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下手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下手

    “老爷记性真好,老奴记得正是四月二十日,那一日 b 是谷雨节,像今日一样下着雨。”柳福回禀道,他对那一日之事记忆犹新,六皇子逼宫围皇城,东宫上下更是被围得水泄不通,全靠一干东宫侍卫坚守着,那个时候的他才出生不久。

    可怜啦!本应是天下最尊贵的皇子,却落得个这么个下场,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变成了一握黄土。

    “好,今年也该是七岁了。”柳策点头,向前走着,脚下异常坚定。

    无论怎么样都不能阻了二皇子登基之路。

    正行走间,旁边传来的异响打断了柳策的思路,令他瞬间不快:“是什么人如此喧闹?”

    柳福心领神会,对着后面的侍卫轻轻挥手,顿时有两个侍卫寻着声音的方向寻了去,灯火通明的园子,总有不能被灯光照亮的阴暗处。

    不多时,待卫就领着两人返回,一男一女两个人,想来正是他们发出声响引了柳策的注意。

    两人年岁都不大,衣衫不整发髻也歪斜着,让人一眼瞧着就知道没干好事。

    柳福抬眼一看,很快又垂下眼帘,恭敬的站着。

    “请祖父安。”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低声行礼,语气惊惶不安,连着身子也站不直,低着头,弯下腰之时还不忘扶了扶腰间的带子。

    他还好些,在柳策面前勉强站着,他身后的那个少女直接跪下了,身子在风雨里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因为冷还是被吓着了。

    “以勒不回房休息,在这里做什么呀?”柳策的抬眼看着眼前的少年,语气平淡得看不出喜怒来,这是他的长孙柳以勒,也是长子留下的唯一血脉,他对于这个孩子难得的宽容。

    祖父好像没有生气,柳以勒心里居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自小无父,祖父祖母最是疼爱他,可他又是最怕祖父。

    今日雨夜,人少寂静,他好不容易拉了平日里看上眼的丫头在假山洞里玩儿,正玩得尽兴呢,就被祖父给撞见了,以为自己要被罪了,不过,好像祖父没有生气。

    他也是倒霉,躲过了祖母,没有逃过祖父,这大晚上的又下着雨,府里路有万千条,祖父咋就走这一条。

    柳以勒无限怨念,好好的大晚上,下着雨,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都躲在假山洞里了,正在雄起勃发之时,突然就半途而止了。

    柳以勒心里阴隐面积很大,好在祖父不生气。

    不生气好啊!柳以勒心里头大石落了地,很很的松了一口气。

    “回祖父,孙儿刚去了给祖母请安,正打算回去。”柳以勒恭敬的回话,语气小气恭谨。

    劫后余生的柳公子再次不着痕迹的整了整衣衫,自以为动作很小心很隐蔽,殊不知他这个动作早被柳策看在眼里了。

    柳福把柳大公子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又看了一眼身后跪着的小丫头,他并不知道这个是哪一房的人,不过这人是留不得了。

    魅惑主子,该死。

    “嗯,那你早些回去,晨起有早课,别迟了。”柳策平和的说道,他对这个孩子一贯是和颜悦色的。

    他不能不和颜悦色,一个蠢笨的人难道期望他成龙成凤?

    不行的,太高的期望只会把人给逼傻咯,现在本来就傻,再逼着岂不更蠢笨如猪。

    不知怎么的,看着眼前的长子嫡孙,柳策居然想起了石家小子。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瞧瞧人家石亭玉,十六岁披挂上阵,擒贼首,定边疆,救驾护主,立下不世之功,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

    至于他家里这个扶不上墙的,十八岁了一事无成,斗鸡走马、一掷千金喝花酒.....,他该感谢上天,让他长着与老大一个模子刻出的脸,不然他早摁死他八百回了。瞧瞧今日,公然在园子里与丫头撕混,伤风败俗。

    老夫的一世英明居然教出这么个不孝孙出来,罢了,好歹也是老大的唯一骨血,他养着便是了。

    当一条讨喜的狗儿养着。

    唉!不提了,一把子辛酸泪!!

    柳策走了,没有再理会胆心惊颤的柳以勒,眼不见不净。

    “祖父慢走。”柳以勒直起腰来,目送祖父的身影踏上长廊消失在眼前,才惊觉自己后背湿了。

    “大少爷请回,夜里凉,小心身子。”柳福说道,他并没有离去,他还要为老爷料理事儿,作为忠仆,老爷不方便的出来的事,自有他处理了。

    “唉!”柳以勒唉的一声欢快的跑了,哪里还注意到地上跪着的人用诚惶惊恐恳求的眼神看着他。

    柳福摇头,这位大少爷也太不知事儿了,三更半夜一个人偷偷的与家里的丫头私会,惹出祸事来居然不管不顾的走了,地上这个你就不要了?

    待柳以勒跑得没了身影,柳福这才眼神冰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儿:“来啊!把这个勾搭主子的贱婢拖去乱棍打死了。”

    “柳管事饶命......”小丫头单薄的身子抖如糟糠,拼命求情,额头磕在地面瞬间就见了血。

    然,并没有人给她机会,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动作粗鲁的把她给拖了去,连说话的嘴儿也给堵上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柳福轻啐一口,勾引主子还想活命?四下里消了声,柳福这才背着手一个人慢腾腾的寻着老爷的方向去了,他还要去继续侍候着,这么多年来老爷已经习惯了他的侍候了。

    夜间,各处已经静下来,熄灯的熄灯,安置的安置,热闹繁忙的柳府门庭安静下来,只余巡夜的婆子侍卫在内外院各处走动,没有人在乎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

    柳福背着手慢慢的走着,雨已经停了,给地面上留下一滩滩的积水,走在忽明忽暗的涌道里发出阵阵的趟水声在夜里格外的响亮,也不知是走过几条长廊,几条寂静的巷道,出入了几道门,终于走到一处小巷处停了下来。

    柳福抬起头来,看着这一条已经变得漆黑的巷子,一条很长很宽阔的巷子,这里住着的全是柳府有家室的奴才,家生子,他们一家也住在里面。当然奴才也分三六九等,作为柳府第一大管家的柳福,住的是最大最气派的一座三进宅子,紧靠着柳府,方便主子夜里传唤。

    “爹。”黑夜里声音响起,柳福寻着声望去,只瞧见一个提着灯笼的男人渐渐走近。

    柳福老怀安慰,是他的儿子柳忠来接他了。

    柳忠走进,约莫三十的年纪,因为常年外出行走满脸的风霜轮廓,右眼角一颗黑色的痣在灯光的映照下若隐若现,配合着脸型有点渗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绣良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