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哥之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哥之死

    翌日一早,萧茗并没有急着去镇上,而是留在了家里,她要等,等蒋香媛回来。

    果不其然,上午时分,蒋香媛赶了回来,随同而来的还有其母秦氏、兄长蒋四海,还有蒋四海的结义兄弟石大河两人骑着马,跟在领着马车走在前面。

    “茗妹妹,我回来了。”蒋香媛先一步跳下马车,高兴的道,心情显然是很兴奋激动。

    “我娘和我哥哥也来了。”

    知女莫若母,小女儿是什么样的性子秦氏一清二楚,她能静下心来跟着萧茗学医,还有坚持这么久,令秦氏深深的意外,要知道以她的性子,能坚持十天半个月就不错了。

    “萧大夫多日不见,一切可好。”秦氏下了马车来,看着萧茗笑着问道。

    “劳伯母惦念,萧茗一切都好。”

    “萧大夫。”蒋四海与石大河与萧茗点头打招呼。

    “萧大夫见外了,你上次在合春运东西回来怎么不说一声?”石大河说道,声音一如既往的粗狂。

    “怎么了?”萧茗莫名,听石大河的语气有些不高兴呢。

    “萧大夫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石大河是个粗人,也知道救命之恩涌泉相抱的道理;你要运东西只管说一声就是,我们怎么还能收你的银子。”石大河说道,他们四海在很多个城市都有分行,合春也是一样,每一个分行各有管理人,只需要半月向他们汇报一次就成。

    昨日三弟庄鸣在查阅帐目之时才发现有一单是合春城萧茗的名字,他有些怀疑就多看了几眼,才发现确实是刘家村的萧茗,这还得了,萧茗与他们有大恩,她要送东西他们自当尽心尽力,分文不取,怎么还能收取恩人的银两。

    “这是一块四海镖行的令牌,以后萧大夫要运送货物只管吩咐一声即可,我们分文不取。”蒋四海说道,从怀里递上一块白玉雕刻的精致玉配,中间有一个蒋字。

    “这怎么行,蒋大哥快请收回。”萧茗拒绝道,她给蒋四海治病,是收了诊金的,怎么能收下如此贵重的东西。

    “萧大夫请收下吧!我已经给下面的人说好了,以后凡是萧大夫家的货物咱们四海镖行免费押运。”石大河说道,收取恩人的银两,岂不是把他们当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这可不行,蒋大哥、石二哥我是收过诊金的,不能再下这玉佩。”

    “萧大夫就收下吧!你是香媛的师傅,不是外人。”秦氏说道,她是蒋四海的母亲自然知道这一块玉佩的重要性,不止是押运货物免费,还可以凭此玉佩在大月朝每一个城市,只要是他们四海镖行的店铺内支取银两。

    不过这个银两是有一个限额的,只是萧茗不知道而已。

    “茗妹妹,你就收下吧,只是一块玉佩,我哥怎么能收你的押运银子。”蒋香媛说道,把哥哥手里的玉佩拿过来强按进萧茗手里,在她心里面想的是萧茗也不会有多少货物要押运的时候,每一次也不会有多少银子。

    萧茗···

    感觉手里的玉佩像是一个烫手山芋,以后千万要少运货,不然给人添麻烦了。

    萧茗推迟不过就收下了玉佩,只当是把玉佩存封起来。

    萧茗请了秦氏几人进了待客花厅里谈论生意上的事情。

    “这次是我冒昧了。”秦氏说道,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是她听了女儿所言,一时之间起了这个心思,又与儿子商量了,儿子也不反对。

    “我们四海镖行这几年南来北往的跑,在南北都有些生意往来,也是主顾们看得起,才有了今天的规模。”秦氏说道,这几年儿子走南闯北、也赚了些银子,所以她才敢说出拿下南方独家销售的狂话来。

    “不瞒伯母,萧茗正想找人在南方销售我的果子酒与罐头,伯母的想法正合我意。”萧茗笑道,对于秦氏的心思她多少明白一些,一方面是看到了这其中的利润,另一方面是觉得她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实力拿下她的货。

    “萧茗自然是乐意与四海镖行合作的,我想你们也知道,我们每年所产的果子酒与罐头都不会太多,现如今已经有了两家合作商,所以今年的货不会有太多。”她的果子酒与罐头就剩下一万坛不到,秦氏有银子也不一定会买到心仪的数量。

    “这个我知道,媛姐儿已经说了,有多少算多少吧,这个价钱就按你说的算。”蒋四海说道,他们在来之前就有心里准备,也知道萧茗家里的存货不多。

    他在北面京城也有分行,知道今年新出的这种果子酒与罐头销量大好,一时之间成为名门勋贵之家争相购买的饮品,他自然也买来品尝过,味道略甜,虽不如烈酒,但适合女眷食用。

    他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银子,置了些家产,田庄铺子就有尽有,自从知道这果子酒与罐头是萧茗家产的后,他就一直以来有想把果子酒与罐头在自己铺子里售卖的想法。

    没想到萧茗家的果子酒与罐头如此畅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人购了大半,他知道得晚了些,今年就算了,不过明年就不一定了。

    “好,既然如此,这个价格方面就按他们的价格一样,葡萄酒十八两银子一坛、其它果子酒均是十五两银子,水果罐头十两银子一坛。”蒋四海如此爽快,萧茗快乐的报了价。

    听得报价,蒋四海心中一动,萧家这个价钱定得还真低,在果子酒第一次放出来售卖的时候,他就有购买过,那时候林家最开始售卖,依然是萧家原装的大坛子,一坛葡萄酒要价近百两银子,还有价无市,那些家族里管事排着队等着,其它三种口味的果子酒都是七八十两银子一坛,而如今他们又把大酒坛子分装成十坛,一斤一坛,十五两银子一坛,可见这其中的惊人利润。

    说是暴利也不为过。

    “好,就按萧大夫所说的价,多谢萧大夫。”蒋四海抱拳行礼,这个价格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知道萧大夫手里还有多少果子酒与罐头,蒋某全要了。”

    萧茗·····

    这才是真正的壕气啊!说话都不带眨眼的,连林氏都不敢一次性购这么多。

    “具体还有一万坛的样子。”萧茗说道,她再从空间中拿些出来凑够一万坛给他。

    “好,一万坛就一万坛,听小妹说萧大夫家里的花茶很好,请萧大夫一并卖些与蒋某。”蒋四海说道,他是个粗犷人,平素并不怎么喜欢饮茶,萧茗送过来的菊花茶他都没有尝过,不过母亲与小妹都说好,他也就信了,还听小妹说苏家与琼华楼都是在萧茗处购菊花茶,他也想购些来贩卖。

    “菊花茶不多,金银花茶与枸杞子还有些。”萧茗说道,敢情她身边养了个报耳神,这蒋香媛就是个传话筒。

    蒋四海当即就给了五万两银子的定钱,花茶每款定下五百包的量,表示明日就派人来拉果子酒与罐头。

    蒋家几人对蒋四海当即就拿出五万两银票来并没有多少惊奇,就连年纪最小的蒋香媛都并不以为意,只顾着的用牙签捡拼盘里的水果块吃着。

    陪坐在一旁的易妈妈还好些,眼观鼻、鼻观心的伺候着,还能不时的给几人添些茶水,不过微微抖动的手臂,也说明了她此时的心里并不平静。

    前几天她才亲手经历了十三万两银子,不到短短五天时间,姑娘又谈成了十五万两银子的生意,看姑娘谈笑风声、镇定自若与蒋家谈生意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老了,还不如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反观宋氏安静的坐着,都要比她镇定。

    易妈妈心思如何宋氏不知道,此时的宋氏微笑着看着萧茗与蒋四海谈生意,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过,心思却神游天外,努力的平复着激动的心情,内心里却在呐喊,十三万两、十五万两,是多少?、是多少?她觉得脑子里现在是一团浆糊算不出来,心里抨抨跳,反复的默念着这两个数字。

    一时间,宋氏眼里看的不是人和事,只有数不清的银票在飞舞。

    生意谈馁之后,易妈妈带着梨儿与王云苓去了厨房准备午膳,宋氏陪着秦氏逛园子,临出门时,秦氏借口把女儿给拽走了。

    “蒋大哥、石二哥可还有事?”萧茗问道,如今屋内就只剩下他们,相毕蒋四海二人还有事要谈。

    “萧大夫,信不辱命,你上次所托之事有了眉目。”蒋四海说道,他所说的是上次萧茗让他暗察大哥大嫂死因之事。

    “真的。”萧茗惊喜。

    “是的,我们查到了些,在萧恒兄弟遇难那几天确实有人看到有一对夫妇被一群黑衣人追杀。”蒋四海说道,当日萧茗请他帮忙之时,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有了些线索,时隔太久,石沉大海,要查清一年前所发生的事谈何容易。

    他的结义三弟庄鸣不通武功,但脑子灵活,镖行的事都是他在谋后出主意,他把这事与二弟、三弟一说,二人的想法与他一样,要找出萧恒夫妻死因之谜如大海捞针。

    在三弟的建议下,他们派人时常在茶楼、酒馆以及人多的地方留连,有意无意的打听一年前所发生的稀罕事,又派人在平安镇与平城之间几条路上偷偷查问。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醉汉口中打听了些眉目。

    “是谁?”萧茗问道,心中难掩激动与愤怒。

    “是一群黑衣人、出手狠辣、招招致命。”蒋四海说道,那醉汉喝得酩酊大醉,倒在路边草丛中睡了一夜,第二日一早被打斗声惊醒,他当时吓坏了,不敢吱声,只悄悄抬头看了眼。

    只见着有七八个黑衣人蒙着面围着一男一女在打斗,其中一人还说‘既然你们不愿把人交出来,那就去死。’说话间一刀刺进了那男人的胸膛,那刀子一推一送,带出了一片血。

    他吓得瞳孔大睁,差点叫出来,黑衣人正对着他,就几步开外,只那一眼他看见那个黑衣人左眼角有一颗大大的黑痣。

    “我们查了这么久就只查这一点消息。”蒋四海说道,若不是意外遇到这名醉汉又再次喝醉酒说了胡话,他们根本不会知道。

    “想来这人是喝酒说的胡说,也不尽全信。”蒋四海看着萧茗神色哀伤沉默,安慰道。

    “我知道,也许并不是大哥大嫂。”萧茗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的握着椅子,虽然如蒋四海这样说,但这恐怕就是自己的大哥大嫂。

    那个的时间、地点、又是一男一女,与大哥大嫂遇害时间一般无二。

    难怪村人都说大哥突然就死了,是遇上了强盗,难怪大嫂子临死前拉着他们不让请大夫、更不让他们进城里。

    这根本不是强盗而是仇家啊!他们是被追杀的至死的,难怪大哥大嫂带着他们经常搬家,低调生活,不与人接触。

    ‘既然你们不愿把人交出来,那就去死。’他们到底要大哥交谁出来?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他们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那人左眼角有一颗黑痣,口音不是平城人。”蒋四海说道,他也相信的醉汉的活,三弟庄鸣在醉汉清醒之后又审问过,那醉汉起初不愿承认,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才开了口,还带着庄鸣去了事发地点,在确认一般无二之后,他再三权衡之下才把事情说出来。

    兴许是萧恒得罪了什么人,好让萧茗有个准备。

    “谢谢蒋大哥、石二哥、还有庄三哥。”萧茗强忍着泪水,她一直怀疑大哥大嫂的事有内情,听那黑衣人所说话的口气,他是不知道他们三人存在的,不然她和萧涵、昱儿怎么能活到现在。

    “萧大夫客气了。”蒋四海说道,比起救命之恩,这算得了什么,只是没想到萧茗死得那样的惨,第一次见到萧恒之时那与他一样长着一脸大胡子,听声音却是特别的年轻低沉,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才发现他的身手不凡,有心招募,却被拒绝了,可惜英年早逝。

    “大哥,我倒是觉得那伙人和上次伤你的那伙人是一起的。”石大河突然出声道。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