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正文 第四百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一听到要还银子,常师爷一脸的生无可念,与其给银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咕噜....”很不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常师爷与方伟回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见屈越双手拼命的按着腹部,脸色发红,不知是因为憋的还是因为羞愤。

    屈越只觉肚子如打雷般叽里咕噜的叫唤个不停,有什么东西哗哗的向下落,他拼了老命的忍着都忍不住了,只得匆匆丢下去:“我去方便一下。”

    身影快速的冲了出去,连身后的周朝阳都没来得急避开,把周朝阳撞了一个趔趄,只来得急给大家留下一个萧索又匆忙的背影,一手按着前面一手捂着后面,双腿紧紧拼拢艰难前行。

    那画面真的是让人好是尴尬呀!

    很快急切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他一定是很急呢,周朝阳默默的想着,默默为他点了一根蜡。

    常师爷黑了脸,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真的好丢脸啊!有心想要训斥几句,突然腹中一阵绞痛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可疑又熟习的声响~。

    这是.....

    常师爷一变,微微弯着腰,用手不着痕迹的抚着痛处,囫囵道:“我去看看他咋回事。”

    说完,飞快的寻着屈越消失的方向去了。

    “哼!~”方伟轻哼一声,面色不虞。

    半响也不见人回来,方伟与懒得管那二人,在他眼里常师爷坏事做尽,回去了指不定被老爷怎么发落,而屈越这个走后门进衙门的家伙也会被了职位,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最后老爷能依重的还是只有周朝阳,只可惜这个周朝阳是个榆木脑袋,家里有着金山银山不知道为自己谋个好的差事,白瞎了平城首富家义子的身份;瞧瞧人家屈越多会来事,溜须拍马,左右逢源,短短时日就混到了捕头界里的二把手。

    在方伟眼里周朝阳就是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愣头青,明明可以靠家世吃饭却要靠本事吃饭,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你说傻不傻。

    不过嘛,像他这样有实力有背景的愣头青是一定要拉拢的,不然有江洋大盗怎么办?有采花贼怎么办?谁上?谁为老爷抓人去?靠只会溜须拍马的屈越?还是纸上谈兵的常师爷?

    他们,省省吧!方伟不屑的想。

    为此,为着自家老爷的远大前程,方伟少不得拉扰一二,如此想着方伟借故落后一步与周朝阳并行,本想说些安抚拉拢之言,突然他面色一变,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准备的千言万语最终变化成了:“你先走着,我去瞧瞧他们。”

    说完飞快走了,与屈越与常师爷的方向一致,这个时候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这么些年的管事是白当了。

    天气阴沉,乌云阵阵,方管事的心情与这恶劣的天气有得一比了。

    周朝阳......

    形单影只的周捕头在风中凌乱~

    说好的四人行呢?

    周朝阳眼中精光一闪,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四人里面有三个出了事,就他一个人完好如初;还好,还好。

    至于其他人,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虽然是总捕头,可在衙门里常师爷与屈越舅甥二人自成一派,屈越仗着常师爷的关系处处与他为难,不把他放在眼里;反正他在衙门里处在不痛不痒的位置,有危险他上,捞功劳获赏什么的就是屈越来着。

    你说烦不烦。

    当他泥捏的柿子都不如。

    如今得罪了萧茗,被人报复了,就自求多福咯。

    周朝阳愉快的想到,脚步生风向前走,哪里管后里几个拉得死去活来的人,至于找萧茗报复什么的,他是不相信的,就怕常师爷几人没这个胆了。

    周朝阳径直向镇门口而去,不多时,偏僻小巷子里传来怒吼声:“哪里来的缺德鬼哟!随地啦死啦尿,把老娘的屋子都给薰臭了,还让不让人活。”

    一个五大三粗的老太婆举着大棒子跑了出来,窄巷里一阵鸡飞狗跳,也怪屈越内急得不行,就近找了个没人的小巷子解决人生大事,哪里知道是人家的后墙院儿啊!

    方伟三人的惨样萧茗他们并不知道,此时萧茗正在开心的数着银票,足足一千两银子,是她在方伟处讹来的。

    “呵呵,师兄,石大哥,有一千两银子呢。”萧茗扬了扬手中的银票,开怀的笑着。

    这银子也来得太快了。

    她在知道那匾额上的题字是先帝亲书之后就狮子大开口讹了方伟一千两银子,谁叫他们处事不公,常师爷蛮不讲理还想要给她论罪来着。

    她也借了一回先帝的东风痛打了落水狗。

    闵方齐悠闲的啜着茶水,满脸慈祥的看着萧茗,看着石亭玉专注盯着萧茗的模样不由得好笑。

    哎呀呀,将军大人动了凡心呢;突然的,闵方齐心里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得意

    他的小师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可不能被人给轻易的骗走了,就算是将军大人也不能哟,内心里闵方齐已经开始思量着认识的少年里有什么人配得上小师妹的了。

    “咯,师兄,银票给你。”萧茗笑笑,把银票递给了闵方齐,示意他收起来,她心里知道,若不是因为闵方齐有那一块先帝御笔亲赐的匾额,这一千两银子来得不会这么容易,她也会费一翻口舌打败专横的常师爷等人。

    也许,在刚才只有她一个有注意到为什么石亭玉会知道先帝的名讳;萧茗的余光瞄见了一旁的石亭玉,正好与他看过来的视线相对,萧茗白皙透亮的脸蛋瞬间红霞飞;隐隐的,石亭玉之于她,除了是一个很熟习、很自然的搭档、朋友,可能还有其他的感情在里面。

    这种感觉离她很遥远,存封得太久远,远到让她很陌生的地步。

    但这种感觉是一直就存在着的。

    只是萧茗一直没有正面的面对它。

    闵方齐他并没有接受银子,说道:“师妹你留着,这是给你的压惊银子。”

    “这不好吧!”萧茗迟疑,这压惊银子也太厚实了。

    “无防,你收着便是。”闵方齐不在乎的摆摆手,他真的不在意这点银子,在他这个年岁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银子之于他更像是身外之物。

    闵方齐坚决不接受这一千两银子,萧茗无语了,广济堂因为她受了损失,受人非议,可她却把银子收下,这合适吗?

    不由的,萧茗看向石亭玉,希望他帮帮忙,可哪知,石亭玉却说道:“你收下便是,就当是压惊定神。”在他眼里这一千两哪里能让他满意,哪里能抵消那些人对萧茗的伤害,换成了他,真得把人拉回军营里操练个三五年。

    最终萧茗只得厚颜收下了;闵方齐又众一旁拿出一个盒出来,打开里面露出厚厚一大沓的银票票来:“这几个月西北军每月都会从广济堂里购药,这是给你的分成,来收好。”

    “师兄,这也太多了。”萧茗呆了呆,这厚厚的一大沓,不知道有多少,换成银子都能把她埋了。

    “不多,因为公开了药方销量少了些许,不然会更多的。”闵方齐说着,把银票全塞给了萧茗,他们通过明真大师把药方公之于众,现如今像麻醉剂、青霉素等消炎药物已经慢慢投入到平常的医患之中,人们慢慢的了解并接受它他,还有不少人学着制药,陈老所在的西北军都在自己研制药物了,这样就直接导致了他们供应给西北军的药物减少,银钱聚减。

    也许以后银子会更少,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药物能够大量的被认知以及使用,这些是闵方齐与萧茗都希望看到的结果;闵方齐显然很兴奋,脸上笑容加深,笑道:“师兄数次来信夸奖你,这些药有很大的用处,救了很多的人,嘱咐让我谢谢你。”

    萧茗呵呵,陈老太客气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绣良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