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破绽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破绽

    石大河醒了,可当萧茗把这个消息告诉屠尽的时候,屠尽并没有太大的反映,只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除此之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就算是屠隅也只是‘嗯’、‘啊’一声了事,甚至没有去监牢看上一眼,更不提安排他上擂台的事,他的苏醒仿佛就像是在辽阔的大海中投下的一颗小石子,没有起一点波澜。

    石大河就像是失宠了般,被人打入了冷宫里,哦不!准确的说是被扔在冰冷的地牢里;不过这正随了萧茗的意,这样她就可以愉快的为石大河治疗了,越是不被重视越安全。

    不止是屠尽他们对石大河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萧茗还发现赌坊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除了上层的赌博耍钱依旧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地下的擂台已经悄然关闭,转眼间万家赌坊仿佛又回到了从间,变成了一家普通的赌坊。

    整个万家赌坊里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暴风雨前的宁静,不时有拿着大刀的土匪们来回的巡视,每一个人都颤颤惊惊地讨论着。

    萧茗知道,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她有预感石亭玉要来了。

    “你们几个快点,把这些箱子都抬进去。”门外响起了屠隅的吆喝声,萧茗打开门来,发现屠隅领着几个男人抬着一箱又一箱的东西进了一个空房间之中,每个人在屠隅的监督之下,紧张又快速的行动着,并没有发现门缝后的萧茗。

    萧茗只看了一会儿就悄然之门关上了,自万大头回来了,她这几日除了为屠尽诊治和去监牢她很少出门,就是为了避免与万大头相遇。

    哗啦一声,门外响起了声响,极像是箱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从里面倾泄而出,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来。

    叮铛清脆,雪花白银碰撞。

    “你这个蠢东西,还不快捡起来。”银子散落一地,屠隅一巴掌扇了过去,气急败坏的喊。

    不多时房门打开来,萧茗背着药箱从里面走出来。

    “屠大哥,我要去一趟牢里给海霸王看看,请您带我去吧!”萧茗对着忙碌之中的屠隅说道,她每一次进出都是有人带着的,不然她是不能出房门一步的。

    可惜,今日在百忙之中的屠隅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带萧茗去地牢的,他忙得焦头烂额的哪还有心思管海霸王,只见他正忙把散落在地的银锭子捡起来重新装入箱中,头也不抬闷头说道:“你自己去吧,我今日没空。”

    “好。”萧茗点头,径直走过了那一间装满了无数箱子的房间。

    去地牢的路她走过无数次,就算她是一个路痴,脚下这一片路也被她给踩平了,进了地牢,萧茗才发现整个地牢里寂静无声,门口只有一个守着大门,以前那些拿着鞭子四处抽人的凶戾土匪们已经不见了,萧茗每日进出此地倒是与那守门人混了个脸熟,见着萧茗过来就主动给她开了大门。

    “萧大夫你过来了,进来吧。”这人说话的语气说不上好,态度还算客气,主要还是萧茗给的药好呗!

    “多谢。”萧茗淡淡的点头进了地牢,一路行来,每个监牢里面的人都静静的,安里并不是安静,反而是因为里面的人被投喂了大量的药物导致了他们的昏睡。

    不知为何,屠尽忽然就减少了这些人的饭量,原本一天两个馒头变成了一个,不止如此,还丧心病狂的在有限的食物里加入了的药剂,以控制着这些人,防止他们逃跑。

    长期的饥饿本就让这些人变得有气无力、面黄饥廋,为了活命只得吃屠尽给的有药物的食物,一天一个馒头与清水只能保证他们不死却让他们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不提逃跑了。

    就算是大门敞开着,他们也没力气跑路。

    希望你们一定要坚持住,救星马上就要来了.....

    萧茗走头,却看见了一个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万大头。

    万大头从最里边走出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去看谁了,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快步行来,看着萧茗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来。

    “萧大夫来看石大河的?”

    萧茗站定,心跳加速,面露疑惑的样子说道:“二当家说的是谁?小的并不认识石大河。”果然这货在怀疑她。

    “无事,我说的是海霸王,萧大夫可是来为他诊治的。”万大头又说道,像是再为自己的口误作解释,可一双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萧茗,他想要从萧茗的表情变化里发现端倪。

    可惜,这注定要让他失望了,若是萧茗真是个小姑娘一定会在他逼视下露出马脚来,可萧茗是谁,外表长着一张十二岁的青春无敌脸,可内里却住着一个成熟、历经世事的两世之魂。

    萧茗面色平静,并没有起一点儿的波澜:“是的,小的是来为海霸王诊治的。”

    “哦!”万大头点点头,眼里有些淡淡的失望,他之所以怀疑萧茗除了因为萧茗的名字,萧小明与萧茗之间只有一字之差,除此之外还有他与萧茗身上那相同的药香味儿。

    萧茗给万大头的教训太深刻,深刻到他魂牵梦萦的地步了,虽然这个教训不美妙,他无时无刻都忘不了萧茗给他带来的痛苦,也无时无刻不想报仇血恨。

    “萧大夫姓萧吧?家里可有兄弟姐妹?家住何处?”万大头不甘心,一问三连环。

    “小的是个孤儿,自幼跟着师傅四处漂泊,师傅就是我唯一的亲人。”萧茗回道,这真要论起来,还真的是一点儿没错,前世里十二岁之间,她一直跟着爷爷学医,随着爷爷四处访友,参加讲座论研,爷爷就是她唯一的亲人,至于一年见不到一面的父母,不提也罢。

    “原来是这样。”万大头将信将疑,看着萧茗:“萧大夫可去过平城的平安镇。”

    萧茗抬起来来,一脸好奇的看着:“请问二当家,平城平安镇是何处?”

    看着萧茗一副好奇的样子,万大头顿时无语了,敢情这位连平城都没有听说过,是了,平城与西北相隔十万八千里,他没有听说过当真是情有可原。

    “算了,你先进去吧。”

    “是。”萧茗低头,越过万大头去了石大河的监牢里。

    万大头看着萧茗离去,萧茗的话他并不完全相信,身世、相貌甚至是说话的声音都可以伪装,可医术与年龄却不能,眼前的萧小明年岁与萧茗相当,身高与身上的药香味都出其的一致,这太巧合了,巧合到他怀疑萧茗与萧小明就是同一人,可他又找不出任何的破绽来,他始终感觉到他好像是忽略什么重要的东西。

    萧茗已经远去,瘦小的肩膀上背着个沉重的药箱,那药箱的重量像是随时都要把这个人给压跨似的,万大头看着那个药箱,他突然明白了....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