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的买家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的买家

    面对这样的结果,石亭玉沉默,片刻后才有了决定。

    “你在此安心养病,我带人去把人接回来。”石亭玉说道,大皇子自出生就离开皇宫流落民间,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吃了太多的苦处,作为父母的张栋与岑茵先生离他而去,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性情大变也是有可能,无论怎么样他希望他能认祖归宗,享受他该有的一切。

    京城里有医术高明的太医、相信有他们在,大皇子的身体能好起来。

    “世子爷一切小心。”

    院内萧茗正与闵方齐二人商量着新的药品、器材的事,萧茗把前世常用到的药品拿了些出来,还有不少医用器材,借着师傅的名义把空间内蒙尘的宝贝拿出来重见天日。

    这几日她想了很多,她不能在每一次的紧急情况之时从空间中拿出新的药出来救人,这样终有一日会暴露,与其保持这些东西的特殊性,还不如把这些东西大众化,把它们变成普通的东西,一次性的拿出来让闵方齐研究出来,广泛运用,她以后再从空中拿出药品来就不会像三天前那样引人怀疑。

    不知何时,石亭玉慢步走来,看着那位与闵方齐聊得兴高采烈的小姑娘,美目含笑、神采飞扬。

    “闵大夫、萧姑娘。”

    “石某感谢二位对夏五的救治。”石亭玉抱拳、郑重施礼,对于萧茗与闵方齐二人,他很是感激。

    “石公子客气了,这是我等份内之事。”闵方齐与萧茗二人赶紧回礼、闵方齐笑笑,他久居京城,是见过这位少年将军的,定国侯府的世子爷,十二岁上阵杀敌,曾经一箭射杀敌将,平定边疆叛乱。

    真真的少年英雄也!

    “夏五还要劳烦二位帮忙,石某感激不尽。”萧茗与闵方齐二人医术高明,夏五能遇上他们是他之福气、也是他的幸运。

    “石公子放心,我等定当尽力。”闵方齐说道,萧茗也跟着点头。

    闲话一阵,石亭玉就拱手告辞,不多时就带了几人出了宅子,像是有急事。

    “师兄,我也要回去了。”萧茗笑道,出来三天了,她也要回家了。

    “一切拜托师兄。”萧茗行礼。

    “师妹放心便是。”闵方齐点头。

    ~~

    “萧茗,这一次谢谢你。“夏小八赶着马车行于路上,高兴的说道,哥哥能够醒过来,属他最是高兴,像个小孩子似的又哭又笑。

    “不客气。”萧茗看着夏小八,想了想又问道:“五哥是怎么受伤的。”夏五所中之毒甚是奇怪,她还是有些好奇此毒的来源。

    “哦,这个啊!”夏小八眼睛咕噜乱转,话在肚子里打了一个转才说道:“五哥做了些小生意,经常天南海北的四处跑,这次出去进货的时候遇到了蟊贼,才中了这个毒。”

    夏小八如是说,不过萧茗一个字都不想信。

    蟊贼身上会有这种毒药?

    真把她当成小孩子骗哇!

    不过夏小八有意隐瞒,萧茗就不再问了,她深知好奇害死猫的道理。

    为了不让萧茗继续追问夏五中毒之事,夏小八赶紧转移了话题,说了不少他小时候和五哥他们的事。

    “你不知道,五哥这家伙可坏了,小的时候他把西瓜吃完,把瓜皮给我拿着,母亲就以是我吃了西瓜他没吃,又给拿一块,他就吃了两块,我一块都没吃着,你说这过不过份。”夏小八气愤道,谈起被五哥欺压的小时候,就是一把辛酸小泪。

    ········

    夏五醒了,夏小八心情放松下来,一路上有说有笑了的把小时候夏五的糗事全倒出来,引得萧茗一阵阵的笑,没想到夏五那么正经镇定的一个人,小的时候会干出这些事情来,真腹黑。

    哈哈。

    夏小八把马儿赶得慢了些,在正午时分才回到刘家村。

    “还有啊,你可别把五哥中毒的事儿告诉我爹娘,不然他们会担心的。”临下车之时,夏小八叮嘱道,时到今日夏五虽然醒了过来,可他们还是选择瞒着夏忠全与安氏。

    “好。”萧茗点头答应下来。

    “姑娘回来了。”易风与易玄父子见萧茗与夏小八二人回来,赶紧过来见礼,易玄手里还提着两只野鸡、一只兔子。

    “你们上山去打猎了。”萧茗问。

    “不是,是我在清理果园时发现的。”易风说道,连着下了三天的雨,果园里落叶满地、到处泥淋水洼,还有不少野味。

    连着三天暴雨雷鸣,也不知道山里发生了什么,晚上还能听到狼嚎声,像是想要冲下来似的,让人心惊胆寒。

    “你多留意些,晚上注意安全。”萧茗担心会有大家伙下下来祸害,这里以前是有过狼群野猪冲下山的经历,不然刘家村人不会挤到桥西去。

    只是留意是不行的,得有趁手的家伙才行,真来的也能防身。

    “你下午去镇上买些弓箭家伙回来准备着,若真有不识好歹下来的统统留下来吃肉。”萧茗说道,他们这么多人,院墙又立得高,还真不怕这些家伙。

    “刀剑兵器镇上怕是没有,得去城里买。”夏小八提醒道,平安镇太小,根本没有卖利器的地方。

    “是,姑娘放心。”

    易风点头,自去安排去了。

    萧茗交待几句就与夏小八一起进了屋,宋氏、易妈妈和安氏几个正在准备膳食,夏忠全经常不在家,安氏一个人寂寞无聊就过来与宋氏她们一起,她们三人中易妈妈最为年长、宋氏最小,易妈妈与安氏都是见多识广之人,宋氏性子老实,三人在一起还真能合得来,能说到一块儿。

    “茗姐儿回来了,几天不见你了。”安氏看着走进来的萧茗笑道,又看着萧茗身后的儿子眼里欣喜,口里却嗔怪道:“你这皮猴子又到哪儿野去了,几天的不着家、不干活,小心我让萧茗扣你工钱。”

    几天不见,儿子好像都瘦了。

    “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爹呢?”夏小八无奈道,在父母心里五哥是特别的懂事听话又能干以孩子,而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你爹挑货出去了,也快回来了吧!”安氏说道,夏忠全自宅子落成后,就做起了货郎,每日担着货走街串巷四处走,就是为了打听大皇子的消息,即使是下雨天也不休息。

    “这会儿也快回来了吧!”安氏说道,每日夏忠全都会回家用些午饭休息会儿。

    “哦,那我找他去。”夏小八转身出了厨房,他要去告诉爹大皇子找着了,他爹每日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萧茗纳闷,想不明白夏家能修一坐三进的大宅子,以前又是做管事的,想来银钱上是不缺的,可为什么夏忠全每日要去挑货卖,那些几个铜板的生意能赚多少银子。

    “快坐下歇歇,马上就开饭了。”宋氏笑着道。

    “嗯。”萧茗点头。

    “姑娘,今天有大虾吃。”正在烧火的梨儿看着萧茗傻呼呼的笑。

    “好啊。”萧茗呵呵笑着,她也喜欢吃虾呢,那日请四海镖行的人拉回来的海鲜一只都没有死掉,她高兴及了,可惜还没来得及享用就被夏小八拉到城里去了。

    “云苓和香媛姐呢?”萧茗问道,回来这么久都没瞧见她们两个。

    “她们在药房看医书呢,你走之后她们可认真了,日日看书。”易妈妈说道。

    萧茗点头,易妈妈都夸赞的人,可见二人是真的很用功。

    “我去看看她们。”

    萧茗进了药房,果然蒋香媛与王去苓二人在认真的看医书,还不时的相互讨论。

    “茗妹你回来了。”蒋香媛看到萧茗进来放下手中的医书,高兴的站了起来。

    王云苓同样是停止了看书,站了起来,眼神恭敬的看着她。

    “姑姑。”

    “还在看呢,要用膳了。”萧茗笑道,她去合春回来又去了城里,也没来得及和她们说上话,到了这时才有时间好好检查她们的功课。

    “反正也没什么事。”蒋香媛说道,本来她是想休息会儿的,可王云苓一直在认真看书,她无法,也只得跟着了,师妹别看年纪小,可比她认真多了,白日黑夜都在看书。

    她可是大师姐,可不能让小自己八岁的师妹给比下去了。

    “这是王莲,都长高了。”萧茗看着王云苓身边的王连说道,半个多月不见,小王连经过空间水的滋养,长开了不少,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儿。

    不过这个小男孩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跟在王云苓身边。

    “姑姑。”王连跟着王云苓叫萧茗姑姑。

    “好,小连儿乖。”萧茗笑道,王连居然开口说话了,想当初到她家时一句话都不说,只粘着王云苓,多余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别人。

    这是好事,说明他的病情在慢慢康复了。

    “我不在这些日子你们的功课可有落下。”萧茗问道,她离开的时候给两人安排了几本医书给她们看,还让她们识草辩药、铭记部分草药药性。

    “没有,都完成了,所有的草药功效我们都能背下来。”蒋香媛说道,语气自豪,这是她除了练武以外的第一件认真做的事。

    在萧茗不在的日子里,她和师妹两人每天打理完药园子就开始认真的看医书、听、说、读、写,如今萧茗给她们安排的药草、留下的几本医书;每一种药、每一本书她们都能背下来。

    萧茗抽查了内容考核,结果正如蒋香媛所说,她们真的能背下来。

    萧茗点头对二人的表现很满意,看着二人说道:“你们做得很好,接下来我开始教你们把脉,再试着开方子。”

    蒋香媛与王云苓二人一听萧茗将要教她们把脉,都很激动,毕竟她们每日对着枯燥的医书看已经快要坐不住了,如今萧茗要正式教她们把脉,怎么能不叫她们兴奋。

    “好啊!好啊!茗妹快教我们怎么给人把脉的。“蒋香媛激动得快要跳起来,催促道,王云苓虽然不如蒋香媛表现得如此激动,可看萧茗热切的眼神暴露了她此时急切的心情。

    萧茗失笑,这家伙太心急了。

    “马上要用膳了,现在教也教不了什么,用了午膳再开始可好。”萧茗建议道。

    “哎呀!是哦!”经萧茗一提醒,蒋香媛才想起来现在都是正午了,马上就要开饭了。

    “收拾收拾,我们去用午膳了。”萧茗说道。

    “好。”

    路上,王云苓牵着王连走在后面,蒋香媛与萧茗并排而行。

    “茗妹,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蒋香媛说道,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了?香媛姐,有话就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说的事。”萧茗说道,她的香媛姐姐何时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性子了。

    “那我说了,我可别生气。”

    “不生气。”

    听到萧茗的保证,蒋香媛像是鼓起了勇气般埋在她心底的事情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我一不小心把你家里的果子酒和罐头能卖银子的事情说给了我娘听。”

    “这没什么呀!”萧茗觉得莫名其妙,这本来就是事实,再说了秦大娘也不是外人,对她们也很好,是一位很好的长辈。

    “不是这样。”蒋香媛摆摆手,又说道:“我娘想要买断果子酒与罐头在南边的销售权。”

    “嗯。”萧茗······

    蒋香媛看着萧茗没有说道,心里有些忐忑,生怕萧茗不答应还对她生出嫌隙来,都怪她自己多嘴,她亲眼看着萧茗家的果子酒与罐头一车车的拉走,还知道每一坛能卖上十多两的价格;而萧茗还大方的送给他们家十坛果子酒、五坛罐头这得多少银子。

    出于好奇,她把这事说给她娘听,本意是想让娘知道萧茗妹妹很慷慨大方,哪里知道娘听了心里起了别的心思,想要把果子酒买下来让哥哥拉到南边去卖,她知道京城已经有苏家再卖,所以想要在南方卖,她的意思还是想要萧茗答应她只卖她一家。

    这怎么可能呢?生意不是讲究多卖多得吗,茗妹妹只卖给娘不就是要亏么,此时蒋香媛心里的天砰向萧茗处倾斜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