的机要,看来保密不算特别严格,就连天宫炼气士,也有人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传播开来。

    李不琢正要继续再问天宫炼气士聚集在何处,如何隐藏,却隐隐听到远处有接近的脚步声,当下心中一凛。

    华庆松虽被折磨得不承人样,宗师炼气士的灵觉却仍在,当即知道有人要过来,连忙压低声音说到:“你到龙池一层,青雀街左边第二家茶馆,每日黄昏过去,只要一双筷子,不要茶水,如此连续几日,会有人来找你。”

    他说罢,深吸一口气:“我已是废人一个,留我在此,恐怕你会担心我泄露你的身份。想不到临死前,我这条命倒还起了些作用……”

    说话间,他便自行散去内炁,话语越来越微弱,眨眼间,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座毫无生机的木塑。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魁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