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画卷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画卷

    “你怎么会在这儿。”石亭玉收回了画看着萧茗。

    “唉,别提了,被人骗了。”萧茗说道,并没有提自己被骗到怜香楼的事情。

    她得好好反省一下,这么容易就被骗了,真是笨啊,只想到人命关天,救人要紧,跟本就没有想到对方是在骗自己。

    不过,到底是谁要害自己,她与万四儿素未谋面、又无冤无仇,自己很少在平城走动,他又是怎么会认识自己的,想着这几次在平城遇见的人,到真让她想出一个人来,在琼华楼遇见的彭耍赖,因为她坏了他的好事,怀恨在心,勾结万四儿用这种方法对付自己。

    有这个可能。

    她有想过报管,可惜没有证据,怜香楼的风娘和万四儿完全可以一口咬定真的是有孕妇难产请她,她无凭无据根本就告不倒他们,反而还被她们倒打一耙。

    真是,这个哑巴亏自己是吃定了。

    “嗯,我带你们出去吧,这里巷子多,不熟悉的人根本就走不出去。”石亭玉见萧茗不肯多说就不再问,看刚才几人身手都不错,想来萧茗是惹上麻烦了,还是个大麻烦。

    石亭玉带着两人七弯八拐,终于出了迷宫似的巷子。

    夏五正好从另一条巷子里出来,看见世子爷正想打招呼,突又看到世子爷身后走出来的萧茗,把要出口的‘爷’字生生的忍了回去。

    她怎么会在这里?

    “表哥。”夏五叫道,心里忐忑,这可恶的夏小八,回去非得狠狠揍他一顿不可,就因为他当初叫世子爷为表哥,如今在外人眼里世子爷就是他们的表哥。

    与主子攀亲戚,以下犯上了啊,所幸世子爷没有怪罪。

    “嗯,怎么样找到没有。”石亭玉对这一声表哥并不多言,只希望夏五能给他带来好消息。

    夏五摇头,握着画卷的手不由紧了紧。

    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主子一定很失望吧,果不其然,石亭玉对于这一结果虽未多言,可眼里难掩失望。

    “今天就到这里吧,先送萧大夫回去。”

    “不用了,今天已经够麻烦你了,我们自己租车回去。”萧茗赶紧拒绝道,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有急事。

    “无防,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石亭玉看着萧茗的拒绝心里不由有些生气,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很危险。

    萧茗·········

    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

    被同一个人救了三次的萧茗真的很尴尬啊!

    石亭玉让夏五驾车护送萧茗二人回去,他自己留了下来。

    “夏五哥你可是有事忙?”马车上,萧茗问着驾车的夏五,他和石亭玉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事的,不然那么偏僻的小巷子石亭玉都能带她们走出来,看那熟悉的样子就知道能那一带很熟悉的,让一个大忙人送自己会家,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的事耽搁了。

    她与夏小八熟识,可与夏五完全算是陌生人,只见过几次面。

    让夏小八为她们驾马车说得过去,可夏五就有点····

    “没事儿,也不算什么事儿。”夏五口不对心的说道,强忍下心里的烦燥,他们在平城打听了不少时日,仍是无功而返,不止是世子爷就是他心里也急,嘴上都磨起了火炮。

    “是我母亲的一位远房亲戚,多年没有联系,母亲想认认门,就让我们打听打听,只知道住在梅林巷,可是我们拿着画像打听了好些天都没有找到人。”

    “萧大夫识人广阔,不知道见过画像上的人没有,是我姨母的儿子姓张,另一位是他夫人岑氏。“夏五把画卷透过帘子递了进去,他突然想到萧茗会医术,见过的人多,认识张栋也不一定。

    萧茗看着画卷中的男人,三十上下,相貌普通,是丢在人群是一眼就看不出来的那一种,唯一的特点就是左眼眉峰处一颗痣,可她冥思苦想一阵,确定自己没有见过此人。

    对把画像递给梨儿看,梨儿同样是摇头,表示自己没见过。

    萧茗又展开另一副女子的画像,画像上的女子二十七八岁长得很是漂亮,温婉娴静,眼睛有神,目视前方,是一样标准的古典美人。

    只是奇怪了,画像上的女子给了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莫名的熟悉感,萧茗冥思苦想一阵,可惜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她的记忆力很好,重生以后记忆力更好了,可以很确定甚至是肯定,她没有见过此女子,可是画中人就是给了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很亲切,看着画像他有一种流泪的冲动。像是认识了很久的亲人。

    可是,她不认识啊,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

    “没见过。”萧茗迟疑道,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是认识吧,记忆中没有这一个人,说是不认识吧这女子又给了她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

    “哦。”夏五失望,是他多想了,萧大夫才多大,怎么会认识张栋和岑茵,根据他们探听来的消息张栋二人在平城的梅林巷出现过,他们大喜过望,以为他们就隐身在此,拿着画像小心的找人,甚至每一家每一户都偷偷的搜寻,在他们想来就算张栋重伤不治,至少岑茵还活着,带着大皇子躲在这里。

    唉,夏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找了都快半个月,把梅林巷翻了个遍,没有找到半点身影,甚至把搜索范围扩大到整个平城的大街小巷,拿着画像寻人,都没有人见过张栋,更没有大皇子的一点儿消息。

    有夏五一路相护,萧茗二人平安无险的回了家,到家时宋氏和易妈妈二人正在准备晚膳,看着赶马车的夏五诧异,她们经常去夏家帮忙,是见过夏五的,知道是夏家的大公子。

    只是为何是夏大公子送萧茗回家。

    夏五告辞一声就赶着马车回家了。

    “今天看诊回来,遇见了夏五哥正好要回村,就请他顺路稍上我一程。”萧茗怕两人怀疑就把事先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对今天的事闭口不言,又跟梨儿交待了,让她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一个字。

    不然,让干娘知道了不但会让她担心,以她的性子以后都不会让她出门给人看诊了。

    “回来了就好,都去一天人,生出来了吧。”宋氏没有多想,当真以为萧茗是去看难产的孕妇去了,哪里知道萧茗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天。

    “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字。”萧茗若无其事的笑道,看那样子还真的像是给人接生了似的。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那就好,谢天谢地,回屋去,看把你累的。“宋氏心疼道,萧茗一去就是一天,累着了。

    萧茗的谎言骗过了宋氏,却骗不过心细如发的易妈妈,等宋氏领着萧茗进屋后,易妈妈叫住一旁的梨儿。

    “梨儿,跟我回屋去换身衣裳,你看你这衣裳都脏了。”易妈妈拉着梨儿就先回了房。

    宋氏作息一向很有规律,晚膳后散步,做些针线和易妈妈、萧茗等人说些闲话就回房就寝。

    萧茗让云苓伺候着干娘睡下后,把萧涵和夏小八留了下来,同时留下来的还有易妈妈和易风,把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一来是想让大家警醒着小心万家兄弟的报复,二来是想让大家给出个主意。

    原本她是不打算把事情说出来让大家担心,特别是弟弟萧涵,他学业繁重,会影响了他的学业,不过她最后想了想还是要把事情说出来,让大家注意点。

    在前世,她惹上的麻烦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担着,不畏不惧,在这里却不行,在这里她有家人、朋友,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今天她第一次用了毒药对付万四儿,万家兄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伺机报复,这个报复的对象可能是她,也可能是她的家人,她不能让他们置于危险之中,把事情说出来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防范于未然。

    “哼,居然是万家赌坊的万氏兄弟,居然胆大包大到了这个地步。”夏小八一啪桌子,气愤非常,居然会对萧茗下手。

    万氏兄弟的凶残,他在城里也有耳闻,万家原来有兄弟姐妹五人,如今只剩下了万大头和万四儿两兄弟,其他两人在逞凶斗狠中死掉了,最小的六妹给了平城一户有权有势的人家做填房,万大头和万四儿在平城无法无天,坏事做尽。

    凡是借了万家赌坊银子的人无不都是卖儿卖女、断手断脚,如今天他们居然敢把手伸到萧家来,对萧茗下手,真是····

    谁给了他们的狗胆。

    夏小八越来越气,豁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我去灭了他们。”

    “我也去。”萧涵跟着站了起来要跟着夏小八出门,同样站了起来的还有易风。

    看三人模样像是马上要进城去找万家兄弟报仇似的。

    “回来。”萧茗叫住愤怒中的三人,强龙不压地头蛇,万氏兄弟在平城经营多年,有自己的一翻势力,他们这么一去也讨不着好。

    “姐,那我们就这样算了,就这么放过他们?”萧涵急道,他的姐姐怎么能受如此委屈。

    “我们报官吧,让官府把他们抓起来。”萧涵建议道,眼睛一亮,对,让官府把他们抓起来。

    “不行。”易妈妈和萧茗反对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报官。”萧涵不解。

    “涵哥儿,我们没有证据,报官只会让他们到打一耙。”易妈妈说道,这事儿她细细想过,闹到官府去,怜香院咬死了是请姑娘去给她们看诊的,根本不会承认他们强制性买人的事儿,还会倒打一耙,状告姑娘伤人。

    万家兄弟能在平城横行无忌,祸害的都是没有根基的平头百姓,又上下打点孝敬,所以这么久以来官府对他们的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了。

    她们萧家势单力薄,对付不了根基雄厚的万家,这个亏也在苦也只能自己咽下了。

    “那我们就这样算了。”夏小八不甘心道。

    “怎么会,在我们不够强大之时,面对比我们强大数倍的敌人,我们只有避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总有一天我们会还回去的。”萧茗说道。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活阔天空,何必非要争个鱼死网破呢?

    她····忍了。

    “姐。”萧涵叫道,让姐姐受如此委屈,他怎么甘心,即伤心又难过,恨自己无能。

    姐姐说得对,莫欺少年穷,他现在太年轻了,在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他忍、他退、蛰伏着。

    “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以后你们出行要加倍小心,我给你的药要随时放在身上。”萧茗嘱咐道。

    “我知道,姐你也要小心,出门一定要带上梨儿。”萧涵嘱咐道,今天还多亏了梨儿呢。

    “只是姑娘不常在平城走动,怎么会得罪了这两人。”易妈妈问道,这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按理说,姑娘只是在镇上广济堂看诊,平时都不出门,怎么会得罪了坪城的地头蛇。

    难道是前些日子去平城那一天。

    “是不是在琼华楼遇见的彭耍赖。”夏小八说道,他心里也一样疑惑,按理说万氏兄弟找的对像都是那些欠了赌债不还的赌鬼,怎么找上萧茗,两人近日无冤、往日无仇,又没有交集,万氏兄弟怎么会对她下手。

    唯一在平城得罪过的人就是那个泼皮无赖彭耍赖,是了,彭耍赖被石大河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四海镖行人多势众,武艺高强,彭耍赖不敢找他们的麻烦,只能对付力量弱小的萧茗了,所以就勾结了无恶不做的万氏兄弟。

    肯定是他,夏小八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有可能是他。”萧茗说道,她也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会与她作对,要处心积虑的设局对付她。

    门外,夏小八叫住垂头丧气的萧涵,低声问道:“小涵,你姐姐都给了你什么药。”

    夏小八对萧茗的手中的毒药眼馋得很,可萧茗就是不给她。

    “有些蒙汗药,还有些痒痒粉。”萧涵如实道,姐姐就给了他这两种,他一次都没有用过,一直贴身放着。

    “真的。”夏小八喜道,突然想出一个主意来,就拉着易风和萧涵一起去商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