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京剧大师 > 京剧大师txt全集下载 > 正文 053 赠凤冠一顶

正文 053 赠凤冠一顶

    唱赏官的嗓子那么亮,正在更衣室里卸妆的程小楼自然也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对这个世界梨园行这种特殊的规矩,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排斥的,总感觉这种打着“赠”的名义打赏,就跟他前世那些网络直播上卖萌耍嗲,抖胸扭臀以色愉人的女主播有些相似。

    但这也没办法,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实力,也只能硬着头皮入乡随俗。

    这倒不是程小楼自命清高,或者跟钱有仇。

    他连所谓的堂会都不愿意参加,更别说能喜欢这种名为“赠”实为“赏”的规矩了。

    不过当程小楼听到唱赏官一连唱到38支金簪时,他也小小的吃了一惊。

    “38支金簪,每支金簪5000,那就是19万?!啧啧,这些捧客还真是豪气。”

    程小楼不禁暗暗咂舌,这么大笔钱差不多是他在玉琅戏院登台一个月的收入了。

    不过因为心中对这种所谓的赏有些排斥,他倒也没怎么觉得激动和兴奋,只是有些惊讶这些捧客的出手阔绰罢了。

    前院的唱赏还在继续,唱赏官清了清嗓子,等台下那些戏迷们再次安静下来才提高嗓门大声唱道:“城主府,赠程小楼程老板......”。

    唱赏官唱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等台下众人竖起耳朵听的更认真时才激动至极的用自己最大声音喊道:“凤冠一顶!”

    “嘶!”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所有人都被“凤冠一顶”这四个字震的目瞪口呆。

    凤冠一顶,那是什么概念?!

    一顶凤冠那可是价值百万,在绵山城都能买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了。

    “卧槽!你们这儿的一顶凤冠是多少钱?”

    坐在二楼角落那个包厢中的王二春瞪大眼睛爆了句粗口,猛的扭头盯着旁边的吴满屯问道。

    “一......一百万!”

    吴满屯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也是一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

    “一百万?!绵山这么个破地方一定凤冠居然敢定价100万?你们这儿的梨园协会的人疯了吧?!”

    王二春听到一百万三个字,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

    绵山城虽然距离省城只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却是整个隆中省最落后,也是最小的贫困市,他怎么也没想到凤冠在这儿都能定出一百万的天价来。

    要知道在省城一顶凤冠也才定价300万!

    在他看来绵山这种小城市,能把凤冠定价二三十万就已经很不错了。

    “哈哈哈...好好好!这样更好,那小子挣得越多就越好,反正最后都是我们的。”

    震惊过后,王二春突然又像发神经一样的压着嗓子狞笑起来,脸上的贪婪之色藏都藏不住。

    而吴满屯则是跟他恰恰相反,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软在椅子上,一脸愤恨的喃喃道:“完了,这下全完了,所有计划都泡汤了......”

    “什么意思?什么完了?你发什么疯呢!”

    王二春不满的瞪着他厉声质问道。

    “你聋啊,没听到唱赏官说么,打赏这顶凤冠给那小杂种的是城主府!城主府是什么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那小杂种如今入了城主府里面那些贵人的眼,你再动他这不是找死么?!”

    吴满屯用力撑着椅子坐起来,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王二春冷笑道。

    “城主府......”

    王二春冷不丁一激灵,贪财好色入骨的他刚才全部心神都被凤冠给吸引了,并没注意到唱赏官说的城主府这三个字。

    “城主府?还真是意外,没想到《锁麟囊》首演连官方的人都吸引来了。只是不知道来的是城主府的哪个大人物,该不会是城主亲临吧?”

    更衣室里的程小楼听到城主府这三个字也是浑身一颤,略显细长的眼眸中露出一抹浓浓的震惊。

    他早就从这具身体的前身记忆中得知,华国的权利架构跟前世的中国区别非常大,那是一种他很难表述清楚的,非常特殊的权利架构。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封建专制制度,又有些类似欧美国家的联邦制度与三权分立制度。

    程小楼不太懂这些政治制度,他只知道这是一个自由、安全、法制在某些地方特别完善,在某些地方又显得极其野蛮的国度。

    华国的元首是全民投票推选出来的,四年一换,最多可以连任三届。城主也是由全城公民推选,四年一换,但最多只能连任两届。立法、司法、行政、军权四种权力分别独立,互相制衡。

    但是,每个行省辖下的城主却是个例外,他是这个城市除军权之外的绝对权威,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颇有点古代诸侯的味道。

    一人独抓立法、司法、行政,城主的权力可谓极大。但城主毕竟只是一个人,一颗脑袋,一双手,精力有限,身边自然需要很多类似于幕僚一样的角色辅助他。但这些幕僚又没有任何实权在手,只能依附城主,他们工作的地方就在城主家里,最后就逐渐形成了城主府这个特殊之地。

    二楼包厢中王二春的脸色不断变化,显然在进行天人交战,对程小楼的强大吸金能力和对《锁麟囊》这出戏的贪婪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城主府又如何,我就不信来的是城主本人!我在省城的时候可是听说你们绵山城的城主不怎么喜欢瞧戏吧。万一来的只是城主府一个幕僚,甚至只是某个幕僚的亲戚故意打着城主府的旗号呢?先别急着打退堂鼓,你先让人去打听打听再说,如果真是城主府的重要人物,那我们再放弃也不迟!”

    王二春阴沉着脸舔了舔下唇继续说道:“如果只是城主府擦边鼓的小角色,就算喜欢看那小子的戏愿意帮他撑腰,老子也能压得住。你以为我王二春这些年在省城是白混的?要没几个官面上的朋友,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王二春目光闪烁的阴冷一笑,话里话外无不表示他不仅在隆中省梨园界吃的开,就连官面上都有几分关系。

    “真的?!”

    吴满屯眼睛一亮,心思顿时又活络起来。

    “你以为折在我手上的年轻漂亮小花旦都是我自己享受的?你以为我这些年弄来的钱全都进了我自己的腰包?!”

    王二春重新翘着二郎腿坐下,端起茶盏吹了吹呷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轻声反问道。

    吴满屯浑身一颤,若有所思后惊骇的指了指上面,后者挺着胸脯得意的轻轻颔首,他才猛地一拍大腿冲王二春竖了竖大拇指,站起来丢下一句“我马上让人去打听”就急匆匆出了包厢。


上一章 下一章 京剧大师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