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锦绣良医 > 锦绣良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白若薇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白若薇

    陈宁珂看着萧茗,这哪里是道歉,完全是伤口上撒盐。

    努力保持着世家贵女仪态,紧抿着唇一副严肃的样子,笑不露齿,优雅端庄。

    贵女的标配。

    但是,心情真的很激动,真的很想要笑哎~

    快要把持不住了。

    镇定,镇定,要镇定。

    更可气的是,梨儿真的道歉了。

    “对不起。”直扛扛的道歉,嘴上说着对不起,表情却是我没错的意思,这样看着让人更生气了。

    “真对不住二位贵人,我们乡下来的不懂礼仪,家奴有得罪之处,萧茗在这里给二位赔礼了,还望二位公子见谅。”

    白夜潭气得无话可说,只觉一口腥甜直冲咽喉。

    让让,我要吐血!

    白夜潭看向自家哥哥,可怜兮兮的目光似乎在申诉:‘哥,你得给我作主啊!太欺负人了。’

    白夜寒深深无力,自己没本事怪得了谁,还要找上门来让人打脸,人家正儿八经给你道歉,你让我怎么办?

    怎么办?

    让我打她吗?

    白家的脸面儿还要不要了。

    看了一眼萧茗身前的梨儿,他完全没有与之一斗的想法,一个能以一敌十的丫头,为什么他家里没有。

    如果他真的动手,毫不怀疑,她会再次把他们连带他一起按地上摩擦,这个萧茗还会倒打一耙,他们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所以,傻弟弟,找回场子什么的还是省省吧!男人哪有不受点委屈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形势比人强啊!

    “萧姑娘客气了。”最终,白夜寒咬着牙蹦出几个字,脸色阴霁,他决定在五妹到来之前不与此人多说一个字。

    憋屈啊!!

    萧茗,姓萧?陈家的亲戚,这么的有恃无恐的……

    “两位公子还请稍坐片刻,待白五姑娘来此一切真相自会水落石出。”陈宁珂适时递个台阶,她真怕萧茗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言论把白夜潭气疯掉就麻烦了,好歹是白家二房嫡子。

    萧茗那一张毒嘴她真是怕了,看把白夜潭气得,脸都酱紫了。

    陈家姑娘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强拉着不依不饶的弟弟坐了下来,等着人去把白五妹请过来。

    白夜潭气鼓鼓的盯着萧茗,到时人一到,人证物证俱在,看这个野丫头怎么狡辩。

    然而,白五姑娘白若薇并没有过来。

    ~~

    白家院子里,白若薇从梦中惊睡,梦中的场景把她吓出一声冷汗,她居然梦到了她最不愿意梦到的人。

    白若薇心神不宁,支起身子坐了起来,落后的后遗症让她头胀欲裂。

    落水!

    白若薇猛然惊醒,不是梦,那个人真的回来了。

    正想着,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一个四十上下打扮端庄的妇人,看到白若薇醒来面色自是一喜,快步上前把床上的靠枕支起让白若薇斜靠着能更舒服些。

    “薇姐儿终于醒了,可担心死奶娘了,好好的怎么会被人推下水,你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罪,那人也真是心眼歹毒,小蝉真是不中用,回去就请夫人打发她去庄子。”

    奶娘自顾自地埋怨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白若薇呆愣震惊的神色。

    “薇姐儿放心,大公子与三公子已经带人去陈家缉拿凶手,这样的人一定要狠狠的惩罚,给你讨回公道。”

    白若薇听得此,脑子一片空白,抓着奶娘细白的手大叫道:“什么?大哥不能去,快去把他追回来。”

    “薇姐儿这是怎么了?”奶娘皱眉,被抓着的手指甲隐隐陷进肉里,令她很是不舒服,再用点力她的手得见血了。

    “本来就是一场误会,再说我已经无大碍了。”白若薇解释,意思就是她大人不计小过,不追究了。

    不过片刻,白若薇在奶娘的服待下穿了衣衫,心绪却不宁,想到见到的那个人心里就一阵阵害怕,在得知大哥与三哥带着人已经进了陈家拿人后,顿时大惊失色,六神无主起来。

    “废物,叫你请个人都请不回来。”白若薇把桌面上的茶具狠狠掷在那传话的丫头脚边,彻底嘶里的尖叫,稚嫩的面孔变得扭曲可怖,把传话的小丫头和奶娘吓得呆立当场。

    “你再去,就说我病了,急需回城医治。”

    “是。”小丫头得令逃也似的跑出房间。

    “怎么办?不能让大哥见到她,不能让大哥见到她。”白若薇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惊慌的步伐,双手狠狠的绞得绢丝手帕,念叨不停双唇嘴,无一不暴露她此时惊恐的内心。

    “怎么办?怎么办?不能让大哥去,不能让大哥看见她。”

    “不能让大哥看见她。”

    “姨娘在哪里,我要回去找姨娘。”

    ……

    白若薇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不断的重复着,把一旁立着的奶娘看得直皱眉头,白五姑娘,你的教养哪里去了,一点小事就让你变得如此焦燥?

    奶娘并不知道事情经过,她上了年纪受不了车马颠簸之苦,因此上山之后她就以头疼为由在房间里休整,是以白若薇去赏桃花她并没有跟着,她只以为在若大的北郊山上能有什么事,无非是与相好的姐妹们赏赏花,谈谈笑什么,可哪曾想会落了水。

    在得姑娘被人推下水昏迷后心疼得不得了。

    她是生气的。

    对于姑娘把人推下水的议论她一个字都不相信,在她眼里一向端庄得体的姑娘知书达理,深得老夫人与夫人宠爱,她怎么会推人下水,一定是对方的错,是以她极力劝谏大公子为姑娘与五公子讨回公道。

    可如今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姑娘,你冷静,这到底是怎么了?”奶娘抓住白若薇,从对方颤抖的身子中她能清晰感觉到对方的慌张。

    看来,姑娘跟处变不惊、崩而不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白若薇看着奶娘,双目赤红,泪流如柱,一把扑进了对方的怀里,声音里带着哭泣与颤抖:“她回来了,我看见她了,她回来了,怎么办?”

    “谁回来了?”奶娘一个头两个大。

    “是白若雨回来了,奶娘,她长得与母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能让大哥看见她,不能啊!”白若薇害怕得大哭。




上一章 下一章 锦绣良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