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医治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医治

    周重阳头昏脑沉听得外面人喊话,慌忙从床上爬起来,看到小捕头顺子带着闵方齐就直接进来了,赶忙三两步迎上,到了近前发现闵方齐身后有一位女客,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屋里脏乱没有收拾,周重阳脸色臊红,气愤的给了领头带路的顺子一拳头,嘴里骂道:“你个死瘪子,怎么把闵大夫领到这儿来了。”

    顺子委屈,不明白头儿为什么发火,他见周哥一到衙门就不舒服躺在床上,他好心把大夫请进屋里来,没想到好心办坏事挨了一拳头:“周哥,我看你~~~”

    “啥呀,还不快把闵大夫请到客厅里喝茶歇息会儿。”周重阳叫道,又给闵方齐抱拳赔礼:“小子不懂事,失礼了,闵大夫和小妹子别介,请到客厅喝杯茶歇息会儿,周某马上就来,失礼,失礼。”别看周重阳只是一介武夫说出的话却是有礼周到,堂堂的一府总捕头却给闵方齐和萧茗小心的赔着不是。

    顺子瘪着嘴,带着闵方齐和和萧茗去了会客厅,又端了茶水糕点伺候着。

    会客厅里,周重阳圈起袖子,右手小臂上的伤口才慢慢显露了出来,一条长达二十厘米的刀伤,斜着延伸到手腕,伤口上緾着白纱,血迹隐约可见。

    当日抓捕逃犯时,被他奋起一刀砍,周重阳躲避不及,本能反应抬手抵挡,手臂当时就受了伤,当时没在意,随意缠了纱布,包扎了事,哪知两天后伤口不见好反而更严重了,隐隐生疼。

    “闵大夫,你帮周某看看,这都有两天了还不见好,反而更重了。”周重阳指头伤口说道,手臂疼得有些抬不起来。

    闵方齐亲自上前来,小心的把伤口上的白纱解下,伤口并没有结痂,而是皮肉翻开,上面还残留着发黑的瘀血,有化脓的趋势。

    和他之前想的一样,伤口没有及时有效的消毒,被感染了。

    ”师妹,你看这伤口怎么处理好。“闵方齐问着萧茗,按他以前的做法,就是清洗伤口再敷上药,不过经过萧茗的一翻指点他有了新的治疗方法,他第一次遇上,不敢下定论,年纪一大把,作为医学圣手的他反而犹豫不决起来。

    ”师兄,我想你应该有了治疗方法了吧。“萧茗笑道:“用针缝合恢复得更快。”

    ”呵呵,为兄也是这么认为。“闵方齐得到了萧茗的肯定,点点头。

    两人的对话令周重阳觉得莫名其妙,听得闵方齐称呼萧茗为师妹不由好奇问道:”闵大夫这位小妹子是你师妹,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师妹了。“应该说是什么时候有一位师父了,他与闵方齐也是熟识的,从未听说过闵方齐师从何门。

    ”这位是闵某师妹萧茗,医术了得,还望以后周捕头多照应一二。“闵方齐客气道,并不多作解释,反而为萧茗说起话来。

    ”原来是萧大夫,周某失礼了。“周重阳听得闵方齐郑重介绍又托他照顾,心知此女子得闵方齐看重,也不托大,站起身来忍着手臂上的疼痛重新给萧茗抱拳行礼,称呼也变从小妹子变成了萧大夫。

    萧茗跟着闵方齐进屋里时他还以为是他家里的小辈并未多加留意,方才知萧茗是闵方齐的师妹,如此人物,才知自己先前失礼了。

    ”周捕头客气了,萧茗愧不敢当。“萧茗同样回施一礼,对这位粗狂汉子多了丝好感与敬重,如此以礼相待之人,绝不是一位坏人。

    ”头儿你的伤又流血了。“一旁站着的顺子看着周重阳的伤口流血高声叫了起来。

    ”赶紧坐下,闵某看看。“闵方齐赶紧把人拉着坐好,确实有血流了出来。

    ”哎,不防事,这点伤算什么,大惊小怪的成何体统。“周重阳顺从的坐下,责怪的看了一眼顺子。

    周重阳这模样领顺子愤然,却不再开口,他素知老大脾气,再说他还是这样。

    确定伤口需要缝合之后,闵方齐就把事先准备好的针线拿出来放好,还有一应药品准备妥当,又让顺子去端了一盆滚烫的开水进来。

    没有棉签,闵方齐把干净的棉布撕碎放进开水里消毒,代替棉签使用。

    萧茗事先为周重阳做了青霉素的药敏试验,确认他是是对青霉素过敏。

    u看着手腕处隆起的小包,周重阳不明就里,不是应该诊脉开方子么。

    ”闵大夫,这是要作什么,不开方子吗?“周重阳问道。

    ”别急,方子是要开的,我们先把你的伤口缝起来,这样伤口好得更快。“闵方齐一边为即将到来的手术做着准备,一边回话。

    ”缝起来,是不是像蒋四海那样子。“还不待周重阳反应过来,一边站着的顺子就好奇先问了出来。

    ”正是此法,你们也知道。“

    ”听说过,我们还见过伤口呢,那伤口如今痊愈后就剩下一条伤疤在身上了,听说是一位小姑娘的手笔,莫非是萧大夫?“周重阳被顺子抢了话,也不见生气,反而问着闵方齐当日施以援手的是不是萧茗。

    他与四海镖行的蒋四海和石大河两人交情不浅,经常一起喝酒吃茶,当日蒋四海遭歹人袭击,还是他亲自带人追凶百里,只可惜贼人武功高强让他给跑了。

    在一次酒桌上石大河喝高了,把蒋四海受伤用针缝起来的事说了出来,他才知道皮肤是可以用针缝起来的。

    ”正是师妹。“闵方齐自豪道。

    ”萧大夫神医妙手,周某佩服。“周重阳说道,语气里多了几分尊重,并没有因为年龄而轻视,他身在公门,过的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从不会得罪有医术傍身的人,对于医术高明的闵方齐一直以来都是以礼相待。

    周重阳看着闵方齐手里拿着个细细的针筒扎进自己的手臂里,感觉自己像是被蚊子叮咬一样。

    闵方齐为周重阳打了麻药后等待了片刻,等麻药起作用后就用钳子夹住棉布沾上烈酒消洗伤口,把化脓的地方作了处理。

    顺子看着闵方齐用针为自己头儿伤口拉在一起,看着就后背发凉,双腿打颤,手都不知道该放什么地方了,他怎么感觉像是自己老娘在为他缝破衣服一样,一针一针,穿进去拉出来,缝得密密麻麻,针脚细密,不由为头儿捏了一把汗。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