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20章 封侯非我意

正文 第320章 封侯非我意

    “岳大元帅还说,这次领头南侵的又是金兀术……”王兰走到了军事地图边上,用马鞭指着河南的开封,“金兀术从河南出发,打造了一支铁骑兵……”

    “金兀术……这个战争赌徒,疯子!怪不得圣上悬赏,生擒此人可加官晋爵。”杨再兴放下了酒杯,兴奋地说。

    “元帅,你说的可是真的?”王兰、高林、蒋捷凑了上来。

    “本帅何时骗过尔等?我说与你们听听。”杨再兴笑道。于是,杨再兴将在临安城内遇到的事说了个究竟。

    “尔等愿追随元帅,活捉金兀术!”

    杨再兴的话音刚落,将士们兴奋了,一个个嗷嗷直叫。

    “嘘,此乃机密,要生擒金兀术,绝非易事,不成功便成仁。咱们先给家里写封信,本帅要驿站送去便是。”于是大伙都各自回营了。

    杨再兴也自己提笔,给家里写起信来——

    若兰:卿、母亲、华伯三个兔崽子(杨再兴的儿子)可好?家里快要过六月六半年节了吧?好想吃一口你亲手包的狗头棕。

    明日我就要北上中原,再次出征。金狗来势汹汹,烧杀抢掠,国家有难,作为行伍者,杀贼立功,收复山河,我当义不容辞,不惜力战。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北伐,我欲生擒了金狗头目金兀术,将他们驱逐到长城以外,踏破贺兰山,勒石燕然。待战事平后,中秋节前我将荣归故里。

    时间仓促,就此搁笔。

    再兴

    绍兴十年五月二十五日

    翌日,一心想恢复中原的宋高宗下诏,命岳飞统军十万,在临安城外举行誓师大会,而后向中原进军,务必要将金军赶回北方大草原放羊去,岳家军的第四次北伐开始了。

    岳飞派遣李宝、孙彦与金军战于曹州,又派遣杨再兴、牛皋等领兵前去接应,与金军大战。

    杨再兴勇猛无比,连战连捷,连克数十县,威震中原。金军败退,金兀术进攻受阻,不甘心失败。

    宋高宗在诏书中提醒岳飞:“须过为计虑,虏怀螫毒,恐至高秋马肥,不测豕突”,告诫他“须占稳自固,同为进止”。

    岳飞认为金军兵败如山倒,不足为患,剩下的就是收拾残局了,遂分散兵力,将战线拉得很长。岳飞亲自率兵屯据在郾城县,又遣王贵、董先、姚政、冯赛、岳云等兵三万占据颍昌,为永驻之计,又分兵攻战诸州。

    岳飞一时打得起兴,也都没有留意金军的险恶用心,如此一来,作为岳家军北伐大本营的郾城实际上屯兵不多,唱起了空城计,随时都面临被分割的危险。

    宗弼侦知这一情况后,喜不自胜,决定采取猛虎掏心战术,企图一举摧毁岳家军的指挥中枢,会合龙虎大王突合速、盖天大王赛里、韩常等部1.5万骑兵在陈州和颍昌之间,取径路突袭郾城,在郾城以北20多里处,与岳家军发生激烈的遭遇战。

    两军在平原上开战。金兀术投入了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以“铁浮屠”为主力,正面进攻,左右翼又辅之以“拐子马”,都是金军的精锐部队。

    岳飞令其子岳云率背嵬军和游奕军骑兵迎战,往来冲杀,并派步兵用麻扎刀、大斧等,上砍敌军,下砍马腿,使“拐子马”失去威力,杀伤杀死了大量的金兵。

    金军支撑不住,在阵中指挥的金兀术见形势大为不妙,趁混乱之际,想溜之大吉,金军死死护住金兀术。

    郾城大战进行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杨再兴单骑冲阵,希望生擒兀术,杨再兴手执亮银枪第一个率先冲了进去,而是金兵太多了,在上万人中找一个人实在太困难了。

    杨再兴一连砍杀了百来人,也没有见到金兀术的半个人影。战机稍纵即逝,金兀术没有见着,却被数千金兵团团围住,杨再兴好不失望!

    “特么的金兀术,你跑了,我要你这个怕死鬼知道,大宋的军队不是面粉捏成的。”杨再兴忿然骂道。

    只见他银枪划过天空,金军血啦啦的倒了一大片。可是这些在马背上长大的金兵竟然毫不退让,死死缠住了杨再兴。

    杨再兴杀红了眼,横扫一片,斩杀金军数百人,继续往前砍去。到了尽头,还是没有找到金兀术。

    杨再兴寻思道:“我的节度使要不要都无所谓,可恨的是金兀术这个疯子跑了,必将后患无穷。”

    杨再兴大失所望,又杀了回来,再兴亦被敌所伤,血染战袍,战马也受伤多处。金军都阻挡不了杨再兴,一个个惊恐万状,胡乱猛砍。

    杨再兴负伤50多处,已经是人为血人,马为血马了,依然坚持杀敌,令敌军闻风丧胆,冲杀了一个来回,全身而退,此举大大鼓舞了岳家军的士气。

    岳家军个个精神抖擞,拼命杀敌,岳飞见此情形,更是热血沸腾,亲自上阵杀敌,宋朝的将士们见主将都这样奋不顾身,自是个个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势必要血战到底。

    这一役,岳家军大大削弱了金国的精锐势力,金国伤亡惨重,尤其是“铁浮屠”可以说是惨败,几乎全军覆没。

    杨再兴英勇无敌,如战神降落,斩敌首近千,这一次他又立了头功一件。郾城大捷的战报传回临安,朝廷一片欢欣,赵构在宫中大宴群臣。

    赵构端着酒爵,大喜:“(岳)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上报有误,江西吉水杨再兴其时是一少年兵,才十五岁,未曾任前军统制一职,应该是发祥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百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

    金銮殿下的秦桧不温不火地进谗言:“皇上,我们何不乘胜求和?”

    “大胆秦桧!”赵构拉长了脸。

    “皇上,再打下去,岳飞可就到了上京了。”秦桧转动着那老鼠一般的小眼睛。

    “金国派你回来,是毀我大宋长城的。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赵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皇上……”秦桧往前走了两步,继续说道。

    “再不退下,朕可要发飙了!”赵构喝道,他说的发飙就是砍头。

    “皇上,你就是砍了臣的脑袋,臣也要把话说完。”秦桧吐沫星子飞溅。

    “退下。朕自有主张。”赵构站了起来,在金銮殿上踱着方步。

    “臣还是要提醒皇上……”秦桧弓子身子。

    “你个糟老头子,烦不烦啊!”赵构狠狠地骂了秦桧一句,秦桧才极不情愿地退下了……

    郾城之战金军损失惨重,金兀术只有北撤。可是他有的是人马,有的是时间,身后的大草原还有上百万的嗷嗷直叫的狂热好战分子。更要命的是金宣宗全权下放给金兀术,钱要多少给多少,兵马任由他调遣,金兀术随时能够组织十万以上的人马,向宋军反扑。

    可是岳飞处处受宋廷的掣肘,孤军深入,后勤跟不上,只有死战,从金军手中虎口夺食,一场恶战正等着岳家军去拼杀。那个侥幸逃脱了的金兀术,就像一个幽魂,在岳家军驻地的周围游荡。

    郾城之战后,赌徒完颜宗弼不甘心就此回中都,就做了出人意料的决策,孤注一掷,豪赌一把,杀个回马枪。他不但没有撤回汴京,反而重新集合了十二万大军,屯兵于郾城、颍昌之间的临颍,试图切断两路宋军的联系。

    当时颍昌有张宪等部三万余人,郾城有岳飞的万余亲军,东边的陈州有岳飞部将刘永寿和史贵的部队,在颍昌以北的郑州,还有踏白军、游奕军、中军的部队,完颜宗弼置身此地,虽然切断了郾城与颍昌的联系,但稍有不测,必定全军覆没。

    颍昌的后路(临颍)被断,史称“后断不得合”,和郑州的联系也被切断(长葛),王贵已经被金军从岳飞集团中分割出来了,王贵一部顿成孤军,随时会被金兀术的十二万大军吃掉。

    岳飞是个高明的战略家,当然看出这步绝杀棋,一面慌不迭地叫淮宁的张宪赶回来,尽快打通和王贵的联系,一面急递驻扎在顺昌的刘锜一部请求支援。

    岳家军进逼临颍,对金兀术实施反包围战术,谁胜谁输就看谁下手快,谁下手狠了。

    岳飞急令杨再兴组织一支敢死队,打通和颍昌之间的联系。虽然只有区区300多骑兵,杨再兴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七月十三日,在一个不太起眼的小地方——小商桥,金兀术先头部队跟杨再兴前来哨探的三百骑兵遭遇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终于战神的巅峰之战来了,这就是著名的血战小商河。

    “我艹,这么多的金军!兄弟们,杀过去——”

    杨再兴发现了兀术的主力部队一望无际,足足在十万以上。他兴奋不已,这可是活捉金兀术的大好机会啊,千载难逢啊!

    “元帅,我们赶紧撤退吧……”蒋捷勒住马头问道。

    “我们得拖住金兀术,决不能放虎归山。”杨再兴摇摇头。

    “还请元帅三思……”蒋捷焦虑不安,“我们人数太少了,抵不过金军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