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语清欢 > 一语清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章 阿谷

正文 第6章 阿谷

    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欢与王爷相处越来越自然。开始王爷晚上在她房间就寝时,两人并没有多少话说,都是沉默着。

    后来两人可以稍微聊几句,王爷总是带着笑说话,从来没发过脾气,也没有面带愁容,这点清欢实在敬佩不已。

    有一天下午无聊之时,她也躺在贵妃榻上小憩一会,自从王爷在这休息以来,清欢平日都是坐在椅子上,这天不知怎么就躺上去了,醒来觉得浑身难受,这个地方不仅小,而且没有垫什么东西,硬邦邦的,睡着不舒服。

    这时清欢想到王爷每天都这么睡,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摸索些办法,希望让王爷睡着舒服些。于是整个下午都在忙碌,先是借口说这个贵妃榻太小,自己睡着不舒服,让下人换了一个大的过来,又当着丫鬟的面躺上去,说这里垫的东西不够柔软,要换些柔软的垫子来。

    仆人们纷纷照做,也不起疑。晚间用完膳之后,又借口说天气太凉,要清溪多准备一些被子。自从王爷在她房间就寝之后,清溪夜里都不在跟前侍奉,而是随着其他丫鬟睡到了另外的屋子去。其实这不是清欢的意思,是王爷总是让所有人都退下,估计不想让人知道他是睡得贵妃榻吧。

    王爷每晚都准时来到她房间,今天也不例外。清欢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沐浴完,把被子放到了贵妃榻上。

    王爷进来看到之后稍稍愣了一下,便笑道:“王妃费心了。”

    “天气在转凉了,王爷还是要保重身体。我便让人准备了些,都是以我的名义置办的,王爷不用担心。“

    王爷听出了她的意思,便略微笑笑:”王妃这么细心,也是我的福分。“

    清欢不知道作何回答,便没有说话。

    王爷躺上去之后才发现贵妃榻变大了些,还软和了不少,心里有一些喜色,但也没多说什么。清欢已经习惯了这种沉默,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想问王爷,但不知怎么开口。

    所以每天都是在胡思乱想,想他为何每天都在这里就寝,但又睡在贵妃榻上,想他平日里的言行,完美得挑不出毛病,最近下午他有时间,还会陪她到花园散散步,在下人看来,俨然一副恩爱的模样。

    只是个中滋味如何,清欢自己也说不上来。

    因为王爷肯定不是喜欢她,带着感情的相处和这种虽事事都想得周全,但保持着距离的相处完全不同。

    清欢不是奢求王爷会喜欢她,毕竟自己对他也没有感觉,只是觉得奇怪,王爷为何要这么做?思来想去也想不出答案,反而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时间久了,清欢也打听到一些消息,王爷名叫李剡,排行老三。因母亲出身不好,一直得不到重视。嫡长子是当今的太子,深受天子疼惜,因此养的十分顽劣,加上母系势力庞大,更加横行霸道,目中无人,天子也无可奈何。

    而李剡因为谦卑恭顺,不争不抢,淡泊名利,就连天子改婚约,把本要给太子的孟清欢许给他,他也毫无怨言,还认真操办,不失风度,对清欢以礼相待,更是让众多的官员刮目相看,连一向对他不重视的天子对此事也赞许有加,因此成为多年宫斗中存活下来的唯一一位与太子年龄相差无几的王爷。

    清欢打听到这些消息时,突然同情起这位王爷来。表面上看起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其实背地里默默地忍受着多少苦,只有自己知道,就像对她好,到她房里就寝,其实都是睡在贵妃榻上,那里睡着哪有床上舒服,清欢心里都替他觉得委屈。

    还想着以后要对王爷好一点,毕竟又是一个生在帝王家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抱着这样的心态,清欢开始留心他的日常起居了。

    每次吃饭的时候她都会仔细观察王爷喜欢吃的菜式,可是看了几天也没看出端倪来,王爷仿佛没有偏好,每天厨子都变着花样做,唯一重复的还都是她自己喜欢吃的,眼见着这条路行不通,清欢又想到其他的方法。

    以前看电视剧总看到嫔妃们为了讨好皇上,要亲自煲汤送过去,清欢也有样学样,去做些羹汤给王爷送去。

    第一次送过去的时候王爷正在书房写着什么,清欢没有好奇地询问,只是淡淡地说:“王爷,最近天气转凉,要多喝点祛风散寒养胃的汤,公事繁忙也要注意身体。

    ”李剡有点吃惊,仍旧微微一笑:“王妃有心了。“说完便端起汤来稍微喝了些,还连连赞扬。

    清欢见此,也不再逗留,便退了出来。回去的路上满脑子都在想,“不管做什么,王爷都是这样的回应,虽说挑不出毛病,在总让人觉得心里不舒坦,他就像在例行公事,脸上贴着假面,所以每次都挂着笑,态度温和,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但转念一想,王爷就是这个样子,自己又何苦烦恼,别忘了自己的初衷,就是因为同情他想对他好点罢了,至于他到底接没接受,不应该在自己思考的范围内。”

    这样一想,清欢也就释然了。谁知李剡选择礼尚往来,清欢每天下午给他送汤,他就让厨子每天准备茶点给清欢送去,下人们看来,还以为是伉俪情深。

    只有清欢自己知道,王爷这样做,是不想亏欠她什么,说不定心里也并没有接受她的好意。这事让她十分苦恼,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于是每天都在发呆。

    这日下午清欢在花园里赏花时,清溪对她说:“王妃可知太史有一女,现在也到了出嫁的年龄,天子正在为她寻觅良婿。”

    清欢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又怕扫了她的兴,便假意问道:“可选出来了?”

    “听说太子很中意,三天两头去求天子,天子好像就有意促成这段婚姻。”

    清欢不知她讲这个有什么用意:“那可是一件好事啊。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只是觉得太子妃本该是王妃你的。“

    即使没有旁人,后面的声音也小了很多,怕有人听了去。清欢听到她这么说,哈哈一笑:”我当是什么呢,我本就不稀罕那些,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吗?“

    ”可是成了太子妃,以后就是皇后了,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难道王妃不想?“

    清欢笑而不答。清溪以为她不答便是默认了,又接着说:”其实王爷也挺好,对王妃宠爱有加。“清欢反问她:”你真这么觉得?“

    清溪不知道她到底问的是哪一句,就傻愣愣地回答了一句是。

    清欢便说:”我从不奢求什么飞上枝头做凤凰,只求生活平平淡淡,就像现在这样,所以,以后你别再说这些话了,让人听了去可不太好。“

    清溪赶紧应答了,不再说话。

    清欢却想到什么:”你说王爷会不会纳侧妃,或者迎些小妾进来?“

    清溪不知道她的意思:”王爷的想法我也猜不到,就算要有三妻四妾,以王爷对王妃的重视,也威胁不到王妃的地位。“

    清欢扑哧一笑:”傻丫头,你知道什么啊。“

    听到她这么说,清欢只觉得好笑,王爷对她是很好,可是感情如何,她心里可是很明了的,在王爷心里,她应该只是一个宾客吧,因为王爷就是以宾客之礼相待。不过这也好,毕竟日子舒坦,也不会害怕被人欺负。

    不过夜里清欢回想起清溪说的话,发觉她是一个重名利的人,这样的人待在身边,总是觉得不如意,而且清欢急需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清溪显然不是可以交心之人,便打定主意,要重新挑选一个丫鬟。

    第二天她就对李剡说了自己的想法,李剡听后,依旧温和地说:“府里的丫鬟倒是挺多,就是不知是否称王妃的意?“

    ”让老总管带我去瞧瞧可好?“李剡自然是应允了,自己也一道陪着过去。清欢看了几批府里聪明伶俐的,都没有眼缘,总也挑不出来,心里十分着急。

    ”若王妃都不满意,我带王妃去府外挑可好?“

    清欢听闻,自然高兴,满口答应了。而后李剡带着几名侍从,乘着马车出了府。他们来到一条小巷外,由于李剡说外面不安全,不让清欢下车,清欢只能通过车窗往外看。

    只见这条小巷里全是卖儿鬻女的贫困百姓,穿着破旧,小孩子们饿的面黄肌瘦。

    李剡柔声地说:”王妃有中意的,让侍从带过来看。“

    清欢点点头,仔细观察着。小巷里的人看见了马车,知是有卖家来了,争先抢着把自己的孩子往前送,有几个人还因此打了起来。

    清欢看着于心不忍,李剡还以为她是害怕了,竟轻轻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安慰道:“王妃若是害怕,我们就回吧,回头让老管家出来挑几个送回府里给王妃看,可好?“

    清欢本想应允,眼里却瞥见站在角落的一对母女,小姑娘乖巧地站着,她母亲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往前挤,反而向后退了退,让出了路。

    清欢便指着那个姑娘对李剡说:”王爷,我看那个小女孩甚至可爱,不妨就她吧?“

    李剡自然同意,便让侍从去买来小女孩,就要回府。清欢又对他说:”能否多给些银两,我看着心里怪难受的。“

    李剡笑了笑:”这是当然,王妃且放心。“清欢知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见他答应了,便轻声谢过,一路不言。

    回到府里后,小女孩先交由其他仆人梳洗一番在送往王妃房间。这时,清欢会去对清溪说:“我就你一个贴身丫鬟,要处理的事很多,我担心你太过劳累,便又买了一个回来,当做你的助手吧。“

    清溪心里想着“自从王妃自小的贴身丫鬟死后,我就一直她身边服侍,而今她却又找来一个,莫非是想弃我不用?”心中疑惑,口里却一番感激之词,清欢也没在意。

    小姑娘送过来之后,清欢便屏退左右,独留她一人在房间,想和她聊聊天。小姑娘打扮一番后,显得有些干练,清欢心里甚是喜欢,便问她姓甚名谁,年方几何。

    “回禀王妃,奴婢小名唤作阿谷,今年十五,从小跟着父母走南闯北,只因前些日子父亲患病去世,寡母再也养不起我们几个,便想着把我们卖了。”话语间透着一股悲伤的劲儿。

    清欢听到后也不好受:“来到这里,就不会在挨饿受冻,我给了你娘一大笔钱,他们的日子或多或少会好过些。”

    小姑娘赶紧跪下谢恩,清欢把她扶起来,又说:“我也不是端架子的人,你以后也不必这么多礼节,咱们主仆之间私下随意些。“

    “谢王妃。我定当全心效忠王妃。“清欢只当是套话,没往心里去。自此,阿谷就跟着清溪一起照料她的日常起居。


上一章 下一章 一语清欢txt