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再谈生日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再谈生日

    一辆马车顶着清晨的寒风慢慢的行走去往京城的官道上,老马破车,一看是寻常人家的样式,驾车的男人也是个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种大老粗,连让人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更没有人会联想到里面会装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儿。

    马车里自然没有值钱的物件儿,只有个瘫软在车厢里的人。

    名噪一时的杀人狂魔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平城,在某个雨夜出现在了京城街头。

    从此,京城多了一个又聋又哑又傻的乞丐。

    又是一年腊八至,今日是难得暖阳,久违的阳光给冰寒已久的大地带来些许的温暖。萧家院子里,宋氏在石凳上铺上厚厚的棉团儿,一家人围着石桌,就在这太阳底下嗑瓜子吃果子,闲话家常,讨论着的主题自然是后日初十萧茗萧涵的生日该怎么过。

    一转眼两个都十四岁了。

    而远处一颗大树下用鲜花编织的秋千,当事人萧茗正坐在上面看着远方的来书信,秋千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显示着她此刻心情正好。

    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悠闲逸致,仿若一切与她无关。

    她翻看着京城送来的信,有苏婉儿的,也有陈元泽的,苏婉儿年初嫁给了徐国公府第三子,如今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不到一年就怀有身孕,真是可喜可贺。苏婉儿在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来的对腹中胎儿的喜悦期盼之情以及对萧茗这位妹妹的想念,希望萧茗能去京城与之团聚。

    喜得子,萧茗作为姐妹自然为其高兴了一把,可作为医者她又少不得担忧。

    生产对于女子而言犹如过鬼门关。

    如果说苏婉儿的来信让萧茗心里即高兴又担忧,那么陈元泽小盆友洋洋洒洒十几页信纸哆嗦得让萧茗只觉心眼疲乏,又无可奈何。

    尽管他离开一年,他还是一如既往唠叨,今日读了几本书,明日被父亲考教了功课,或是与某某某游园斗马,或是祖母赏了他什么好东西,或是拒了母亲相看的姑娘被威严的父亲一顿竹笋炒肉让她赶紧去救他云云……

    萧茗只想感叹一句,陈元泽版陈僧就是这样练成的……

    萧茗抬头遥望北方,那是京城的方向,闵师兄一封一封的信犹如夺命连环call,京城之行,不远矣!

    “萧茗,咱们回城过一个热闹的生日宴怎么样?”蒋香媛凑到身边来建议,关于这个生日,她想了很多种方案,前提是正主儿回城去。

    “租艘画坊去游湖,好多。”蒋香媛想到游湖就兴奋了,这是她想到的最好的点子。

    易妈妈看了一眼萧茗没有说话,蒋姑娘这个提议很好的,她家姑娘长得貌美如花,性子又好,学识渊博,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无人能及,易妈妈可以自豪的吼一句,哪怕是京城里那些精心培养出来的世家贵女们都没有她家姑娘端庄优雅,更没有姑娘能挣银子。

    她想,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这大概是形容的是她家姑娘,这样的。

    易妈妈心晨默默细数姑娘优点一百条,自动忽略了那日暴起伤人那一条,那是她藏在心里永远的秘密,没有之一。

    她家姑娘会打人?呵呵,不存在的。

    私心里,易妈妈对于蒋香媛的提议一百万个赞成,小姑娘嘛,就是应该性子活跃些,四处走去玩一玩,哪能天天闷在屋子里,以后出阁了想出去都没有机会了。

    只不过,桃花依旧在物是人已非,今日与去年的今日终是不同的。

    果然,下一刻就响起了萧茗的声音:“过生日?就不必了吧,一来一回怪累了。”

    呵呵,她的姑娘什么时候怕累这个词。

    如今夏家走了,石公子走了,涵哥儿云游了,这个生日姑娘能有多大的兴儿才怪。

    唉!这日子到底不如不复往日的热闹了。

    这边易妈妈感伤着,心底暗暗叹气,那边蒋香媛却是满了,她每日写作业写到手抽筋,好不容易有个生日可以热闹下,就这么给否了。

    她容易吗?

    “去嘛!去嘛!好几天都没有进城了。”蒋香媛不依不饶,粉嫩小嘴嘟着,瞬间开启撒娇模式。

    如果是小雨或是云苓卖卖萌、撒撒娇什么的,萧茗肯定是准了;可惜,外表鲜嫩可亲,内里实为女暴力的蒋香媛……

    呵呵,萧茗肯定是不为所动。

    “我后日有约了,去不了。”萧茗直言拒绝,不给某机会。

    纳尼?蒋香媛傻眼了,和谁有约?她咋不知道,是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那种‘约’喃?

    妥妥的,蒋香媛自动脑补。

    “是夏之言。”萧茗简短的回道,没理会在风中凌乱的某人。

    想到那个俊秀小生,蒋香媛了然,果然满满的……

    看到蒋香媛那副神情,萧茗无奈的拿着信纸敲了她的头:“你想哪儿去了,是给他治腿伤。”

    夏之言之所以残疾,完全是因为受伤之后救治不及时,再加上遇到个粗心大意接骨的庸医的缘故,若是得遇良医,他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而给他治腿是她当初说服他的条件。

    当初夏之言勇于站出来指认黄家,让黄家名誉扫地,黄家陈家的婚事不及黄了还反目成仇,黄家里有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儿响誉平城,流言满天飞。

    原以为黄家会因此一蹶不振,可是没有。

    所有人都低估了黄教谕的抗压能力,他正努力的为女儿找新的下家,终于千挑万选中,他把目光重新投向了夏之言。

    夏之言因为性子好、长得好、学问也好,哪怕是科举无望,以后当个为人师表的私塾先生也是可以的,要知道私塾先生也有名满天下的时候。

    自然而然,这么好的潜力股是妥妥的接盘侠,黄教谕厚着脸皮上门再议亲事。

    夏之言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黄教谕压得苦不堪言,成亲只差临门一脚,于是夏之言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时候遁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夏之言一声不坑跑了,黄教谕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可也无可奈何,他等不得啊!再等下去女儿肚子大了就穿不下喜服了。

    万般不得已,黄家千金只得远远的嫁了,嫁给一个年过四十的鳏夫,嫁过去直接给同龄儿子当妈,那男人喜当爹,可谓是半斤对八两。

    萧茗感叹,纵然黄教谕万般不好,可作为一个父亲却是合格的,对女儿拳拳爱意与保护,哪怕他已身败名列,哪怕他已自身难保,可他却顶着压力给女儿寻个条后路。

    与那些让未婚先孕的女儿一根绳子吊死的家族相比,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黄家千金出嫁了,夏之言也回来了,这个被延误的手术终是提上日程。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