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结果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结果

    “老爷,奴家真的知错了,奴家再也不敢了,奴家真的不知道轩哥儿是过敏啊!”燕姨娘疯狂的磕起头来,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打死她也不愿意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定是被愤怒冲昏了头,一直以来的积怨让她丧失了理智,才让她做出令她后悔莫及的错事。

    这个错误大到她无法承受。

    这真的是一件蠢事,她这辈子做过的最大蠢事,没有之一。

    一蠢到万劫不复。

    是徐氏,故意的争对她、打压她才让她冲昏了头脑、丧失了理智,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彭游钦一句话把燕姨娘把入十八层地狱,爬起爬不起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磕头求饶,用最后一点情义引得老爷怜惜、面纱掉落在地,她掉了两颗门牙的豁口毫无掩饰的暴露在人前。

    没了两颗大门牙的豁口,说话漏着风,眼泪鼻涕飞流直下,分分钟上镜,让人怎么看怎么的不忍直视。

    那画面太美,不敢看啊怎么办?

    燕姨娘一直磕头求饶,声间悲切可怜,萧茗都在怀疑到底谁才是坏的那一个,萧茗木然的转头看向闵方齐,却见他老神在在的闭着眼,一如即往的闭目养神,仿佛外切的一切事与他无关。

    萧茗......

    师兄,人家正在生死关头,你这样神游太虚合适吗?

    萧茗收回目光,到底是自己心软了,于心不忍,人家求一求这颗心就软了,爷爷曾经就说过她的心太仁慈,将来必受其害,自己到底做不来要人性命之事。

    她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如闵师兄这般一切随心,不受方外物影响。

    药可以治生,药可以治死,却没有让人后悔的药,也没有让人心慈手软的药。

    燕姨娘的所作所为何其让人憎恨,可她此时又是可怜可叹可悲,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燕姨娘就是如此,她如此惨烈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自己作死作的,点了一把火想要烧别人,却不小心把自己给点着了。

    可反之,她若是成功了又会怎么样,她萧茗会名誉扫地,会被流放,更可能会死去,徐氏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徐氏在报复,至少燕姨娘还有一条命在;比起燕姨娘的残忍,她也是残忍的,比起燕姨娘用的一把锋利的刀,一刀见血封喉,徐氏拿的就是一把钝刀,一刀一刀的磨。

    “老爷,我错了,求你不要把我送走,我不能离开老爷,我舍不得轩哥儿啊。”燕姨娘一直哭求着,即使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头晕目眩,脸上也不知是泪水还中汗水混合着,一片狼籍,可她没有停止求饶,也不敢停止。

    这样处罚,那么她将生不如死,一辈子再无望回到这里了,若是能求得一线生线,总有能翻身之日;徐氏一直以来都是恶毒的,端着一副伪善的面孔处处针对她,逼她下跪认错让她颜面尽失,抬不起头来做人,关她进家庵让她永无出头之日,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突然转变成这样,她只能一遍一遍的求着老爷,希望能借着往日的情面躲过一劫。

    风是静止的,奴仆们静若寒蝉,均瑟瑟发抖不敢高声一语,厅堂里除了燕姨娘的哭求声以及咚咚的磕求声,再没有了其他任何的声响。

    徐氏眼见彭游钦露出犹豫之色来,若是老爷面对燕姨娘的苦求而无动于衷,那真的是冷心绝情了,老爷还在犹豫之中,说明这个筹码还不够呢;徐氏如此想着也不着急,端着茶杯子静静的饮着,哪怕是无味的白开水,此时她也能品出龙井的味儿来。

    心情舒畅了喝凉水也是爽的啊!

    主宰一个人的命运,感觉真的很好。

    燕姨娘的苦求,彭游钦心中的烦闷犹豫可想而知,燕姨娘自小被卖进府就跟着他,后来又做了通房,做了姨娘,到后来生下他的庶长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轩哥儿,十几年的相处,彭游钦是宠着她的,甚至盖过了嫡妻徐氏。

    可她如今却犯下如此大错....

    彭游钦不说话,闵方齐闭目养神,徐氏悠闲的饮着茶,对于燕姨娘的求情置若罔闻。

    至于萧茗,也学着闵方齐的样子养起神来,她只要一个结果。

    彭府的大管事方伟立身于彭游钦身后笔直的站着,心里免不了的心惊胆颤,燕姨娘是多年得势的主儿,曾经一度插手他外院事务,可如今一朝跌落,比地上的泥还要可怜。

    可怜、同情、解气等等不同的情绪在方伟心中闪过,经此一役这后院怕是再也没有人能憾动夫人的地位了。

    一杯水见底,徐氏轻轻的放在桌面上,转而对兰仪使唤了一个眼色,兰仪得意再次退了出去;不多时,她就领着一位盘了头的妇人进来。

    燕姨娘看见妇人,心下更慌了,把要求情的话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双目大睁的盯着来人。

    彭游钦心情正在烦燥之中,眼皮都懒得动一下,看见来人只能为是向徐氏回事的仆妇,心里更加的不满了,直认为此人没有眼色,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老子正烦着来,你进来干嘛来着。

    于是他口气不是很好的问道:“来者何人?有何事禀报?”

    妇人吓得在彭游钦面前跪下,低着头,颤颤颠颠的道:“回老爷,奴才是西院小厨房里的厨娘,昨夜姨娘让奴才蒸了一碗鸡蛋羹,奴才还看见宝珍把它送进大公子房间了。”

    妇人颤惊的声音能让人听出里面的胆怯,此言一出,吸引了房间里众人的目光,闵方齐睁开眼来,赞赏的看了萧茗一眼。

    “什么?”

    彭游钦更是气得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燕姨娘,目光里有愤怒,更多的是失望:“燕氏,你还有什么话可讲?”

    萧茗曾经说过,轩哥儿是山药与鸡蛋同食过敏,可燕氏居然给轩哥儿食用了山药与鸡蛋,信誓旦旦的说轩哥儿没有过敏之症,诬告萧茗与徐氏,其用意是什么?

    他不敢相信?

    曾经胆小、善良的人会变得如此歹毒。

    燕姨娘惊慌失措,急忙否认道:“老爷,奴家没有让轩哥儿食用鸡蛋羹,是这个奴才陷害我。”

    “啪!”燕姨娘目露凶光,结结实实的结了那厨娘一耳光:“你这个奴才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奴才没有,昨夜真的是姨娘让奴才蒸了一碗鸡蛋羹啊!”厨娘把头低得更低了,嘴角有血迹溢出可见燕姨娘这一巴掌是多么的凶残。

    “还敢狡辩。”燕姨娘扬起手欲再打。

    “够了。”彭游钦大吼一声,像是再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传宝珍。”

    燕姨娘身子一软,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面上。

    事实结果并无任何的悬念,宝珍并没有保留多少对主子的忠诚,把知道的都交待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绣良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